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可彈性補償駿洋邨準居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疫情再度爆發,打亂政府收回火炭駿洋邨的進度,準租戶上樓很有可能再添變數,上樓夢須再度延遲。其實疫情拖慢資助房屋申請,新居屋有機會閒置多時,政府理應善用這些房屋資源照顧未能上樓的準租戶,不能一直忽略其需要。

騣洋邨自2月被徵用作檢疫中心,政府原訂於本月中全數歸還房委會,房委會早前亦透露相關單位會分兩批入伙,首批(包括第四座駿時樓及第五座駿湖樓)預計最快可於本月底開始入伙,至於第一至第三座(駿逸樓、駿爾樓及駿山樓)因需要作較多修繕工作,署方估計會於今年10月底才開始陸續入伙。

但隨疫情再度爆發,檢疫需求隨之大增,上周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透露政府暫時未必歸還駿洋邨。政府暫未透露具體安排,但有消息指很大可能「邊檢疫邊住人」,即政府或只收回部分棟數作公屋編配,其餘單位則繼續用作檢疫用途。

政府早前徵用駿洋邨作為檢疫中心,並曾計劃在7月底前歸還,惟遇到第三波疫情后,再次延期停運時間。(資料圖片)

拒還駿洋邨的傷害

疫情迎來第三波,檢疫需求大增,而駿洋邨作為主要檢疫中心,在新檢疫空間未曾落成時,繼續徵用駿洋邨雖然不理想,但也須承認是「無辦法中的辦法」。不過,政府早於2月已曾「出爾反爾」,違背不會徵用公共屋邨作檢疫用途的承諾,打亂不少準租戶的上樓計劃,更不用說政府其後的支援不足,在4,000多準租戶中,約900戶已「頂唔順」改就至其他屋邨,300戶申請暫時入住偏遠的中轉屋,其餘3,100多戶則選擇繼續等候入住駿洋邨。政府一直以來只對合資格租戶派發12,000元的津貼,如今政府再次為準租戶上樓帶來變數,始終需要補償損失。

更甚者,「邊檢疫邊住人」的做法亦不無問題。本身房委會決定將駿洋邨全數交予政府,正是因認為屋邨不應同時用作檢疫及出租公屋用途,假如政府決定「兩條腳走路」,不全數收回或繼續徵用所有單位,做法不但存有一定衛生風險,且未能解釋早前為何政府要一直徵用整條駿洋邨。一班準租戶豈不是因此白等了數月?

善用彩禾苑可取

無法按期上樓,不少準租戶須繼續於私人市場「捱貴租」,然而政府的津貼有限,可料準租戶須自掏腰包應付連月來的生活成本。而且搬遷新區,不少準租戶已就工作、子女學校方面的作出安排,推遲上樓只會令其一切計劃落空。就此,政府必須妥善照顧準租戶的需要,不能對其苦況充耳不聞。

針對本來可於本月尾入伙的租戶,政府可考慮利用同區新居屋彩禾苑作暫住之用。彩禾苑鄰行駿洋邨,為今期居屋的其一全新屋苑,亦是四個全新屋苑中唯一一個可現樓發售,預計全數806個單位於本年第三季前落成,惟因疫情緣故,政府有意推遲居屋申請程序(如交表),預計居屋難按原來計劃於明年3月揀樓,故變相即將建成的彩禾苑須閒置長達大半年。既然如此,政府何不將這些空置單位用作照顧駿洋邨準租戶的需要?政府若以公共屋邨租金暫租彩禾苑予有需要的準租戶,既可減輕其生活壓力,更可讓他們先搬進火炭區內,好讓其生活規劃能如期進行。

無疑,使用居屋作暫住用途或影響居屋項目的價格,但資助房屋的本質就不應是謀利為主,政府可與房委會商討,增加有關單位日後出售的折扣,當中的開支由政府支付,作為對房委會及買家的補償。另外,彩禾苑只有806個單位,自然未能悉數照顧所有準租戶的需要。政府在此之外,亦須向未能租住彩禾苑的駿洋邨準租戶提供生活津貼,好讓他們能渡過難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