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強推新安全法 警權過大法國人權被出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法國陷入新一輪新冠疫潮,全國進入封城狀態。然而上周末當地各大城市街頭上依然人頭湧湧,舉國70座城市共逾13.3萬人上街抗議國會強行通過《整體安全法》,當中最具爭議的24條禁止發佈執勤警員容貌,意圖傷害其身體或精神屬違法,可處一年監禁和罰款4.5萬歐元,被質疑偏袒警方包庇濫暴警員,更有侵害新聞及資訊自由之嫌。加之有一名巴黎非裔音樂製作人澤克勒早前因涉嫌沒戴口罩,被三名警員闖入製作室毆打,期間更向單位施放催淚彈,整個過程被閉路電視拍下,更令法國人的反警暴怒火一發不可收拾。

警暴問題在法國簡直是無日無之,一年前問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孤城淚》便將巴黎市郊移民聚居的貧民窟社區,警黑勾結在區內恃強凌弱橫行無忌,與當地邊緣青年的緊張關係表露無遺。《孤城淚》由真人真事改編,取材於2008年巴黎市郊的騷亂,直撼法國社會最深層的種族及階級問題,電影中移民後代對主流社會疏離,最後皈依伊斯蘭教,也為目前法國最尖銳的伊斯蘭極端主義及本土恐怖主義埋下伏線,而當中激化社會矛盾的最大助燃劑,自然是身影無處不在,保衛資產階級官僚政權最前線的警隊。

法國反安全法示威:圖為11月28日巴黎示威者築建路障。(AP)

馬克龍追究涉事警員

以心狠手辣聞名的法國警方,早在鎮壓工人階級發動的「黃背心」運動不遺餘力。本來「黃背心」運動為抗議被譏為「富人總統」(président des très riches)的馬克龍大力推行緊縮政策而起,當初以反對增加燃油稅上街示威,後來發展到改革稅制,推翻2017年廢除富人稅政策以實現稅務正義,調高最低工資以及引入公投制度等多項訴求。運動以黃背心為號,正標誌其為藍領工人階級的運動,而馬克龍調動警力強力鎮壓,造成24人眼睛失明,五人被炸斷手,數千人受傷,警民對立到達前所未有的高漲。

而且自去年軍人出身巴黎警察局局長拉勒芒上任以來,對警方濫暴更加以袒護,其月前便向2.7萬警員發信,指警方既不暴力亦沒有種族主義,並以所有人的自由權利去執法,引起各界嘩然。年中美國爆發反警暴平權示威,法國人亦很快便上街響應,並祭出多名在警方執法期間死亡的少數族裔法國青年。僅在上周又爆出警員清除阿富汗難民在共和廣場搭建的帳幕時,將之由營中強行拉出,又用警棍毆打並加之拳打腳踢,更施放催淚彈。不及一周再發生非裔音樂人被毆打一事,更見法國警暴無日無之,根本不一而足。

在此背景下,馬克龍政府推出安全法賦予警隊更大屏障,更明顯是火上澆油。歐盟委員會、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都對新法表示關注,眾多非政府組織及所有媒體亦一致反對法案,認為是侵犯人權及威脅新聞自由。總理卡斯泰面對眾怒難犯,唯有宣佈撤回條例,並稱會籌建獨立委員會重新起草有關條款,馬克龍亦要求毆打澤克勒的涉事警員停職受查,更稱警員行為不能接受及可恥,並指執法者應當遵守法律,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的法國核心價值是不容妥協,又承諾將重建警民信任,總算是及時回應國民的怒火。

法國反安全法示威:圖為11月28日示威者在巴黎遊行。(AP)

然而馬克龍對窮人與少數族裔的漠不關心,對長存於警隊內的腐敗及濫權濫暴問題置之不理,只會在社交媒體陳腔濫調,根本平息不了法國連年不絕的街頭示威。馬克龍兩年前搞了多場全國大辯論,謀求與國民拉近距離,不過其仍然強推退休金改革引致全國大罷工,又起用內政部長達馬南、巴黎警察局局長拉勒芒等強硬派鎮壓社會運動,皆可見其縱使天花亂墜,始終脫離不了其投行出身精英主義的離地心態,由上而下乾綱獨斷的作風。其當初因歷史的偶然,在極右勒龐之間成為了法國人的別無他選,卻未有為法國帶來改變。

只懂譴責暴力、制裁犯事警員,根本不能對警隊濫權濫暴的普遍體制性問題對症下藥。撤回新安全法並重新審視24條,亦僅為改正包庇警暴的第一步。促進更完善的監警制度,加強對執法部門的問責方為長遠計。然而一切追源溯本,仍是要解決積壓法國社會已久的經濟及種族不平等問題,將其以往偏袒商家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改轅易轍,重投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革命精神。否則更多的防暴警把街上的工人、黑人、難民打得頭破血流,也難以把人民的怒火撲熄。畢竟法國這個民族,仍是當年把路易十六送上斷頭台的民族。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