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或委任迪士尼主席駐華 顯示中美關係將趨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明年初就任的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班底陸續公佈,在外交事務起用了多年家臣前副國務卿布林肯(Tony Blinken)為國務卿、退休軍官奧斯汀(Lloyd Austin)為國防部長、前拜登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為國家安全顧問、前助理國務卿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為駐聯合國大使、前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為氣候變化特使等,大多為克林頓及奧巴馬時代的舊人。而布林肯被爆出在野期間成立戰略顧問公司西廂執行團(WestExec Advisors),主打為客戶為提供進入中國市場的援助,再加上早前報道克里家族與拜登之子亨特在中國的種種生意瓜葛,也觸動不少美國政界中人的神經。而恰在此時坊間傳出在華有大量生意的迪士尼主席艾格(Bob Iger)有意出任駐華大使,亦再次惹起美國對華外交事務上政界與商界角力的討論。

事實上駐外大使一職一直為美國政治酬庸最常見的例子,長期佔美國外交系統的三份之一之多。上屆特朗普上台後,委任以100萬美元資助其就職典禮的金主兼酒店業大亨桑德蘭 (Gordon Sondland)為駐歐盟大使一職便曾惹來各界批評,而其委任的駐匈牙利、比利時、以色列、英國、奧地利、南非、羅馬尼亞等,多是特朗普或共和黨東主,或跟總統本身有私人關係或生意往來。雖然此事在美國政壇已是見怪不怪,但由於中美既競爭又合作的複雜關係,美國駐華大使一職一向由州長或參議員等政治幹練的人物出任,因此當艾格的名字浮現時,立即引起外界的眼球。艾格本身亦為拜登金主,曾於選舉期間親自掏出25萬美元作為拜登的競選經費,並捐出8.5萬美元資助民主黨各地的國會候選人,連同迪士尼旗下企業及高管以及荷里活業界為拜登財源之一。

2016年6月16日,上海迪士尼樂園正式開幕,上海市長韓正、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和迪士尼首席執行官羅伯特·艾格剪彩。(图源:Reuters/VCG)

艾格被指親華

而艾格早於90年代便曾隨團訪華,就馬田史高西斯一套同情達賴喇嘛的電影《活佛傳》向北京政府負荊請罪,而與中共領導人打上交道,並以習近平父親習仲勛1980年暢遊迪士尼樂園的一張照片,與習近平相識。2005年艾格繼任成迪士尼行政總裁,便致力與北京接洽爭取在上海興建另一個迪士尼樂園,並與後來官拜政治局常委的汪洋及韓正在開幕禮上剪綵。曾稱其要在中國製造一個真實的迪士尼而又富中國獨特色彩的體驗。不過近年當中美關係出現裂縫,此批一直在中國市場賺取巨利的美國企業便登時立入尷尬的位置。去年香港反修例風波侯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表態支持港人而令NBA被中國政府禁播,迪士尼旗下的ESPN因與中方合作而遭到非議。艾格當時便三緘其口,稱如果要在此事表態而令公司蒙受損失,將會是一個大錯誤。

當迪士尼電影《花木蘭》的女演員劉亦菲因發表過撐警言論,而遭網民揚言抵制,迪士尼亦懶理指控仍然在疫市期間在中國上映電影,卻被影迷發現電影片尾出現對中國新疆吐魯番公安局、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員會宣傳部的致謝詞。吐魯番公安局被指是新疆再教育營的負責管理單位,而中共宣傳部則是黨國的宣傳機器,而迪士尼與之合作亦被醜化成在集中營旁邊牟利。對此迪士尼則表示對當地協助拍攝的單位表感謝為正常不過的業界做法,並無不妥,仍引來人權組織以及英美政界批評。因此此次艾格成為駐華大使人選便引來輿論關注,《華盛頓郵報》發表評論文章便指,拜登政府不應將艾格或任何娛樂界巨頭主導對華關係。其又指美國傳媒大亨長年討好習近平及中共,若以他們放上如此關鍵的職位,將會令人以為美國政府亦會向中共叩頭的災難性訊息。

2020年5月11日星期一,上海迪士尼主題公園重新開放,戴著面具的遊客進入公園。遊客數量在初期會受到限制,而且必須提前預訂。該公司表示,將增加清潔工作,並要求遊客在排隊遊覽各個景點時保持一定的社交距離。 (美聯社照片/山姆·麥克尼爾)

經濟利益主導格局

不過美國政界與商界對華的態度又是否有很大分別?最近奧巴馬最新推出的回憶錄《應許之地》中,便談及一次訪華之行。當時其在北京一所酒店下榻,隨行的商務部長並後來成為駐華大使的駱家輝回到酒店房間時,發現兩名中國國安人員正在房內翻閱其文件,而旁邊的客房服務員猶如沒事發生般低頭打掃房間。當駱家輝問國安人員在做甚麼時,兩名國安不發一言逕自越過他身旁出門離開,而客房服務員則未曾抬頭只管繼續打掃。其後奧巴馬與胡錦濤及中方人員會面時,卻完全沒有提及事件,奧巴馬表示因認為他們要跟中國做的生意太大,美方亦同樣有做諜報工作,只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此按下不表。奧巴馬亦盛讚中共把數億人脫貧為一大成就,又認同克林頓及布殊鼓勵中國融入全球經濟的決定,因一個混亂窮困比繁盛的中國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威脅更大。

在經歷中美貿易戰、新疆再教育營、香港反修例風波、新冠病毒大流行後,美國社會一片反華聲音,奧巴馬此際推出的回憶錄對中國依然有如此正面評價,可見其所繼承自尼克遜訪華、卡特與北京建交、克林頓對華貿易關係正常化、布殊邀請中國入世的交往政策思維未出現大轉變。縱使拜登在競選期間跟特朗普鬥對北京強硬,其起用的外交團隊成員皆為克林頓及奧巴馬時代舊臣,當中亦有不少與北京長年打交道,在華有不少生意來往,除了蘇利文對以往的新自由主義外交路線有所反思外,難以看出其餘官員有着如特朗普內閣的根本性逆轉。最新例子莫過於與中共領導層甚有交集亦在中國有龐大生意的艾格,成為拜登的駐華大使人選,也可看出縱然《華郵》稱美國應被將國家利益置於個人利潤的人代表,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似乎與美國商界的利益是一致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