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外交往績 未必吸引亞洲盟友?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大選尚有不及60日,民主共和兩黨皆稱此為現代史上最重要的大選,將左右美國未來的國運,而身為世界霸主的超級大國,美國白宮誰當主人,亦勢將影響世界未來的格局。特朗普上任以來,顛覆美國過去數十年的新自由主義路線,高舉經濟民族主義的大旗,向各國不論敵友皆發動貿易戰,又一反多邊主義的國際合作模式,先後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跨太平洋夥伴協定》、《伊朗核協議》、世界衞生組織等條約及機構。其不斷批評北約等傳統盟友,令歐洲多國領袖所側目。然而在亞洲特朗普富侵略性卻混亂的行事模式,卻招徠不少捧場客。新加坡、東京、新德里、台北等地部份外交官,竟出現偏好特朗普多於拜登的傾向。

新加坡前外交高級官員考西坎(Bilahari Kausikan)日前便評論前奧巴馬政府國家安全顧問,一度盛傅為拜登副總統,亦是拜登政府中國務卿或國防部長大熱人選蘇珊賴斯(Susan Rice)將會是災難,指其是美國外交體系中其中一名不斷淡化與中國的競爭,以尋求與其在氣候變化上的合作。考西坎直指蘇珊賴斯嚴重錯判國際關係的本質,又指一旦拜登當選,我們將以懷緬之情回顧特朗普。此一論點亦為不少東京中人所和議,一名日本外交部官員早前匿名向《美國利益》投稿〈對抗性對華策略的好處〉一文,稱比起奧巴馬時代對華的交往政策,特朗普的外交路線雖非完美,但其強而有力的手段更為受歡迎,因此不少東京的制訂政策者極不願回到特朗普前的世界。

隨着中印關係因邊境衝突而惡化,新德里亦期望華盛頓採取更強而有力的對華政策。早在去年印度外交部長蘇傑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已經力排眾議反駁外界指特朗普破壞美印關係,稱特朗普不同於傳統的美國體系,在多個領域上採取進取又大刀闊斧的決定性行動。印度外交評論家蒙罕(Raja Mohan)亦預測拜登上台或將親中疏俄,勢令印度戰略位置更為複雜。而早前得到美國衞生部長阿扎爾(Alex Azar)來訪的台北政府,為台美斷交以來最高級別美國官員訪台,對台灣近年迅速下滑的國際地位有一定提振。對於台北來說,雖然在實際層面上沒甚所得,但特朗普對華強硬政策下,台灣至少可以自視為牌面上的贏家。

拜登和習近平見面資料圖片。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PAUL J. RICHARDS/AFP via Getty Images)(Getty)

處於中美夾縫的世界

拜登過去四十年在參議院中為最大的親中派之一,如推動對華貿易正常化,又邀請其加入世貿。在其八年副總統生涯中,奧巴馬政府對北京亦採取交往而非對抗路線,甚至中國在對奧巴馬承諾不將南海非軍事化後食言,奧巴馬亦未有強硬回應,其在香港佔領運動中亦極為低調。不過拜登近月對華口風亦轉趨強硬,如曾直斥習近平為惡棍,又指中國為專制獨裁國家,亦屢次譴責新疆再教育營及香港鎮壓反修例示威等人權問題。不過拜登亦未有將應對中國作為其任內四大重點之一,加上不少與拜登關係密切的外交家,大力反對與北京製造衝突令區內局勢升溫,又對中美脫鉤大潑冷水指其不可行,更稱必須在氣候問題上與北京合作,或令部份亞洲外交官憂慮。

拜登之子亨特(Hunter Biden)曾為中國企業渤海華美投資基金董事,與中共政商界素有交集。《紐約時報》亦曾報道,當年中國華信能源高層何志平因賄賂非洲官員而被美國當局拘捕,亦曾嘗試聯絡亨特拜登求援,亦惹起拜登家族與中共高層關係的揣測。加上日前拜登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Kamala Harris)丈夫任德龍(Douglas Emhoff)被指合夥的歐華律師事務所(DLA Piper)被指專做中國企業生意,更聘用中共政委當顧問,與中方高層關係密切。加上民主黨傳統金主華爾街投行高盛、黑石、荷里活巨企迪士尼、矽谷大戶及科企蘋果、特斯拉等,在華皆有龐大利益,令外界質疑拜登近期對華的強硬立場,是否只是口惠而實不至的競選語言而已。

不論如何,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除了左右美國往後的國運,亦牽動今後國際秩序的大洗牌,特朗普特立獨行的外交行為雖然令一眾歐洲傳統盟友疏離,卻竟意外地在亞洲吸納到一批新的捧場客,亦反映現時國際形勢複雜多變的程度,以及大幅洗牌急速重組的趨勢。然而不論是拜登或特朗普將任白宮主人,面對中美關係日益嚴峻,新冷戰的戰雲密佈,華府仍有否奧巴馬時代可以迴旋的空間,實在發人深思。在此百年未有的國際大變局中,不論11月3日大選美國人民的歷史天秤將會朝何方傾斜,處於中美夾縫的世界各國主政者以及人民,在此雲起之時都要小心坐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