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法倡千億歐盟復蘇基金 可否緩解南北撕裂?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重災區歐洲的情況雖有改善迹象,然而經歷多月的隔離及封城措施,已重擊歐洲經濟,歐元區經濟在首三個月已下挫3.8%,全年預期更將收縮7.7%。為此歐盟亦大灑金錢以圖力挽狂瀾,已投放近5,000億歐元予「歐洲穩定基金」為成員國提供經濟援助。然而各國着眼點依然在於由意大利總理孔特提出的「冠狀債券」,統一由歐盟發債以應付疫後的重建工作。本來由德國為首的富國大力反對,不過近日德國總理默克爾轉口風,更與法國總統馬克龍發表聲明,主張設立總額5,000億歐元的復蘇基金,令外界頗為意外。

受疫情首當其衝的意大利在3月初大爆發時,曾向歐盟求援卻不得要領,早已令意大利人深感受背叛。當時歐盟各國各自為政,出現自行封閉邊境、剋扣醫療物等互相割席的亂象。而意大利亦處於呼吸機、口罩、防護服裝等嚴重短缺情況,不少長者因醫療床位不足而病死在家的情況震驚全國。意大利在此沉重打撃下尋求歐洲表親施以援手,卻得到布魯塞爾的冷漠回應,更令意大利人悲憤交集。反歐盟的民粹政黨聯盟黨及兄弟黨民望直線上升,支持度前所未見。面對此意大利的脫歐暗湧,歐盟亦急忙亡羊補牢,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亦向意大利衷心致歉,承認歐盟在危難中未有發揮兄弟友邦的守望精神。

然而在疫後的重建大計上,意大利及其他受疫情打撃的南方多國,希望歐盟可擔當更積極角色,並提出設立「冠狀債券」以歐洲央行為無法進入資本市場之成員國發行總值一萬億歐元債劵,以應付疫後經濟重建的所需資金,更得到法國、比利時、希臘、葡萄牙、西班牙、愛爾蘭、斯洛文尼亞、盧森堡九國支持,然而卻遭富國德國、荷蘭、奧地利、芬蘭極力反對。歐盟27國財長更曾為此舉行視像會議,激辯六句鐘仍不能遊說德、荷、奧、芬四國改變主意。馮德萊恩更稱「冠狀債券」計劃僅為不切實際的「口號」(Schlagwort),最終令計劃胎死腹中,意大利人再度失望。

法國總統馬克龍與德國總理默克爾,親吻臉頰的打招呼樣子。

得失選民利大於弊

既然德國當初如此大力反對「冠狀債券」,又何以貿然提出總額5,000億歐元的復蘇基金,容許歐盟委員會統一向市場大規模舉債,以支持如意大利等受疫情打撃最嚴重的成員國經濟重建?德國聯邦憲法法院月初指,歐洲央行自2015年起實施的量化寬鬆買債政策在「相稱性評估」上違反德國法律的裁決。儘管聯邦憲法法院明言其判決不適用於歐盟或歐洲央行針對新冠肺炎疫情刺激方案,外界認為其裁決仍會大幅縮減歐洲央行挽救歐盟各國經濟的貨幣政策空間,而成員國的法院對歐盟的決定提出相反的判決,對歐盟、歐洲央行、歐盟法院的權威及統一亦無疑有一定打撃。

為此默克爾也不得不與法國合作,在5,000億歐元的復蘇基金的基礎上修正德國法院指出的法律問題,為歐盟資金池提供充足儲備。而且「冠狀債券」計劃雖然夭折,意大利、西班牙等國的財困問題依然嚴峻。若德國繼續坐視不理,難保另一場歐債危機出現時,亦會拖累歐元區內最大經濟體的德國。加上此場疫情亦再次激起歐盟的窮富成員之間的矛盾,若此南北差異不但不能收窄,反而因此場經濟危機更為擴大,不肯回應意大利等成員的訴求令其離心更大,對歐盟的穩定團結及長治久安明顯弊大於利。在權衡利弊之下,默克爾冒着得失部份選民的風險提倡復蘇基金,為有遠見的成熟政治家表現。

德法的提議未正式起草,已被四大儉國奧地利、荷蘭、瑞典、丹麥抵制,質疑此其中有劫富濟貧的財技成份。不過以往北方富國能力排眾議堅守財政保守主義教條,是由於有德國作其後盾。現時歐盟經濟雙核德法一錘定音,奧、荷、瑞、丹的反對力量威力自然大減。然而南方窮國亦不甘於5,000億的金額,希望加大銀碼。最終在歐盟27國七嘴八舌,各執己見的情況,計劃出台後的模樣或內容仍屬未知之數,但很可能是沒有任何一方會高興,但至少達成一些結果的歐式妥協。然而復蘇基金為扶助弱勢成員的應有之義,只有互不割席並齊上齊落,方可使歐盟在此驚濤駭浪的逆境中團結並脫臉而出。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