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當然容得下悼念「六四」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因為新冠疫情所限,今年是連續第二年支聯會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被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而無法舉行。加上政治氣氛緊張,一些人自然擔心香港再也容不下悼念「六四」。但追源溯始,香港人悼念「六四」本來就是出於愛國情懷。在香港政治秩序重構、進入「一國兩制」2.0的當下,「六四」周年更應該讓我們反思其初衷,以至「一國兩制」的真諦。

「六四」事件源於「八九民運」,亦即1989年4月至6月間內地以北京天安門廣場學生為主的示威運動,中共官方後來形容為「動亂」或「政治風波」。組織本港支援活動的支聯會全稱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其骨幹成員多年來除了舉辦紀念「六四」活動以外,亦有發起或參與各種保護釣魚島主權、悼念南京大屠殺的活動。在名在實,支聯會的愛國元素毋庸多言。

紀念民運與愛國不衝突

回想北京學生當年於「八九民運」過程提出的其中一項訴求,就是爭取中共政府承認自己行動「愛國」,而港人在悼念活動提出「平反八九民運」,基本上也只是延續此點,因此無論現時政府對於「八九民運」定性如何,這種訴求可謂始終都是直接以愛國為目標。儘管回歸至今相關活動偶爾會受政治風波影響偏離主旨,組織者及參與者對於愛國的看法亦未必跟官方全然相同,但是這種初心實在不宜遺忘。

況且支聯會近年跟其他本土派組織的關係,相信也足以說明它與其他建制派指責「反中亂港」的組織有一定區別。這樣一個銜頭都寫着「愛國」二字的團體,過去幾年明明被後者譏笑為「行禮如儀」、「大中華膠」,那批作出如斯嘲諷的人當中甚至還不乏明目張膽支持「港獨」者。他們拒絕參與悼念「六四」活動原因正是想與中國切割,何解現在悼念「六四」又會倒過來被質疑不是愛國呢?

活動若為合法毋須取締

這當然並非代表悼念「六四」的活動可以不受任何限制。標誌性的「六四」燭光晚會今年再遭警方反對舉行,便是因為防疫限聚之故,旨在限制市民聚集以免疫情再現。而支聯會設於旺角藝旺商業大廈的「六四紀念館」,早前遭食物環境衞生署人員指控未根據《公眾娛樂場所條例》領取牌照舉辦展覽,也是該會以往於銅鑼灣時代廣場擺放雕像及在紀念館尖沙咀舊址大廈公契訴訟爭議期間接觸過的法律要求。這些本身都不是針對「六四」的相關活動或組織而來,我們亦相信只要符合相關條件後,「六四」的合法紀念活動將來仍然會在香港如常進行。這也是「一國兩制」本身可貴之處。

最後,如果說「八九民運」學生、香港市民、中央與特區政府之間對於什麼事情有一致看法,那肯定就是「要法治不要人治」。這句話於當年北京天安門廣場的標語群中可以看到,在官員多年來的發言裏也是經常出現,歷年參與悼念「六四」活動的人亦不時會討論相關問題。縱使彼此對「法」有相異看法,但起碼在香港處理悼念「六四」活動時還是要尊重香港法律,組織者及參與者一方當然不可以刻意背反,反對者亦未宜單憑政治立場輕言取締。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