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甚至不能直視我,說譴責不人道行為」?

最後更新日期:

網民周一(11月11日)藉英國「和平紀念日」發起「三罷」,結果以「紀念和平」之名發起的行動卻充斥暴力,既再度發生警員槍傷示威青年的事件,更有一名中年男子在阻止「黑衣人」破壞港鐵站後被人潑灑易燃液體點火焚身,此外還有港鐵車廂被縱火,以及使社會大眾見怪不怪的堵路、破壞商舖、毆鬥行為。這些場面,必定使許多人震驚憂慮,但是在早已徹底撕裂的網上輿論場,我們又再見到所謂的「藍絲」、「黃絲」各自圍爐取暖,甚至用幸災樂禍的心態區分「敵我」的不幸遭遇,難道香港社會已淪落至立場徹底淹没了理性,成為判斷是非及應否譴責的準則嗎?

無論是否認同社會抗爭與示威運動,良知告訴我們,人命傷亡一個都嫌多。早於10月1日發生警員在遭圍攻時槍傷一名蒙面「黑衣人」之後,「01觀點」便警告,社會上下切勿心存僥倖,坐視警民衝突,任由暴力滋長。今天回看當日發出的詰問:「這一槍還不足以讓大家覺醒嗎?」倍感痛心。對於「私了」的荒謬邏輯,我們也嚴加批駁,這種做法不僅犯法,也挑戰人道界線,而向一個活生生的人焚身更是無異於企圖謀殺,如此殘暴的行為發生在眼前,大家真的無動於衷?

有部分示威者指摘香港法律不公,辯稱他們無須遵守。香港社會標榜的核心價值是否真的墮落至這部分人所指的不堪景況,自有公論。民調顯示,「警暴」是當下社會怒氣衝天的一大因素,警方在執法過程中濫權犯法,當然必須嚴肅追究;許多針對警方的負面傳聞,也反映社會對警隊嚴重缺乏信任,監察警隊的機制必須改善——對此,《香港01》倡議在針對這場風波的檢討中包含改革監警會,使之成為如廉政公署一般的實權機構。

旺角再有示威者堵路。(歐嘉樂攝)

但是所謂「警暴」,與示威者違法作出的暴力行為不可截然二分,說到底,如果沒有出現違法暴力行為,何須警察執法?這也是為何文明社會普遍不接受暴力,更不會美化暴力的原因。10月31日,英國外相藍韜文(Dominic Raab)談論香港情況時,便直指「示威者必須停止暴力」,「小部分強硬派的暴力已不能容忍」。在香港這場曠日持久的社會風波裏,西方社會多對抗爭者抱以同情與理解,但藍韜文的言論表明,示威者的暴力違法行為,顯然已超越文明社會的接受程度。

藍韜文同時呼籲警方用「適當」方式處理示威,並促請特首林鄭月娥及各界應以對話解決當下問題。我們相信,這也是香港社會多數人的心聲。與此同時,我們要問的是,當西方也有政客以相對客觀的態度看待香港的情況,為何香港社會反而有許多人無視暴力這頭正摧殘自己家園的「房裏大象」,尤其是本應有政治承擔的泛民主派政客,迄今仍對種種嚴重危害社會秩序行為閃爍其辭,不作譴責?

關於香港社會選擇性看待暴力的現象,「德國之聲」訪談節目《Conflict Zone》近日也專門作了探討。該節目邀得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HKIAD)發言人、城市大學學生會署理外務副會長邵嵐接受訪問,主持人Tim Sebastian在節目片頭開宗明義說:「假如香港民主運動想像他們有國際社會無限的支持,他們最好重新思考一下。」訪談中他不斷對邵嵐作出極為尖銳的提問,對暴力示威提出各種質疑。在這位採訪過諸如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新加坡「國父」李光耀,乃至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等國際名人的資深記者面前,年輕的邵嵐應答時左支右拙,但她的回應也基本上與現時為暴力示威者開脫的「文宣」說法脗合。

Tim Sebastian查問邵嵐為何不站出來呼籲停止暴力。(德國之聲 YOUTUBE短片截圖)

訪問一開始,Tim Sebastian就問示威者行使暴力有什麼理由。邵嵐答稱示威者只是自衛、反擊,但隨即被質問,那投擲汽油彈、企圖殺害警察難道又是自衛反擊?邵嵐最終不得不承認這些不是自衛反擊,而只是單純的憤怒。Tim Sebastian於是再問邵嵐暴力是否失控,她馬上否認,但Tim Sebastian追問之後,直言如果沒有人可以阻止,那就是失控了。

不少人不斷譴責「警暴」,但卻又對暴力示威者行使私刑保持沉默,無疑是在挑戰對人性的認知。節目中的一大節對話非常值得我們思考。Tim Sebastian向邵嵐指出,包括大律師公會與律師會等法律專業組織,都不認同攻擊警察家屬及欺凌警察子女的行為。邵嵐回應稱自己也不認同這些方法,「但我們仍堅持不分裂(不割席)的宗旨」。Tim Sebastian質問如何可以一邊表示「不認同」,一邊又「無論如何也會保持沉默」?邵嵐再辯稱:「我們一直在鼓勵使用和平方法......但重點是我們不會公開地譴責這些行為。」Tim Sebastian似乎感到不可思議,直指這是「黑社會式的恐嚇」,並引述有警察女兒受滋擾的報道問「那孩子是否要為他們父母的行為負責任」?當邵嵐再度聲言自己不認同這種行為時,他馬上反駁:「但你們正令他們負上責任。」

Tim Sebastian後來引述英國政府呼籲香港社會舉行一個有意義的對話,「找出一條可行的政治道路以保障香港《基本法》所賦予的權利和自由」,並查問示威陣營是否有能力開啟這種對話。邵嵐答稱政府需要先展示誠意。Tim Sebastian接着質疑示威者固執及缺乏彈性,「就像北京一樣」。邵嵐辯稱「有關香港將來或運動會如何發展的討論就如雨後春筍」,而且「有愈來愈多的討論」,隨即重申她認為和平方法是解決香港現況的唯一出路。

就在這個時候,話題再被帶回訪問開始之初關於如何看待暴力的爭論。Tim Sebastian問:「和平方法……但你們的其中一群示威者一直在毆打不同意見的人。9月15日,有一群人毆打一個49歲的香港男人,打得他失去知覺,因為他敢於挑戰那群體的所作所為……這是否你們對待不同意見的人的方法?」邵嵐「嗯」了一聲之後承認:「這當然不是非常理想的方式。」 Tim Sebastian帶着質疑的語氣再問:「理想?你甚至不譴責?」邵嵐答:「我們不會譴責任何…」話沒說完,Tim Sebastian就回道:「那你們就是沒有原則。」 邵嵐隨即強調:「我們有原則...」Tim Sebastian追着質疑:「這樣不人道的對待,你甚至不能直視我說 :『我譴責這種不人道對待』。 」

邵嵐承認「我們不會公開作任何譴責,」並辯稱示威者「仍嘗試改變戰術,令其變得更和平」,但 Tim Sebastian再把討論帶到示威者以「裝修」之名作出的破壞商舖與機構行為,質問是否可以因為它們的東主跟示威者立場不同,就得被破壞,「而你們想保持民主? 」邵嵐一邊再承認「這絕對不是最好的方法」,一邊又嘗試作出顯然難以令對方信服的辯解:「他們這樣做是有理由的,我指他們試圖理性,而這也是我們為何選擇不公開譴責他們,但我們仍然有反省,我們有就破壞活動作討論,亦有愈來愈多聲音指我們應該探索更多和平方法,所以…」

訪問在這個時候進入尾聲,而Tim Sebastian那句「你甚至不能直視我說,『我譴責這種不人道對待』」,既是詰問邵嵐,何嘗不是對所有對暴力沉默的「附和者」的詰問? 我們必須對所有立場先行的政客與甘於被暴力文宣騎劫的「和理非」提出同樣的問題。對於粗暴違法的暴力破壞與傷害他人行為,我們早已明確指出不存在任何美化空間。但更重要的是,我們更不應默認暴力的存在,甚至為其開脫。任何珍惜香港的人都必須與此明確切割,否則只會淪為社會撕裂的幫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