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為求翻盤的終極一搏 美國政治體制要重拾公信力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美國新一屆國會於周日(3日)召開,然而大選的結果爭議仍然不斷,不僅參議院的控制權懸而未決,總統特朗普欲推翻大選結果的「制止偷竊」(Stop the Steal)行動亦未止。繼日前12名共和黨參議員聯署稱會於周三(6日)確認拜登當選的兩院聯席會議上提出反對後,又有傳媒爆出特朗普向喬治亞州州務卿施壓,要求對方推翻選舉結果的錄音,引起全國嘩然。多個撐特組織包括民兵團體「驕傲男孩」亦糾集支持者到華盛頓聲援,市長下令國民警衛隊戒備,氣氛甚為緊張。

美國大選紛爭歷史上時有發生,上屆希拉里大熱倒灶而飲恨時,俄羅斯干預大選並與特朗普陣營勾結之說便甚囂塵上。不過經歷聯邦調查局及後來特別檢察官米勒歷時近兩年的調查後,不少特朗普下屬紛紛因欺詐、洗黑錢、假證供等罪名下獄,卻依然未拿出特朗普勾結普京的罪證。特朗普也以此作為反撃民主黨人的黨爭理由,自稱遭政敵誣陷,並飽受主流媒體假新聞抹黑,加深了其支持者的政治及傳媒建制的不信任。因此當特朗普選後不斷散播選舉被偷走的陰謀論時,竟有逾三份之二的共和黨選民認同其說法。

特朗普於2021年1月4日在美國佐治亞州道爾頓參加共和黨參議員凱利·呂弗勒的競選活動,決定佐治亞州參議員兩個席位的決選。路透/布萊恩·斯奈德

賠上政治穩定的操作

社交媒體瘋傳疑似選舉舞弊的新聞,縱有Twitter及Facebook加上事實核查的標籤,由於其黨派立場明顯及打壓異見的往績,也不被反建制的網民信任。就連保守派旗艦的霍士新聞台金牌名嘴卡爾森(Tucker Carlson)也曾轉述有死人投票的新聞,當其後有傳媒發現報道不符事實後撤回並道歉,但此類假新聞已牢牢刻在特朗普支持者的腦裏。而霍士在特朗普大力宣揚「制止偷竊」論述時未有完全跟隨特朗普起舞,又在大選日時率先確認拜登勝出亞利桑那州,皆令特朗普與霍士關係瀕臨破裂,更遭特朗普支持者抵制。

與特朗普分道揚鑣者還有以麥康奈爾為首的共和黨建制派,很早階段便跳船承認拜登為當選人並與特朗普割席。不過亦有共和黨人選擇站到特朗普一方,以克魯茲、霍利為首的12名共和黨參議員聲言挑戰六個關鍵州份的選舉人票結果。然而反對議案須於參眾兩院均獲過半數方能通過,羅姆尼為首的黨內反特派已聲言會否決議案,克魯茲等人推翻選舉人票結果機會微乎其微。克魯茲等人的行為明顯是做樣表忠,目的是取悅特朗普及支持者,為了其兩年後爭取連任鋪路,甚至為其四年後爭取總統大選入場券撈取資本。

拿國家的民主選舉的認受性及總統權力的順利和平交接,作為撈取自身政治利益的籌碼,足見此批政客的道德是何等敗壞。不過此亦不限於特朗普及共和黨人,民主黨人四年以來一直渲染特朗普私通普京的「通俄門」陰謀論,主流媒體淪為黨爭的輿論工具,皆加深了人民對體制的不信任,令政府及傳媒的公信力每況愈下。當特朗普一個視潛規則及精英形象如無物的政客操作上來,如此以人民利益及既定體制為籌碼,撈取個人利益的黨爭顯得更為露骨和赤裸,對於整個美國民主憲政和形象都造成莫大的損害。

2021年1月4日,華盛頓白宮附近的橢圓形廣場搭建了一個舞台,為1月6日的集會做準備,國會計劃在這一天召開會議,正式確定總統選舉結果。 (AP)

特朗普必須下台

縱使特朗普扭盡六壬謀求推翻選舉結果,美國權力分散互相制衡的制度暫時亦令之沒轍。先有各級法院拒絕受理特朗普的選舉訴訟,繼而有喬治亞州務卿面對威脅拒不受命,再有兩院議員勢將駁回其推翻選舉人票議案。縱使主持聯席會議的副總統彭斯受壓要求其拒絕確認拜登當選,但一直對特朗普忠心耿耿的彭斯在憲法面前亦不敢造次。有民兵團體在內的特朗普支持者計劃屆時包圍國會,亦引起十名前防長包括共和黨錢尼、倫斯斐等聯署反對出兵解決選舉爭議。面對各方的重重阻力,特朗普根本沒有可能不下台。

不過美國政界要走到此步,亦看得到當今社會是何等撕裂、政府及體制的公信力是何等低迷、人民對統治精英又是何等的不信任。美國數十年來在新自由主義體制下,大量權力及財富漸由民間轉到精英手上,政客漸漸脫離生活質素不進反退的普羅大眾,反而卻游走與財閥巨賈沆瀣一氣成為超級精英階級一份子。特朗普的崛起雖為選民對華盛頓的反撲,卻也加劇了政爭及分化。特朗普的故事證明,好的制度儘管可以防止腐敗者作惡,仍始終改變不了腐敗者本身。究竟在特朗普的瘋狂四年後,華盛頓醒覺了多少?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