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郊野公園緩衝帶也不收回粉嶺球場?

最後更新日期:

新任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主席黃碧如周四(13日)履新,透露未來的工作願景。鑑於土地供應有限,黃碧如認為未來應考慮如何善用郊野公園緩衝區,並藉搬遷佔地較多的市區康樂設施或體育會至此,釋放更多市區土地作其他用途。有別於過去發展郊野公園的想法,黃碧如的建議似乎相對溫和,但計劃本大利小,並非有效增加土地供應之舉。更何況社會共識是保育郊野獲、收回高爾夫球場,當局在未盡力收地之時發展郊野,道理上說不過去。

黃碧如強調,其倡議非要將將緩衝區發展成「石屎森林」,認為緩衝區適合容納康樂設施或做體育活動,相信發展不會造成太大影響。其實建議善用郊野公園緩衝帶並非新事,上屆特首梁振英已希望挑戰發展郊野此「禁忌」,並委託房協研究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的可行性,結果引起社會熱議。

發展郊野不一定可取

所謂郊野公園緩衝帶或邊陲地,意指介乎郊野公園核心與城市的緩衝地帶,單論生態價值的話或許不如郊野公園中心帶,這或教發展郊野一說變得言之成理。然而主動發展郊野公園緩衝帶卻會為發展郊野空間立下先例,這對本港保育郊野生態多年的成功來說,無疑是一大倒退。

當然社會絕對不應視發展郊野為禁忌不談,但增加土地供應尚有不同選擇,諸如收回閒置農地、適數發展棕地、甚至收回丁權等手段,其所獲的社會支持亦遠較發展郊野為高。縱然有聲音認為這些選項複雜困難,要成功增加土地供應需時不短,然而發展郊野同樣複雜,由環境評估、計劃、申請撥款至動工,需時動軏十數年,發展郊野實在困難重重。

更何況,發展郊野獲廣泛的社會支持,這早已於過去的土地大辯論上得以證實。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去年亦表示,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公眾諮詢結果,反映出社會強烈要求保留速野公園邊陲地帶,故表明不會尋求改變其用途,房協亦同時決定終止有關研究。黃碧如有意重啟相關發展,就必須拿出能說服公眾的理由。

郊野公園邊陲地帶:這是另一個獲社會廣泛關注的選項,小組發現建議未獲社會普遍支持。政府表示現階段不考慮繼續推動此選項,房協本身研究的兩個郊野公園邊陲地帶試點,亦不須繼續推展。(資料圖片)

搬遷康樂設施不智

從發展效益的角度來看,搬遷市區康樂設施及體育會至郊野實屬本大利小。除了上述發展郊野的困難,發展配套有限、甚至地勢崎嶇的郊野緩衝地的經濟及環境成本一樣不菲,可是所能釋放的市區用地卻相當有限。以私人體育會持有的私人遊樂場地為例,目前政府批出了27份相關的私人遊樂場契約,當中雖有接近20份為位於市區地段,但面積卻非如粉嶺高爾夫球場般大,卻只介乎0.2多公頃至接近3公頃不等(更有8幅面積小於1公頃),可見發展潛力有限,縱使房委會近年慣於「蚊型地」上興建公屋,但所建出的單位細小、屋邨配套有限,情況絕非理想,故絕不值得為此勞師動眾發展郊野。

另外,市區的康樂及體育用地需要亦不能忽略,市區(特別是九龍)常被詬病康樂設施不足,而私人體育會除了提供相對小眾的體育設施(如高爾夫球、曲棍球),部分會址一樣有提供如羽毛球、籃球、足球、網球般的大眾體育活動的設施,搬遷康樂設施或體育會至郊野邊陲只會惡化短缺情況。誠然,私人體育會一向被批評為富人專用的俱樂部,當中會籍動軏以百萬元計,公眾一向難以享用相關設施,但這不代表市區不無康樂及體育用地的需要,社會反應關注如何要求私人體育會負上更多社會責任,增加開放設施予公眾使用的時數,與及增加其須繳付政府的地租等,而過去民政事務局亦已就私人遊樂場場契約政策作出檢討,當中亦針對以上方面提出改善建議,社會應繼續監察相關設施的使用,而非要求將之遷出市區。

黃碧如新官上任,有熱心增加公營房屋用地絕為社會樂見,但亦必須保持保性謹慎,不應為達成目標藥石亂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