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之子再爆性醜聞 主流媒體又見偏頗本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尚餘不及一星期,提前投票的5,000萬選民數目卻已破歷屆之冠,同時間兩大陣營亦作最後衝刺。繼《紐約郵報》爆出拜登之子亨特涉嫌收受烏克蘭及中國等企業利益的電郵內容後,近日由流亡美國中國異見商人郭文貴旗下的GTV又流出亨特吸毒及性交片段。然而正如早前電郵醜聞一樣,該報道在主流媒體泛不起一點漣漪,《華盛頓郵報》一篇評論文章甚至呼籲視亨特醜聞為俄羅斯的假新聞戰,盡顯主流傳媒偏頗取態。

醜聞纏上拜登本人

事實上拜登之子亨特在其父擔任副總統期間,出任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利斯瑪董事局成員並收取巨款一事,本已被傳媒廣泛報道。而後來布利斯瑪捲入烏克蘭政府的反腐調查,拜登向烏國政府施壓要求解僱該檢察官亦早已記錄在案。當中拜登是否涉及公器私用後來經參議院調查以後總結查無實據,不過特朗普為此窮追不捨,甚至向烏國總統澤連斯基施壓,反招來民主黨人彈劾。不過凡此種種亦否認不了亨特毫無能源企管經驗,卻因子憑父貴而獲取暴利。

亨特因父親為美國副總統的身份,得到外國企業的巨額合同並非孤例。2013年亨特與中國商人李祥生成立渤海華美股權投資基金,並在其父於年底訪華時與其生意拍檔會面,此後渤海華美成功得到國有銀行中國銀行巨額借貸,亨特更得到一成股份。另外亨特又與被指有中共軍方背景的葉簡明合作投資,後來葉簡明副手何志平因涉嫌洗黑錢被捕,更曾試圖致電亨特求助,此傳聞後來亦得到亨特叔父占士證實,足見亨特與葉簡明等人關係匪淺。

《紐約郵報》日前又報道,自稱亨特前生意拍檔的博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爆料指亨特外洩電郵有一宗涉及2017與中國能源公司的交易,過程中承諾給被稱為「大人物」的一成股權,而該「大人物」正是拜登。若此言屬實,眾多醜聞便再非只是圍繞拜登之子的私人生意瓜葛,而是得拜登本人知情甚或有份參與其中,亦即涉及總統候選人利益衝突以及美國國家安全大事。身為負責任的傳媒,本該作深入調查以釋公眾疑慮。

美國副總統拜登2013年12月4日抵達北京進行訪問,隨拜登出訪的有他的兒子亨特(Hunter Biden)和孫女芬尼根( Finnegan Biden)。

以俄國情報戰為借口

然而一眾主流媒體對此報道少之又少,甚至跟隨拜登陣營直斥為假新聞的調子起舞。先前社交媒體龍頭Facebook及Twitter更大行言論審查,限制及刪除用戶轉載及討論與亨特醜聞有關的新聞,引起軒然大波並遭急召到國會作供解釋。日前一篇由自稱情報專家撰寫的《華盛頓郵報》評論文章更嘗試為主流媒體的選擇性報道解釋,稱由於經歷過上屆大選俄羅斯假新聞戰的教訓,傳媒應視亨特醜聞如同外國情報部門的行動,儘管其很可能根本沒有外國勢力參與其中。

當然特朗普陣營發放亨特黑材料的手段亦為人詬病,令其內容真確性大打折扣。例如亨特手提電腦曾遭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亞尼經手,並由公信力不高的小報《紐約郵報》報道,令人質疑有否曾被做手腳。而最近流出的亨特吸毒及性交片段,更是由與特朗普前高級戰略顧問班農關係密切的郭文貴發放,要知郭文貴在海外華人圈一向被認為是信口開河、嘩眾取寵以吸引眼球,也令人懷疑該片段是否真確,最終也得不到美國普羅大眾關注。

不過主流媒體對亨特醜聞的刻意選擇性報道,社交媒體更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搞言論審查,再次暴露自由派精英的偏見及雙重標準。上屆大選主流媒體針對特朗普的性醜聞報道無日無之,甚至對其在莫斯科召妓的流言繪形繪聲。直至最近特朗普的稅務報告涉嫌外洩,主流媒體對其來源及真確性不加質疑之下如常刊出,反而對拜登的負面新聞卻都當成俄羅斯的假新聞戰。當主流媒體日益偏頗甚至甘為政治工具,毋怪美國人對建制媒體的信任每況愈下。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