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服了Google的澳洲給香港政府上一課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澳洲主流媒體「西部七號傳媒公司」(Seven West Media)在香港時間周二(16日)宣布與Google達成付費協議,並將向Google提供新聞內容。雖然雙方沒有透露詳細條款,但Google沒有如早前聲言撤出澳洲,而是在談判桌上處理爭端,象徵這家科技巨擘在澳洲政府面前就範,有利澳洲政府加強規管巨企,要求巨企付更大的社會責任。

去年12月,澳洲政府向國會提出《新聞媒體議價法令》草案,草案通過後,Google和Facebook等科技平台在轉載和傳播當地媒體新聞內容時,要向所屬媒體支付版稅,條款由雙方協定。Google拼命反對,更一度稱會停止在澳洲提供搜尋服務,情願兩敗俱傷。政府沒有屈服於Google威脅,加上Google的對手微軟支持新法案,Google獨力難支,遂先與個別小型和地區媒體簽訂付費協議,現與西部七號達成夥伴關係協議。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2月1日表示,若Google把搜尋引擎服務撤出澳洲,微軟(Microsoft)也有信心旗下搜尋引擎Bing能填補市場缺口。

澳洲政府向科企步步進逼漸見成效

澳洲政府認為Google搶走大量印刷媒體讀者之餘,更透過演算法操控讀者閱讀甚麼新聞,扼殺媒體的生存空間,尤其是小本經營和地區媒體。那邊廂,巨企透過收集用戶瀏覽喜好數據,徵收搜尋器內容廣告費用賺取巨額盈利。因此,政府引入新法例,透過合理付費制度平衡當地媒體和科技平台的地位,壯大當地媒體的資源,而且營造對等的談判環境。對Google來說,最大的威脅來自一旦雙方談判失敗,法例會要求第三方介入仲裁,結果可能對Google更不利,媒體機構因而可以在談判時爭取更有利的條件。

澳洲不是全球首個成功要求Google為新聞內容付費的地方,例如Google上月21日宣布願意向法國媒體業界付版稅,但澳洲的例子為各地政府制止科技巨企權力過大、規避稅款的力量打了強心針。事實上,澳洲在2019年底曾成功運用法例向Google討回4.81億澳元(約29億港元)的稅款,該稅款是因為Google原先把在澳洲交易的銷售額計入其他低稅國家的帳目。連同微軟、蘋果和Facebook,澳洲收回12.5億澳元(約75.4億港元)稅項,緩解聯邦政府緊絀的財政。

2021年1月22日,Google威脅將從澳洲撤出搜索引擎。(Reuters)

針對科網巨企徵稅 對港的危與機

澳洲政府嚴打科技巨企一事對香港有甚麼啟示?首先,就新聞內容付費方面,科技平台有否向上載於平台新聞頁面的本地媒體付費?如果沒有,政府宜參考澳洲做法,與新聞業界制訂有約束力的法例,迫使平台與媒體談判。若在一定時間內無進展,則要引入第三方仲裁。甚至廣泛而言,國際科技巨企有否在香港繳付基於本地交易利潤而產生的稅項(例如Google把亞太區的廣告收入記入新加坡帳目),過往鮮有相關文獻。政府應展開研究,探討如何立法討回稅項,並規劃如何善用新增稅款。

隨着愈來愈多國家不滿科技巨企自肥,不少國家致力阻止巨企透過稅務天堂避稅,全球稅制將會面臨大幅改革。在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去年《財政預算案》提醒,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倡議訂立「全球最低稅率」,意即包括科技巨企的公司日後難以因為註冊避稅天堂而省稅。全球最低稅率的討論本來在去年中完成,新冠肺炎大流行雖然推遲了進度,但亦因為疫症導致各國財赤,政府更積極向科技巨企等的疫情受惠者開刀,OECD秘書長Angel Gurría表示若各國於本年中再無共識,多達40個家會自行籌備和推出數碼稅。去年陳茂波稱會與稅務專家、學者、商界人士成立小組研究稅制問題,他應在今年預算案交代進度,好讓港人安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