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集《王冠》被指抹黑查理斯 英國君主制度再受考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網上串流平台Netflix熱播人氣劇集《王冠》(The Crown)上月推出第四季,旋即引起劇迷熱烈討論。此套由戰後初年起將英國王室的正史秘辛一一搬上大銀幕的劇集,卻引來王室及親王室份子的不滿。據稱有王室成員認為王儲查理斯在劇中被抹黑,擔心年輕觀眾會因此對王子有所誤解,更認為編劇扭曲事實為達政治目的。英國文化大臣杜永敦更要求Netflix應在每集開首加上「本故事純屬虛構」字眼,以免觀眾誤會劇情源自真人真事。一套劇集竟引起一場政治小風波,事前幾乎無人預料得到。

其實在《王冠》開播之初,贏得收視及口碑之餘,亦曾受到親王室人士不少非議。當然《王冠》首兩季的爭議之處,如女王伯父愛德華八世不愛江山愛美人,因與已婚婦人辛普森相戀而遜位更被逐出王室,抑或是女王胞妹瑪嘉烈公主跟已婚侍從相戀,而遭到王室捧打鴛鴦,當中角色大多經已作古,因而未有引來很大話題。不過當故事進入第四季戴安娜王妃登場,事情便變得較為複雜。戴妃離世雖已逾二十載,其魅力及記憶在英國大眾中仍絲毫不滅,自然讓觀眾更易代入其中。

圖為1981年7月29日,英國王儲查理斯王子於婚禮當日親吻新娘戴安娜。(路透社)

英國共和主義長傳不衰

《王冠》中戴安娜、查理斯、卡米拉三人糾纏不清的關係,令查理斯置身於極為惡劣的渣男角色。查理斯打從一開始便沒有真心愛上戴安娜,只是因父母之命要為溫莎王朝繼後香燈的王儲角色,才迎娶深得女王歡心、天真爛漫的戴安娜,另一邊又與卡米拉繼續藕斷絲連,結果卻將戴妃一步一步推向絕路。至於女王為首的王室成員亦未曾對戴安娜有半分同情,尤其女王對子女以及媳婦的疏離,強調集體、責任、榮譽,抹煞個人特質、戀愛自由、情感表現,亦與廿一世紀的個人主義格格不入。

劇中戴安娜如同《雷雨》受封建家庭壓迫的受害者角色因此獲進一步強化,英女王被描寫成冰冷無情的家姑,查理斯則是不負責任的不忠丈夫。這種表述自然令王室及親王室份子甚為不滿,此劇的金牌編劇彼得摩根更被指控為達到娛樂效果及宣揚共和主義,不惜穿鑿附會扭曲事實。恰巧飾演查理斯的奧康納便是一名反對君主制的共和派,其卻反借莎士比亞劇作回應:「不論是理查三世或伊阿古,他們從來不會認為自己是反派,因為他們相信自己所做都是為了他們的志向而努力。」

事實上共和主義在英國一直長傳不衰,不僅有多名國會議員屬於共和派,而上屆選舉論壇聚首的七名黨魁更有四人為共和派或分離主義份子,包括前工黨郝爾彬、綠黨盧卡斯(Caroline Lucas)、威爾斯黨活特(Leanne Wood)、爭取蘇格蘭獨立的蘇格蘭國家黨兼蘇格蘭首席部長施雅晴(Nicola Sturgeon)。儘管國會議員在宣誓時必須效忠女王伊利沙伯二世及其繼承人,但自十九世紀以來眾多共和派皆可順利晉身議會,甚至能當上反對黨領袖,距首相僅一步之遙。

圖為Netflix影集《王冠》第四季劇照,英國演員Emma Corrin和Josh O'Connor分別飾演戴安娜和查理斯。(美聯社)

幸運的是,英國君主立憲民主傳統確保了與王室意見不同者亦不會被滅聲,否定君主制的人士仍能暢所欲言甚至從政,甚至像《王冠》這種被指對女王及儲君作負面描述的影視作品亦得享創作自由。相比之下,泰國的王權與民權之爭最近演變成為街頭抗爭,政府可藉惡名昭著的不敬罪將詆毀王室者判罪收監,如2015年有人諷刺泰王愛犬便被處以十五年監禁。然而由於哇集拉隆功窮奢極侈、荒淫無道、濫權腐敗,最終促成泰國新生代憤而衝破禁忌,冒挑戰王權的大不韙上街抗爭。

相反英國王室一如《王冠》所描寫,多年來致力現代化和拉近與平民百姓的關係,對共和主義聲音亦持寬容態度,並堅守不干政原則,反令英國實際上已是虛君共和的論據站得住腳,亦讓溫莎王朝榮登全球最受歡迎的封建貴族之首。然而戴安娜的悲劇始終仍是王室難以癒合的瘡疤,王室有所反應其實亦是預料之中。不過若《王冠》要續拍下去,除戴妃之死外,亦恐不能避免安德魯王子與富豪孌童淫媒愛潑斯坦的醜聞,到時少不免考驗王室的應變能力,甚至英國的君主制度亦可能將再受挑戰。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