催淚煙滿城 清潔工執手尾之苦有誰傾聽

最後更新日期:

食環署外判清潔工工作時缺乏防毒裝備,在反修例街頭衝突期間,既不能離開崗位,亦要清理路面垃圾,被迫吸入催淚煙,損害皮膚和身體。有清潔工聯同工會在本周二(3日)抗議署方保障不足。

警察、消防員、救護員、清潔工受命政府,要維持社會運作,政府就必須保障員工工作安全,亦不應區分政府僱員還是外判。就此,食環署以及勞工及福利局必須從速改善清潔工保障。

沒有一個人或者警察,來告知街市清潔工友幾次突如其來的清場行動,清潔公司於事後亦沒有提供足夠保護裝備予清潔工人。(黃文軒攝)

隨着反修例的衝突升級,警察和示威者兩陣對壘,催淚彈和石頭橫飛,街道設施成為路障。有賴清潔工及時清理路面,馬路和行人路才不致長久阻塞。

記者和示威者多番訴說,被催淚煙擲中後出現皮膚敏感、眼睛紅痛、咳嗽、肚瀉等癥狀,久久不退。他們或早已預期警察在衝突期間發放催淚煙,自行配備防護工具,而且能有較大的自主權離開現場,減少身體受傷,但清潔工的保護設備就付之闕如。

清潔工人職工會在八月訪問了75名清潔工,受訪者分布港九及荃灣區,所有人也沒有保護裝備,其中53人曾經聞到催淚煙氣味,部分出現上段提及的徵狀。警方在發射催淚彈時,並無通知於附近公廁及街市工作的清潔工,但工會幹事稱,工人不敢擅自離去,故被迫留在公廁吸入催淚煙。

就此,工會要求食環署將警方行動列為緊急情況,容許清潔工人離開,且不當作擅離職守及扣減工資,而外判商須提供防毒口罩、手套、眼罩等裝備,亦應成立特別清潔隊專責清理殘留催淚煙物質。此等訴求合情合理,食環署及勞福局亦應要求外判商正視員工要求。

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梁芷茵指,街道上的清潔工可以四處走動避過催淚氣體,但室內環境工作的清潔工人則飽受催淚煙影響。(黃文軒攝)

清潔工保護裝備不足,不是近來的事。他們長期逗留在垃圾房、公廁,通風系統不足,又要接觸清潔化學用品,加上工作時間長及體力勞動,他們早已五癆七傷。這兩三個月還要特意清理衝突後的垃圾,當中包括催淚煙痕跡,工作量百上加斤。暫時看來警方和激進示威者雙方仍未退讓,衝突難以短時間緩和,加強保護清潔工實在迫在眉睫。就此,外判商實不可勉強要求員工執行清潔工作,而是站在一起,要求政府改善工人待遇。

特首林鄭月娥在社交網站發文,感謝港鐵員工通宵修復受破壞的車站設施,展現服務精神,令上班上課的市民放下心頭大石。那麼,清潔工何嘗不是盡力回復市面整潔,方便市民上班上課?即使從政府角度看,清潔工也在執行政府恢復社會秩序的職責,為何特首沒有肯定他們的功勞?若不是工會組織工人出聲,只怕政府根本不會留意他們的苦況。

「01觀點」指出香港有各項深層次矛盾,當中包括勞資權力不對等,修例風波意外地把這積習掀出來。國泰航空員工因為在社交平台發表支持反修例言論而被解僱,爭議仍未平息,以至諸多「打工仔」參與政治性質的罷工亦存有風險。食環署外判清潔工的保護裝備不足,只是又一例子。外判商必須要體恤員工,不可勉強其在惡劣環境工作。政府要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亦一定要加強監管,完善勞工權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