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聯辦要帶來新景象 由改善「聯絡」工作做起

最後更新日期:

中聯辦易帥,新主任駱惠寧走馬上任成為2020新年伊始震撼政界的大新聞。對不少香港人而言,「中聯辦」三字似近又遠,其具體工作與表現都充滿神秘感。對非建制派而言,「中聯辦」的印象多是負面,甚至認為其是中央政府干預特區自治的體現。即便對於建制派而言,除了一些在圈子內的政客,很多人都不清楚「中聯辦」到底具體做什麼。對於一個負責聯繫香港社會不同持份者的駐港機構,這並不理想。

有人戲言,中聯辦的聯絡電話經常沒人應接。又據說,11月中旬時中大衝突時內地生找中聯辦協助撤離,只得到「請他們向警方求助」的回應。縱然中聯辦的工作不是接電話或協助留學生,但兩件小事折射出中聯辦在港之形象神秘,與其負責「聯絡」的定位有出入。

中聯辦全稱「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顧名思義其最大的職能是作為中央政府與特區政府兩者的溝通橋樑。然而,中聯辦近年在香港的「聯絡」工作實在強差人意,尤其是過去兩位主任張曉明及王志民,以鬥爭思維看待非建制派,甚至被視為在政圈內「拉幫結派」,沒有為團結香港力量作努力,徒加深社會分裂。

中聯辦不應樹敵

中聯辦負責「聯絡」,當然並非一般意義上打電話或發電郵等行政工作,而是讓中央與香港有更好的溝通,維繫香港各界與持分者與中央的關係,用內地的術語即是所謂「統戰」。統戰是整合可以整合的團體和力量,減少矛盾與分歧,為共同目標奮鬥,促進合作與團結。以香港的情況而言,統戰或聯絡工作的目標是支持「一國兩制」、讓中央與香港平穩共贏,對象亦愈多愈好,不應只局限於一些狹義「愛國愛港」的建制派,也應該盡力尋求與泛民主派等社會中不同持分者「求大同,存大異」共同推進香港發展。

其實大部分的泛民主派只是爭取民主,亦不支持「港獨」這種挑戰「一國兩制」的主張。正如前港澳辦主任王光亞亦曾言,泛民主派參選立法會、做立法會議員,也是建制內的一份子。按內地的政治概念而言,泛民主派等與中央的關係,頂多只能算是「人民內部矛盾」,應當盡一切努力聯繫及協調,而非將見視為絕對對立的「敵我矛盾」。然而,中聯辦前兩位主任在這方面的工作實在是強差人意。

張曉明在任時,將政府的反對派視為敵人,排斥於統戰之外,與時任特首梁振英仿如「唱雙簧」。當年政改之爭,張曉明雖然會見泛民代表,但被梁耀忠問及中央是否容許泛民參選之時,就回應了「你們(泛民)能活著,已顯出中央的包容」。雖然張曉明事後澄清,但卻難以掩飾此句所反映的傲慢與敵對意識。此外,中聯辦在選舉時經常出動幫助建制派箍票助選,這徒然令泛民主派有被中央敵對之感。張曉明在2014年及2016年兩度捐字畫予民建聯拍賣,作為中聯辦主任公開支持建制派,更樹立壞榜樣。中聯辦在選舉公開支持部分建制派政黨,產生了拉幫結派之客觀效果,結果自然令被排斥在外的泛民主派難以與中央溝通,只會更敵視中聯辦及建制派。

張曉明經常出席鄉議局活動。(鍾偉德攝)

無謂的親疏有別

王志民於2017年時繼任主任,泛民主派中不少寄語他能一改張曉明割裂香港的做法。至今回首他雖然未有如張曉明這麼「出位」,但亦未有如何改善統戰工作。例如去年12月4日時,中聯辦支持的「國家憲法日」座談會,公開將蘋果與立場新聞拒諸門外,同樣也反映了中聯辦的敵我思維。尤其是反修例運動中,王志民沒有反映好香港的民情,更遑論與非建制派交流,最終使問題一發不可收拾。

即使在建制派之內,中聯辦也是親疏有別。有些建制派參選時獲中聯辦支持,有些卻不獲支持,已可謂公開的秘密。又如港區人大及政協,中聯辦與他們的關係密切,甚至有份推薦名單,但其挑選準則卻令人懷疑。甚至建制圈中的人也不明白,為何有些知名度低、社會支持度不足的人可獲「加持」。由於人大及政協之作用為收集民情、反映民意及聯繫中港,故此中聯辦之做法不但未能助其做好團結大多數的重要任務,亦不利中港良性互動及溝通。

中聯辦必須貼地

除了與政界的工作之外,中聯辦另一大「聯絡」對象應該是香港的普羅大眾,如實向中央反映香港社會各界的民情。然而,中聯辦過去只知道與建制政黨和商界打交通,鮮有真正體察民情,致使聯絡工作「離地」甚遠,無法助中央更立體掌握普羅大眾的民情,做到急市民所急。中聯辦長期不做好本業,只會不利「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行。

「國家憲法日」座談會蘋果與立場新聞記者被拒諸門外。(張浩維攝)

以其地區支部為例,往往只會與社團等本地左派組織「搞關係」,拉選票,這些工作對於了解民情有多大幫助,實在令人質疑。一方面,中聯辦既很可能與社會脫節,弄不清楚香港人在想甚麼,另一方面,其亦有「自絕港人」之嫌。例如中聯辦官方網頁只簡單列出內部架構,沒有介紹各架構的工作,連絡方式亦非常有限——其電話總機更常被投訴無人接聽,或是接聽後根本未有跟進。這反映它根本不打算公開透明,讓香港人認識中聯辦的角色及職責。不論政見如何,很多香港人除了知道它的別稱為「西環」之外,根本對中聯辦沒有認識。中聯辦與香港社會兩不溝通、互不認識,交流從何談起?它又如何能真正反映民意,到好聯絡工作?

隨着中央任命在港澳系統以外的駱惠寧到任香港,反映駱惠寧很可能會為中聯辦開新局面,帶來新作風。駱惠寧履新之時言香港要「重回正軌」,其實中聯辦便須牽頭自我改革,從其最根本的「聯絡」工作做起。若能改革成功,他不但能阻止香港內部撕裂下去,亦可改善香港與內地的溝通與互動,令「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