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會貌合神離 美國回來了但已不如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七國集團(G7)在上周五(19日)舉行視像峰會,一如所料除了討論應對新冠疫情的急務之外,就是圍繞如何應對中國崛起的問題。這次G7峰會的其中一個亮點是拜登接替了特朗普出席峰會,強調華府「重返國際舞台」,打算發揮美國的領導力重新團結盟友應對挑戰。雖然這大有一副「美國回來了」的氣勢,但當下G7各國在中國問題上卻各有各的打算,即使美國想重新整合力量對抗中國,也並非如此簡單。

出身傳統政客的拜登有別於特朗普,其政府放下了特朗普「美國優先」政策,主張與盟友聯手對抗中國,的確令一些歐洲盟友期盼歐美關係能重回昔日的「好日子」。然而,時移世易,歐美終歸難以全面恢復到從前的狀態。現實的環境與發展說明,歐洲並不願意完全跟隨美國對抗中國的步伐。這點在這次G7峰會中尤為表現出來。

圖為2021年2月19日,七國集團舉行視像會議,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和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於布魯塞爾準備出席。(AP)

價值觀外交面臨瓶頸

英國首相約翰遜去年5月醞釀將G7加上韓、印、澳三國組成「民主十國」(D10),上個月在G7峰會召開之前再重提這建議。約翰遜的D10計劃旨於組建一個減少對中國華為等的技術依賴的技術同盟,以及應對「非民主國家」的影響,可視為其附和美國圍堵中國的願望的獻計。但不論如何,D10的建議最終在G7內部面對質疑而不得不擱置。《澳州人報》引述消息指,意大利表明擔心G7成為另類的「圍堵中國聯盟」,影響到中意關係,法國也擔心加入太多國家會削弱歐洲在組織內的影響力。加上一向對德中關係非常小心的德國,也不太可能同意這種明白圍堵中國的建議。

G7峰會結束,七國似乎未能就對應中國提出具體的方案。拜登政府重歸「價值觀外交」的牌路,強調要一起應對中國和俄羅斯等「強權」的挑戰,經濟上要合作建立一套規則對抗「違反美方價值」的中國政策。但其他國家卻沒有這麼強調價值觀,G7的聲明只提到要尋求應對中國「非市場導向」的經濟政策以確保一個公平的全球多邊貿易體系。當中少談美英集團近年常掛於口邊的價值觀,只是強調公平貿易,也合乎歐洲習慣的口吻。

以個別國家而言,德國總理默克爾直指G7希望與G20,特別是中國加強合作,更是淡化了圍堵中國的色彩。即使曾提出D10建議的英國首相約翰遜,也無視《港區國安法》、新疆問題、及CGTN與BBC等中英外交風波,2月中時在陸、港企座談會表示自己是「熱心親華派」(fervently Sinophile)。這都反映了,美國的「價值觀外交」並未能在G7中發揮到關鍵作用統合盟友,各國基於現實的考慮也有自己的打算。唯一能達成共識的只有建立「一個公平的多邊體系」。這個公平的多邊體系是歐洲一直強調想要的,但似乎未能滿足美國的胃口。

圖為2月19日英國首相約翰遜在倫敦透過視像主持G7領袖會議。(AP)

不尋求新冷戰

除了價值觀外交未能提起關鍵作用之外,美國對G7等盟友所譜出對華戰略也欠缺一個清晰的立足點。拜登在G7峰會向盟友強調不是在尋求「新冷戰」,但卻一直提着要聯合一起對抗中國,大有圍堵中國的傾向。這種既想圍堵,但又不想搞「新冷戰」,與其說是有戰略彈性,更似是政策欠缺方向,不得不在特朗普主義與傳統外交之間猶豫不決。觀乎現時美國對華的政策保留了不少特朗普時代的強硬因素,在香港與新疆問題強調價值觀,亦強調與中國存在不公平貿易。但拜登又不得不向現實作出妥協,承認無法與中國脫勾,也封鎖不了中國的影響力。

美國的對華戰略至今仍未有一個完整的藍圖,繼續高舉「應對中國」的大旗,只像是不斷呼籲盟友正視問題,但自己卻提不出什麼應對方案,也說不出這樣做對盟友能有什麼具體利益。空洞化的對華戰略在G7中顯然未能提起這些歐洲盟友的強烈興趣。從G7峰會可以看出,美國雖然是回來了,但這個美國卻不再是以往的那個美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