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學者出任經濟顧問 能否為拜登政府注入新思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距離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宣誓就任尚餘一個月,其經濟團隊成員名單亦陸續出爐,當中大多為前奧巴馬時代的同一批經濟官員。如財長耶倫(Janet Yellen)於奧巴馬年代出任聯儲局主席,而其副手人選阿德耶莫(Adewale Adeyemo)則是奧巴馬時代的國家經濟委員會副主席、消費者金融保護局幕僚長。至於制定從銀行到稅制的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一職將由奧巴馬時代的國家經濟委員會成員、行政管理和預算局副主住的迪斯(Brian Deese),皆是曾與拜登合作過的前下屬。

進步派質疑阿德耶莫以及迪斯,分別為華爾街投資管理公司貝萊德集團的資深顧問及執行董事,被指送走了高盛幫又迎來了貝萊德黨。要知道四年前特朗普以「抽乾臭沼」的反華爾街口號入主白宮,卻迅即起用前高盛合夥人姆欽以及高盛總裁兼首席營運官科恩(Gary Cohn)出任財長及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惹來外界大為反彈。如今執掌財政部的耶倫雖為學院派出身,與華爾街關係不算密切,而且其當年力排眾議反對急於加息控制通脹,其關注勞工及經濟不平等的立場,或較易為進步派接受。

2020年12月1日星期二,在德爾威爾明頓的皇后劇院,當選總統喬·拜登(右)在講台上尋找他的面具,而被拜登提名為財政部長的珍妮特·耶倫正在幫他尋找。 (美聯社照片)

政府補充市場不足

雖然阿德耶莫以及迪斯為華爾街在白宮的代表,手執調度預算大權的行政管理和預算局的譚登(Neera Tanden)四年前為希拉里助選而狙擊桑德斯,因而與進步派的結怨,由三名成員組成的經濟顧問委員會人選,或可令黨內的進步派稍為安心。其中主席勞斯(Cecilia Rouse)為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曾於克林頓及奧巴馬時代分別出任國家經濟委員會及經濟顧問委員會成員。勞斯主力研究勞工及教育議題,近年主要研究女性少數族裔職場上面對的不平等問題,又關注疫情下自由職業者的生計問題。

至於另外兩名成員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和布榭(Heather Boushey),亦為長年關注勞工議題的經濟學者。伯恩斯坦主張在此百年一遇的疫症結束後,政府要與市場建立一種新型關係,政府必須更積極擔當推動經濟復蘇的角色,如以資助及貸款形式支援企業以刺經經濟。伯恩斯坦亦反思全球貿易的負面易響,如職位流失、難民危機、資本泡沫、排外思潮、疫症蔓延、環境破壞、貧富不均,政府的角色因此亦必須改變,扶助中小企業以及提供社會安全網、完善失業保障等。

布榭則關注自二戰以來美國家庭角色的改變,當雙親投入勞動市場時有薪病假及託兒服務成為國人平衡工作及家庭時亟需援助的範疇,而政府理應定立更完善法例令支援中低收入家庭。布榭亦極力排拒新自由主義學派所提出,政府介入市場會損害經濟發展的教條。相反其認為正正是政府補充市場此類範疇的不足,可促進經濟更完善增長,亦可重建美國勞動市場薪酬水平。布榭亦主張在《新冠病毒疫情援助救難經濟安全法案》(CARES Act)到期後,應繼續發放每周600美元的失業援助。

當選總統喬·拜登提名的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塞西莉婭·勞斯(Cecilia Rouse)於2020年12月1日星期二在德爾威爾明頓的女王劇院發表演講。 (美聯社照片)

此三名經濟顧問委員會的學者提出的主張乍聽似是進步,其在拜登的競選及過渡團隊中工作,亦有份制定其總值7,750億美元的十年計劃,當中包括託兒及幼兒教育補貼及稅務寬免、護老服務等主張。另外拜登競選時提出的公共選項醫保、15美元最低工資、低收入人士的大學學債寬免等政策,亦令眾多渴求改革的民眾引頸以待。然而拜登內閣的軍工說客和投行代表紛紛回朝,伯恩斯坦等又明言不主張根本性的變革,拜登早前更向華爾街承諾在其治下不會根本性的改變。

究竟在特朗普四年民粹統治後,拜登所代表的奧巴馬舊時代精英,是否到意識新時代民眾渴求從結構上實質變革的呼召?而當拜登在參院仍受共和黨控制時,卻對公民團體提出,其不會因國會停擺而以行政命令作出重大變革,如此又能否突破奧巴馬第二任期受共和黨拉布而一事無成的跛腳鴨年代?現在拜登的班底中已有一切所需人才,既有商界代表的舊有精英,亦有略為進步的新派學者,要繼承奧巴馬的第三任期抑或創造名副其實的拜登新政,全憑其一念之間。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