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籠洲街市變「死場」 食環署應負責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公眾街市的管理粗疏,2018年已遭申訴專員公署作主動調查,但是三年過去,租務管理問題仍未完全解決,多個舖位持續丟空,甚至有整層街市關閉逾十年。負責管理街市租務的食物及環境衛生署既是浪費公帑,亦無視市民對舖位的熱切需求。

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撐基層墟市聯盟及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近日就食環署的街市空置問題進行調查,發現2020年全港共有超過1,800個空置及凍結檔位,空置率達13.5%,其中灣仔燈籠洲街市的整層街市更丟空十年。

團體以灣仔燈籠洲街市旁邊的店舖單位平均呎租130元作為參考,指出即使政府是以市價四成租出舖位,政府每年已能收到近127萬。(資料圖片)

需求旺盛空置率高?

團體以灣仔燈籠洲街市旁邊的店舖單位平均呎租130元作為參考,指出即使政府是以市價四成租出舖位,政府每年已能收到近127萬,而燈籠洲街市自2010年起關閉一樓全層至今,近逾10年政府共計已少收了以千萬元計的收益。

灣仔燈籠洲街市位處於銅鑼灣渣甸街,與銅鑼灣站只相距約數分鐘路程,到處商廈店舖林立、人流密集,可謂是港島區內的一處黃金地段,其空置率之高與當區的營商環境難言相符。而同樣的街市「死場」情況,也不是燈籠洲街市獨有,其中元朗同益街市的空置率高達60%,榮芳街街市、流浮山街市空置率亦分別近三成。相反即使香港面臨疫情,世邦魏理仕發表的最新香港商業房地產市場數據指出,現時核心區的工商舖空置率亦只是17.8%。街市舖位租金普遍低於同區其他舖位,但部分街市的空置率反而高於工商舖,食環署在租務管理上的問題實在值得反思。

燈籠洲街市自2010年起關閉一樓全層。(資料圖片)

小本創業起點 不應忽視街市

街市舖位的丟空,所扼殺的不只是政府收入,也是資本較少但又有志創業者的機會。現時普遍工商舖租金高昂,由食環署管理的街市舖位能以較低廉的價格向市民租出,本應是市民創業的起點。去年底天水圍天幕街市(臨時街市)公開招租時,食環署便收到66倍的超額申請,反應之熱烈已顯示民間對食環街市檔位的需求之大。

街市舖位不只可以用來賣食物或生活必需品等,過去亦不乏創業例子。例如寶湖道街市便有不少買花、改衣的店舖,甚至曾有書店在街市開張。燈籠洲街市位處核心位置,若然食環署有心,定可讓置舖位重返市場,這對食環署是「不為也,非不能也」的問題。若然在銅鑼灣市中心能有一個充滿特色商品的街市,不論是對創業者、藝術家、抑或只是假日遊樂的市民而言,都會是一件美事。

燈籠洲街市自2010年起關閉一樓全層。(資料圖片)

街市變「死場」 租務制度須改

食環署要面對的是他們疏於管理街市,態度怠慢的弊端。灣仔燈籠洲街市現時地下實際上只有十多檔在營運,用作存貨的攤檔比真正營運的多,無疑白白將一幅黃金地段變成貨倉。申訴專員公署在2018年時已曾指出,在食環署沒有限制每名承租人的租賃攤檔數目的情況下,有租用人便違反了攤檔指定用途,租用23個攤檔用作存貨,攤檔平均月租685元,甚至比時下「迷你倉」更方便便宜。這不單嚴重浪費公共資源,更破壞街市的營商環境及氣氛。

在銅鑼灣變成特式街市的構想成真之前,食環署的當務之急應是處理積累多年的「死場」問題,重新審視現時多少街市檔口遭到濫用,點算現時本港能出租的舖位數目,加快向有興趣營商的市民租出舖位,並要以更公平的形式分配不同街市檔位。食環署不能再讓可以成為青年創業起點的舖位無端丟空,甚至淪為其他街市壟斷者的貨倉。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