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議員應留守立法會

最後更新日期:

全國人大常委會早前決定,現屆立法會議員延任不少於一年。決定出台後,民主派仍未就如何回應達成共識,其中民主黨傾向留任,與「抗爭派」友好的議會陣線朱凱廸則主張抵制他口中的「臨立會」,認為民主派應以公投或民調作決定。民主派未有意識到香港應在受到反修例運動和疫情的打擊後改革和重新出發,竟繼續就應該如何「抗爭」爭吵不斷,無疑是不理智和令人遺憾的。我們絕不認為杯葛議會是負責任的態度,民主派中的溫和派不應被「抗爭派」牽着鼻子走,他們應從政治亢奮中冷靜下來,思考如何改革香港。

朱凱廸的意見顯然充斥民粹和陰謀論,例如他認為中央延長議會任期一年並容許已被DQ的議員延任是「刻意寬鬆內藏陰謀」,旨在「引誘民主派議員接受以委任取代選舉」;又認為民主派延任等同協助中央把香港議題「軟着陸」,因此集體杯葛是「最合情理的選擇」。他又覺得國際爭端是可以利用的,因為在「五眼聯盟」表明反對香港延後選舉的情況下,民主派可通過集體杯葛向國際社會表明「香港問題未解決」,加大中共盡快恢復選舉的壓力。

持上述觀點的並不只限於朱凱廸,許多「抗爭派」的說法也差不多,只是類似說法根本很難站得住腳。事實上,今次並不是「委任」而是延任,現任議員沒有被篩走,亦無須重新宣誓。另一方面,正如民主黨元老何俊仁所講,倘若民主派退出立法會,明年是否參選?除非他們決意抵制今後一切選舉,否則很難解釋為何在全國人大常委作出決定後拒絕繼續履職。

「抗爭派」未走出認知迷障

主張杯葛議會的政客應該反思,究竟自己的本錢是什麼?有沒有本錢「玩大」?從「兩辦」高調介入立法會內會爭議,到全國人大常委頒佈《港區國安法》,再到如今就立法會延任問題一錘定音,種種事例都證明中央擁有迅速、有效扭轉香港政治形勢的能力,因此選擇抵制杯葛不太可能爭取到「抗爭派」想要的成果。無可否認,「攬炒」、「全面對抗」、「國際線」等確實可令一些人感到亢奮,甚至覺得可以迫使中央退步,但這種認知上的迷障畢竟只是異想天開。

民主派議員必須在留守和杯葛議會之間作出抉擇。可喜的是,立場相對溫和的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最近表明傾向留任,反映他沒有完全被「抗爭派」挾持,這是好事。如今全國人大常委已為全體議員留守議會開綠燈,溫和泛民應當與「抗爭派」保持距離,並要把握機會理性問政。香港折騰了太久,經不起更多內耗。是時候撥亂反正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