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州長捲入性騷擾醜聞 建於浮沙的政治人氣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美國反性侵犯及性騷擾的#MeToo風潮持久不絕,最新被圍攻的對象為民主黨紐約州州長科莫(Andrew Cuomo)。科莫分別被三名女性指控其對之性騷擾,例如向其幕僚上下其手、強吻對方、更提議一起玩脫衣撲克。另外一名助理則稱被科莫曾問及其性生活,曾否與年長男性上床,再多一名女性指其出席婚禮時被科莫問可否親吻。本來科莫已因隱瞞州內護養院染疫死亡人數的醜聞受猛烈抨撃,現又爆出多宗性騷擾指控,曾揚威全美的抗疫英雄於短短一年內被打成眾矢之的。

在去年初新冠病毒在美國爆發時,科莫親身上陣肩負起抗疫先鋒的重任,連續兩個多月馬不停蹄舉辦共111場的疫情記者會,為紐約州民提供疫情最新資訊,迅速成為全國的新聞焦點。其又抵擋住時任總統特朗普要求盡早解封的施壓,與白宮針鋒相對據理力爭,批評聯邦政府向各州提供的防疫物資不足,亦贏得自由派極大掌聲。科莫的疫情記者會更因此獲頒艾美獎,風頭一時無兩。當其時民主黨總統初選拜登與桑德斯相持不下,有自由派甚至提出徵召科莫代表民主黨出選,可見當時的科莫的強勁人氣足以問鼎白宮。

2020年3月2日,星期一,紐約州長安德魯·科莫(左)和市長比爾·德布拉西奧在紐約討論州和市應對冠狀病毒傳播的準備工作。 (美聯社照片/馬克世貿)

舊作風與新時代

不過一年過後科莫的醜聞卻接連引爆,首先是紐約州檢察長發表的報告揭發科莫刻意瞞報州內護養院染疫死亡人數。衞生官員公開數據顯示,估計有1.5萬護養院患者死於新冠病毒。然而紐約州政府的官方數字僅為大約8,700人,估計近一半死亡數字被瞞報。事後科莫雖承認責任並向公眾道歉,卻已令其抗疫英雄的形象蒙上污點。加上此次連串的性醜聞,更令其備受黨內外圍攻。科莫為事件向事主致歉,又稱自己上了重要一課,並稱自己的行為源於其同為紐約州長的先父馬里奧(Mario Cuomo)熱情待人的作風。

科莫要出動到其老父,亦是要喚醒紐約人上世紀80、90年代的懷舊情感,為自己爭取同情心。要知道其先父馬里奧在紐約州政壇叱吒二十年,並於在1983至1994年間出任紐約州長,為民主黨內的一方之雄,亦被視為總統熱門人選。科莫亦繼承老父意大利人率直感性的形象,在抗疫期間更擼起袖子,親力親為直接與州民對話。不過其舊年代的政治,顯然通過不了廿一世紀#MeToo的新世代檢驗,社會已愈來愈不接受像科莫般的男性上司,以此種自以為無傷大雅的黃腔對話或「熱情款待」,也足見科莫已追不上新時代的自由派標準。

事後有科莫支持者為之呼冤,指現今#MeToo運動過於敏感,又指民主黨人不應再戕害自己人。不過當2017年特朗普上台,全國政商界及職場掀起#MeToo風潮,不僅共和黨人中箭下馬,連參議員弗蘭肯(Al Franken)也因被多名女性指控其性騷擾,遭黨內逼宮而辭職。而總統拜登去年競選時,亦被翻出多宗涉嫌對女性性騷擾的舊賬,甚至有前女下屬指控曾遭其性侵。不過當時選戰極為熾熱,主流媒體亦以證據不足為由鮮有報道。不過如今受眾矢之的的特朗普既已卸任,公眾的焦點只會落於每個政客身上,#MeToo亦不會因此結束。

CNN新聞主播Chris Cuomo在2019年5月15日在紐約WarnerMedia Upfront,以及紐約州州長Andrew Cuomo在2020年3月23日在紐約舉行的新聞發布會。克里斯·庫莫(Chris Cuomo)在2021年3月1日告訴觀眾,他“顯然”無法承擔對他的哥哥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的指控。 (美聯社照片/文件)

隨意浮動的中立標準

當去年疫情爆發之初,科莫在黃金時段接受其於有線新聞網絡(CNN)擔任主播的胞弟基斯(Chris Cuomo)的訪問,基斯忽而提及其母親惦記着科莫着他回家探望,又比較兩人誰鼻子較大、誰更得母親疼愛等溫情對白,為科莫提供免費政治宣傳令之人氣大增,亦為CNN帶來可觀收視。但當科莫被爆出性醜聞時,基斯忽而嚴守新聞專業倫理,稱自己是其胞弟因而不能報道有關新聞,也再次反映主流媒體隨意浮動的新聞中立標準。自由派媒體及民主黨人此次能否同樣以同一標準向科莫問責,也將勢必引來公眾的審視。

從抗疫英雄到眾矢之的,科莫的崛起與殞落也足見美國政客及主流媒體以政治化粧及形象工程導向輿論的現象。然而此種人氣終究建築於浮沙之上,尤其當隱瞞染疫死亡數字、對女下屬性騷擾等醜聞,超越公眾對政客要求的基本標準。科莫雖有先父多年來在紐約打下來的江山、又有其胞弟新聞界的人脈,仍難以彌補大受打撃的形象。其加上現正被發動罷免的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也足見民主黨人在地方遭遇的挑戰。身為一國之首的拜登若不把政治人物的水平提升至廿一世紀新世代的標準,亦將難以長期獲得國人支持。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