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社會終須明白「攬炒」不切實際

最後更新日期:

全國人大宣布,今年會議議程包括為香港訂立「港版國安法」,並由人大常委會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於香港行使,相當於對香港投下一顆重磅政治震撼彈。按《香港01》所披露,「港版國安法」將包括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實施恐怖主義活動以及外部勢力干預四大項,並不完全包含《基本法》23條的內容,也不是為23條立法。

消息於周四(21日)下午傳出,民主派會議召集人陳淑莊當晚回應指斥中央的決定相當於是「一國一制」,做法「不智」及沒有汲取2003年反23條和去年反修例的「教訓」。民主派周五(22日)早上再召開記者會,以「中央攬炒」作為口號,反對是次立法。

當社會及民主派批評「中央攬炒」時,實在讓人反思「攬炒」的意義。反修例期間,「攬炒論」者口中的「攬炒」是指要逼使香港政府甚至中央政府妥協,「攬炒」的主語是示威者,以香港的經濟及獨特地位作要脅,設想政府或內地會怕「被攬炒」,被「同歸於盡」。

由主動變被動

如今中央推出「港版國安法」,無疑是對中央及香港也不是理想的一步,但社會及民主派批評「中央攬炒」,主語已經變成了中央,換到香港「被攬炒」、被「同歸於盡」。若然中央真的主動要攬炒,不就是說明了示威者當初的「攬炒論」根本不成立?因為中央政府為其認為重要的利益,例如社會穩定,根本不會害怕「攬炒」。事實上,包括我們在內,社會一直有聲音提醒香港不應該訴詢「邊緣策略」,將香港及中央的關係拉到緊張局面。因為在「一國」的主權底下,中央政府始終是可以在香港行使主權,包括如今次般訂立法例並在香港實施。「攬炒」作為網民一時玩笑或許是可以,成為了政治口號甚至社運方針,結局就很可能是大家也不想看見的局面——「自炒」。

香港要繁榮穩定,「一國兩制」要行穩致遠,各方也不應該支持「攬炒」,民主派不能挑戰中央底線,各派政客亦不應該以鬥爭為綱,將香港推向撕裂局面。事實上,香港社會整體根本沒有多少人真有「攬炒」的意思,反而是討厭「攬炒」。如今指摘對方「攬炒」,某程度上也就是推卸一己責任,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共和黨依靠推諉他人自保不無相似之處。

邊緣策略無益於港

嚴格而言,傳統的民主派政客在近年港獨思潮崛起及反修例運動中其實並無太大角色,只是隨波逐流。但是,民主派政客歷來對於港獨命題含糊其辭,最終「不割席」默認暴力示威。再加上一些政客真的天真到以為到美國作遊說,便可以解決香港的政治問題,這都是泛民無視中央多次強調的紅線,自己所一手闖下的禍。

我們不厭其煩地說,「港版國安法」由內地幫香港立法,甚至可能要有內地設機關監督執法,對香港和「一國兩制」而言都並非好結果。今日要以此方式「收科」,民主派政客天真的政治博弈,實在要負上一定責任。民主派政客近年如走綱線,例如對於社會上的港獨勢力含糊其辭,「不割席」默認暴力示威,甚至不知道或故意忽略往美國作政治遊說是百害無利。香港已經鬥爭太久了,如果各界真心為香港將來,便應該懸崖勒馬,重拾務實作風,積極在「一國兩制」的大框架內善用彈性空間,甚至爭取更大發揮。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