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煙不只有煙稅一個方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據《華爾街日報》周一 (19日)報道,美國拜登政府正考慮要求煙草商將香煙的尼古丁含量封頂,以及禁止販賣含有薄荷醇的香煙,以回應民眾早年提出的請願書。儘管上述部分提案已在其他國家陸續試行,但相比之下本港的相關討論卻是少之又少,反而僅着眼於煙草稅的禁煙效用,局限了可行的控煙之道。

《華爾街日報》早前引述匿名消息,指華府正打算大幅收緊煙草市場的產品規限。建議不但欲降低捲煙裡的尼古丁含量至不上癮水平,同時也考慮禁止販賣薄荷捲煙,以促使煙民戒煙或轉用危害相對較小的代替品,如尼古丁香口珠或電子煙等。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表示,建議不但是要回應幾年前公民請願書的最後限期,同時亦欲遏制年輕人的吸煙習慣。這提案是聯邦政府首次提出,加州和麻省政府在去年更已通過相關禁令。

美國拜登政府正考慮要求煙草商將香煙的尼古丁含量封頂。(視覺中國)

薄荷捲煙更難戒

據FDA的資料顯示,美國現時至少有1,950萬人是薄荷煙煙民,其中以非洲裔佔比最大,其次為西班牙裔和亞裔,而白人煙民吸食薄荷煙的數量則最少(28.7%)。雖說薄荷醇這種添加物亦可見牙膏和香口膠等日常用品,但也有研究指捲煙的薄荷醇將使煙民更難戒煙。故是次可算是繼2009年FDA首次禁止使用櫻桃、朱克力等香味香煙的跟進行動。

數到控煙最嚴格的地區,歐盟可說是佼佼者。為響應世衛在2003年5月通過的《煙草控制框架公約》,歐盟早在2016年已就煙草製品的口味制定統一規定,並在同年推行調味劑管制,及後更在去年5月擴大至所有薄荷醇香煙。換言之,現時歐盟成員國裡的煙民只有傳統香煙可以選擇。

港式控煙因循守舊

相比之下,本港行政和立法機關除了在新型吸煙產品的立法爭議膠着外,多年來亦鮮有討論多管齊下的控煙辦法。上世紀90年代政府繼續規管煙草廣告、設定焦油含量上限和增加健康忠告,隨後港府僅得劃定禁煙區範圍算是力度較強的政策,惟此早在2009年已全面執行。過去多年政府和立法會除了提高煙稅外,已不見有提及其他方法控煙。但值得一題的是,2009年時任立法會議員陳茂波曾問及政府會否訂明在港出售香煙的尼古丁含量上限時,政府的回應僅強調「立法限制煙草產品的尼古丁含量不能降低吸煙率及減低對健康的危害,戒煙是唯一可減低吸煙者患上疾病的方法」,可見政府對此事並無循序漸進的處理手法。

雖說現時本港煙民數目僅佔人口約一成多,但煙草市場不但充斥薄荷香煙,更有提子、檸檬、香橙、雲呢拿等煙草製品,這亦大大增添煙民的戒煙難度。政府除了可以參考上述兩地,研究規管香味和薄荷香煙,同時亦要多管下齊建設無煙城市,例如引入口含煙(Snus)以減少煙草煙霧對他人的影響,又或是將法定吸煙年齡逐年上調,這都可以逐步將控煙範圍擴大,以減少新增的吸煙人口。

從控煙一事可見,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可以眾多,考驗政府官員是否懂得多管齊下,以不用誘因或罰則推動政策。若然政府只知因循,未有靈活變通,問題難免延宕日久。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