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政府向Google和Facebook動刀有理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澳洲政府正計劃推出新媒體法案,要求Google母公司Alphabet和Facebook等互聯網巨擘在轉載和傳播當地傳媒的新聞內容時,必須先向傳媒支付版稅。Google不但在上周五(22日)指稱計劃無法執行,更威脅要中斷當地的搜尋引擎服務以作回應,而兩間美國企業所在的美國亦要求澳洲撤回法案。

澳洲政府正制定法律,強制要求科網巨頭企業須支付新聞內容版稅。若然新法通過澳洲將會成為全球首例,並改寫現時互聯網生態和商業模式。據澳洲媒體報導,如果新法通過後Google和Facebook仍拒絕支付版稅,最終將會面臨最高1千萬澳元的罰款。不過Google澳紐行政總裁Mel Silva在參議院的聽證會上反批新法「無法執行」,有違網上信息自由流通,同時亦藉此提出反制,表明在相關的財政與運營風險下,公司看不出有何辦法繼續在澳洲提供服務。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亦有遞交書面陳述,促請澳方放棄立法,表示應該由科企自願付費予傳媒,並謂轉載新聞的價值難以客觀釐訂。

澳洲悉尼的澳洲新聞集團編輯總部入口。(Getty)

無本生利的惡霸?

向來支持美國科企在各地市場擴張的美國政府有此立場,可謂不令人意外。惟若科企一早自願付費,又何以會弄到立法強制這一步?期望謀利的企業自願分享利潤,實在是令人費解的想法。雖然Google在當地的搜索引擎市佔率高達九成,一旦撤出將直接影響大部份網民,但澳洲政府以顧及當地新聞業的營運前景為由,尚未作出任何讓步。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強調,企業「能在澳洲做什麼,規矩由澳洲制定。誰願意按規矩辦事,無任歡迎,但我們不會回應任何威嚇」。一些澳洲議員亦批評Google「勒索」以及「欺負民主體制」。

澳洲政府認為,Google搜索引擎縱然是其國民的生活必需品,但在市場競爭欠缺下,企業應該要向媒體機構付出「合理價錢」購買內容,這才能支持新聞業營運財政所須,維繫行業在民主體制的功能。據澳洲政府的數據,自2005年至今當地印刷媒體的廣告收益跌幅達75%,連帶疫情對經濟的衝擊,近期已有不少媒體機構需要倒閉或裁員,不利民主社會健康發展,表達意見。反觀科網巨擘的發展卻是如日方中。現時每百美元的數碼廣告開支,已有81美元流向Google和Facebook,而2019年澳洲Google單是廣告收入已高達43億澳元。更重要的是,兩者的商業模式不但是無本生利,亦有損害民眾私隱之嫌。其透過收集其用戶的網上活動,並借助大數據分析出用戶的消費習慣、興趣和品味等,繼而投放量身訂造的廣告到用戶眼前。這不但成了澳洲政府向Google動刀的有力理據,亦是歐洲不少國家開始推出數碼率,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政策源起。

儘管有人質疑莫里森的立場背後有政治利益考慮,認為新法案是幫助傳媒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令版稅成為其傳媒帝國的收入來源,而梅鐸旗下的澳洲新聞集團也有進行遊說工作。不過如同墨爾本斯威本大學的講師Belinda Barnet指出,這新法不但會使梅鐸受惠,也是使澳洲廣播公司、《衛報》和地方小報得益,故不論有否政治利益計算,這肯定也是裨益傳媒行業的政策。

目前難以預料爭議將如何落幕,但Google去年亦曾在其他國家化解過版稅爭議,故相信Google最終亦未必會極端地撤出市場。Google去年四月與個別的法國新聞機構達成協議,表明願意支付使用Google新聞的內容版稅,並將相關內容置於付費內容「News Showcase」,而報酬的計算方式則根據內容的貢獻,出版物數量或每月互聯網受眾數目等條件。由此可見Google並非全然拒絕支付任何版稅,更關鍵可能在於澳洲當局的法案令Google無法與個別傳媒協商費用,使其議價優勢大減。故相信兩方討價還價後,或者找到中間落墨的方案。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