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將重走「放水」經濟舊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雖然受到疫苗好消息的刺激,但距離全面接種還有一些時日,而美國疫情在入冬後快速惡化,再加上美國實體經濟在過去一年遭受結構打擊,市場一直預期美國經濟復甦仍需要政策支持。

美國共和民主兩黨周二(1日)推出新一輪規劃高達9,080億美元(下同)的財政刺激方案。與此同時,下屆總統拜登已舉薦前聯儲局主席耶倫(Janet Yellen)為新政府的財長,預期將會加大財政支出。在一片經濟混亂之中,拜登政府任期初年的財金政策很可能仍然是圍繞着「放水」這個老套路。

這次是今年3月美國政府歷史性20,000億第一輪刺激後又一重要財政計劃。雖然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的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表示不會接受9,080億的方案,但亦同意需要新一輪刺激方案,表示他會提出更精準投入的方案。其實兩黨一直在商討新一輪刺激,惟在10月前因美國大選將至,兩黨卻仍未就方案與金額等達共識,商討才被擱置下來。

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表示不同意新的財政刺激方案,但會提出自己的方案。(資料圖片)

財政寬鬆的聲音主導

現在拜登當選已成定局,特朗普亦已承認開始交接,兩黨正是時候重啟討論。一方面民主黨希望儘快推出可觀的財政刺激方案,令拜登交接總統時的經濟開局能處於正常復甦周期,而非陷入新一輪的經濟危機。共和黨雖然一直反對再次推出大規模刺激推高國債,但在經濟下行壓力以及來自企業的壓力下,親商界的共和黨也不可能完全拒絕刺激方案。不少經濟專家都指,雖然美國經濟正在復甦,但新一輪疫情再進一步打擊消費意欲,而且主要仍然是依靠年初的財政刺激才得以支撐下去,現在突然「斷奶」的話,很可能令一些結構性問題再度擴大,令經濟重新下行。因此,兩黨雖然仍會就方案細節爭論,但幾乎可以肯定最終會推出一定規模的財政刺激措施。

另一方面,本周拜登確認其內閣的財金團隊人選,耶倫被推薦為下任財長。耶倫2014至2018年在任聯儲局主席時,利率由於2008年金融海嘯後推出量寬長期處於零水平,加上美國經濟平穩復甦,正是重新進入加息周期的時間。然而耶倫在加息問題上表現得比較謹慎,故此普遍被認為是貨幣政策的「鴿派」。她周二被正式引介時發表講話進一步肯定了這個取向。她指美國仍有大量勞工失業,必須儘快推出財政刺激以幫助美國走出疫情。而略早時間,聯儲局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在國會講話時指過往的經濟危機影響巨大因為政策太慢所致,並指市場缺資金的可能性遠遠大於太多資金。耶倫與鮑威爾同時放鴿,更可以預計美國政府將會被財政寬鬆的聲音所主導。

但正是因為耶倫在任期內(2014-2018)力排眾議,堅持緩慢加息,使得美國在新冠疫情來臨之前,經歷了史上最長的經濟擴張期,失業率也降到了50年以來的最低點。在耶倫任期結束之前,特朗普拒絕繼續提名她連任美聯儲主席。2018年2月3日耶倫低調退位。(美聯社)

從這些方面幾乎可以預視,拜登接任總統後的一段時間,美國的經濟財策都會圍繞着「放水」的議題推進,再走一次2008年金融海嘯的舊路,包括以「放水」挽救經濟、將國債貨幣化、利用美元霸權稀釋財政支出的負擔,繼而將問題推向其他國家等。然而,打開印鈔機是否就足以解決美國經濟的結構的問題?美國的製造業空洞化,企業增長變慢等都反映,財金的寬鬆政策只可能止住出血,但無法從根本解決經濟問題。如果拜登要改變結構問題,便要在「放水」之外另尋別路。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