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世衛考察重要 完善體制更重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世衛新冠病毒溯源國際專家組,將在周四(14日)抵達最先爆發疫情的中國考察。一 些人或會覺得,到了現在才「溯源」是姍姍來遲,因為一年過後許多「環境證供」已不復存在。但更重要的是世衛和中國一些客觀存在的體制問題,特別是疫情管理機制,不見得會因一次考察就可獲解決。我們既已經歷並深刻反思過往一年的種種,其實更值得思考如何在危機後把握進步的契機,而今次世衛來華考察,便可成為進步的起點。

2019年12月底,武漢市衛健委首次公開通報27宗不明肺炎病例,當時肯定有不少人等閒視之,沒有預計到疫情會引發武漢封城、全國停擺,甚至全球大爆發。在這個過程中,大家都意識到人類「失去2020年」,既有人選擇在疫情中互相扶持,但更多的是指摘。

處於爭議中心的無疑是中國和世衛。對中國而言,外界指控其隱瞞,事實上武漢市政府確實高估了自身的防控能力和低估了疫情嚴重性,壓制了疫情資訊傳播,為了規避壓力和保住過年氣氛,暗地裏淡化疫情,甚至強硬「處理」李文亮醫生等「吹哨人」。至於世衛,包括港人在內的許多人都在指摘這個理應保障全球公共衛生的機構疏於職守,過份遷就中國,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甚至聲言世衛應改稱「中國衛生組織」。

世衛偏幫中國的指控是流於偏見,但世衛應對不力也是事實。而在這背景底下,世衛專家組今次考察中國,部份自視「失去2020年」的人必然會以放大鏡看待世衛的表現,徒增世衛必須「找到罪證」的壓力,否則就會坐實遷就、甚至偏袒中國的指控。有情緒可以理解,只是在這個過程中,只會流於指摘,看不到暗藏的種種結構性弊端,而克服這些弊端,才是世界在吸取新冠疫情教訓後已經成熟起來、並預備好打下一場將來必然出現的疫症的表現。

2020年1月28日,習近平在北京會見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新華社)

公共衛生治理體系必須改革

世衛專家組來華考察,是值得肯定的,但畢竟只是考察而已。這個組織的問題在於缺乏調查實權,只能提供沒有約束力的建議。這其實是一個牽涉全球治理的問題——早在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時,世衛亦在淡化疫情的美國政客面前束手無策。世衛本應在當時就作出實質改革,可惜因為H1N1流感的影響範圍沒有新冠疫情那麼大,未能引起人們對世衛體制缺陷的關注,致使改革沒有啟動。如今,新冠肺炎已導致9,000萬人感染,194萬人喪生,全球領袖應該在疫情一周年之際,思考為世衛擴充政治權力,讓它更好地發揮全球公共衛生治理的作用了。

至於被一些人視為「新冠罪魁」的中國,也有改革公共衛生治理的迫切性。中國在2003年「沙士」後建立了傳染病直報系統,但它顯然在預報今次疫情上失靈。其實,問題並不在於有沒有系統,而是在於具備專業知識的疾控系統人員沒有行政權,而負責指揮的衛生系統官員卻未必懂得傳染病,更要命的是,這些官員在現行高壓的政治體制下,擔心如實公佈疫情可能引發「惡劣政治影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下唯有選擇限制信息。未來,內地有必要在重大疾病預防問題上給予專業人員更多空間與許可權,最緊要的,是賦予疾控中心對外發布訊息的實權。

對於世衛專家組來華考察,我們樂見其成,希望他們可找到一些有關疫情爆發的資料,這對弄清真相有幫助。但這些工作卻無助於解決體制上的不足。真正有意義的,在於如何為未來的公共衛生挑戰建立有效的應對機制,這就必須由世衛,中國,以致其他們國家積極改革。十九世紀德意志哲學家黑格爾說「歷史給人類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從來不吸取教訓」,希望我們的官員能夠切實思考如何在危機後把握進步的契機,不要讓死於疫情的人白白犧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