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改革認識.二|香港必須用新視角重新認識中國共產黨

撰文:于品海
出版:更新: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近日借《港區國安法》頒布一周年活動的機會,就香港政治提出了中央政府多年來最詳盡的說明和要求。《香港01》認為,夏寶龍的講話是號召香港實施改革,香港社會若轉換一下思維去解讀,相信會在其中找到香港政治的出路。
本系列文章合共十篇,每日一篇連續刊出,從十個方面分享對夏寶龍講話的認識,思考香港面對的挑戰。本文為第二篇。

香港人很可愛,一方面熱衷於政治,但另一方面卻在政治的多個方面顯得幼稚。為什麼說香港人熱衷於政治?作為遊行示威之都,香港逢年過節都會有各種示威遊行,不少外地人嘲諷香港人「窮」到只剩下自由,或者說香港人的住房太小,一有機會就跑到街上遊行,既可以證明自己「進步」,又可以有藉口不用回到逼狹的家。為什麼說香港人在政治的多個方面都顯得幼稚?最簡單的就是示威遊行無法解決他們提出的問題,大家卻樂此不疲,對於自己着急的民生需要,示威者卻羞於啟齒,從來看不見有要求消滅貧窮的示威遊行。

香港人政治上的最大幼稚是錯誤認為西方國家是自己與中央政府博弈的靠山。一些人將自己與中央政府的關係視為博弈關係,認為西方政客會因為他們的「效忠」而出面為他們與中共爭取權益。這種想像本身就是愚蠢的,事實證明,西方國家與香港的關係頂多是棋手和棋子的關係,在與中國的博弈時盡情耍弄,用完即棄。

中共在香港事實存在

與這項最大幼稚並列的就是對中國共產黨視而不見。香港人在回歸之後,明知道中共是國家的執政黨,卻想盡辦法告訴自己它不存在,甚至認為它在香港是不合法的。這種想法實在是掩耳盜鈴。首先,主管香港事務的中央機構是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屬下的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其主任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成員韓正。港澳辦雖然是國務院的辦事機構,但它同時是中共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這更清楚說明中共中央是領導香港事務的最高機構。

其次,駐港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是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直接領導,軍隊由中共領導是「黨指揮槍」原則的現實組織設計,是國家的基本制度。駐港解放軍是中共領導的武裝力量,在如此明確的事實面前,為什麼又會有所謂中共不在香港運作的假想?

再者,中國共產黨總書記是當然的國家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成員分別出任各個國家機關的負責人,包括國務院總理和常務副總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委員長、全國政協主席,這都清楚證明「黨領導一切」的意思,既然如此,為什麼中共不是直接領導香港的政治組織?

香港人政治上的最大幼稚是錯誤認為西方國家是自己與中央政府博弈的靠山,且對中國共產黨視而不見。(資料圖片/羅國輝攝)

為什麼香港人如此忌諱中國共產黨?最粗略的解釋有三個:香港不少人家裏的長輩是早年逃離內地的難民,當然對中共有負面印象;香港長年是英國殖民地,身處冷戰的前線,更是自由主義反共的堡壘陣地,近年西方圍堵中國的努力已經成為香港不少精英的精神認知,當然對中共就有了敵意;香港近年兩大社會運動都將中共視作始作俑者,無論是8.31政改方案還是修訂逃犯條例,加上一般人對六四風波及文化大革命等政治事件的慣性認知,很難不將中共視作殘暴專政政權。印象凌駕一切,習非成是,沒有人願意花時間去認真研究歷史,更不會專門研究中共的功過,偏見就是這樣形成的。

我是1975年開始「研究」中國共產黨的,作為香港人去認識它,確實不容易,由於身處的環境,沒有可能不在各種偏見中迂回前進。1979年,我作為香港大學學生會代表前往清華大學交流,第一次與中共黨員直接交往,開始有了真實體驗。後來在內地經商,更是從多個方面與其互動,不論是與政府官員、國企管理層,還是普通商場上的朋友,應該說是全方位的接觸,結論只有一個,他們就是同樣存在於各個國家的社會精英,不是妖魔鬼怪,更不是清教徒,是以正直誠懇黨員為主的多元政治群體。

2008年,我開始作為北京大學博士生研究中國多元的哲學思想,包括中國傳統思想、西方哲學、馬克思主義哲學,系統學習各個時期中國社會的思潮,對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以及它所代表的中國主流意識形態有了更全面和深刻的掌握。中共的價值觀顯然與西方的主流意識形態存在極大差異,但作為解決中國過去接近二百年遇到的問題,它的價值觀是有效的,而且是成功的。當然,有效並不表示任何時間都如此,也會有失效的時候,成功並不表示任何時間都如此,必然有失敗甚至是災難的時候,但不能偷換時空否定事實。用偏見去評價事物不會獲得科學結論,戴着有色眼鏡看世界就無法看到真相。

中共的價值觀顯然與西方的主流意識形態存在極大差異,但作為解決中國過去接近二百年遇到的問題,它的價值觀是有效的,而且是成功的。(資料圖片/路透社)

應該從「治理」讀懂中共

很多人認為中共野蠻、專制,只懂得用暴力處理問題,這是錯誤的認識,一個野蠻、專制的政黨能夠成功革命、能夠改變古老的中國,而且成為世界經濟強國嗎?過去二百年,相對於美國、日本和任何歐洲國家,中國是最少參與戰爭,而且長時期是被侵略的國家。新中國成立之後,中共的軍隊從來沒有侵略任何人。它在朝鮮戰爭一旦打敗美國,很快就撤出朝鮮半島,美軍卻駐紮至今。中印戰爭中解放軍大獲全勝,但很快撤回到原定邊界,在中越戰爭中同樣如此。

對於中共過去一百年的歷史,太多人將焦點放在文革、反右、大躍進、六四風波等,相反,獲得中國人民支持贏得革命,解決世界最大人口生活所需的政績卻沒有太多人提及,這些當然是政治偏見使然。任何人只要認真研究中共的歷史,對其信仰和價值觀進行深入認識,都很可能會將存在已久的偏見糾正過來。

中國共產黨從成立至今非常專注於完成兩項任務:推動中國的民族復興以及為中國人民建設美好生活。世界上所有政黨不都是為了這兩項工作而建立嗎?至少普通中國人從祖輩開始就是這樣理解政治。中共過去一百年主要將工作集中在兩方面,革命和治理。革命是為了讓治理獲得合適的環境,沒有政黨會一輩子只知道革命,治理才是完成民族復興和建設美好生活的手段。革命會有轉折,治理同樣如此,只要堅守自己的初心,一旦發生錯誤即時修正,錯誤就不至於演變為滅頂之災。

文革的錯誤為時甚久,但亦讓中共重新認識改革開放與經濟建設才是其時代任務。(資料圖片)

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學習型政黨,過去一百年它確實犯過不少錯誤,但每一次都在錯誤發生之後認識到錯誤之所在隨即進行自我修復。革命時期的路線選擇,就算是要犧牲蘇聯的支持,亦堅守國家的獨立自強,因而找到適合中國的革命模式;遭受到國民黨的清剿,一旦國家需要,它會聯合國民黨抗日,同時壯大自己,結合人民的支持,最終打敗國民黨。大躍進是一場災難,中共一旦意識到問題,隨即改變政策;文革的錯誤為時甚久,但亦讓中共重新認識改革開放與經濟建設才是其時代任務;經濟雖然強勁,而且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中共不會自滿,它明白人民不會接受官場的腐敗,堅決推動刮骨療毒的反腐運動,成果顯著,更為中共推動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和依法治國提供了政治基礎。

夏寶龍的講話很好地綜合了中共對香港的期望。它誠懇認同香港的優勢,包括歷史上香港對中國發展的貢獻,亦同時毫無保留批評香港在多個領域的不足。從香港過去多年的政治不穩中,中共意識到自己對「一國兩制」同樣缺乏深刻認識,它在中共十九大四中全會的決議中糾正了錯誤,啟動建設融合的、主動的、積極的「一國兩制」。它一方面明確了全新「一國兩制」的方向,闡明了《港區國安法》和改善選舉制度的意思,然後從香港治理的視域提出了具體的操作要求。

中國共產黨深明「一國兩制」成功的重要政治意義,深知切實落實「一國兩制」是解決香港深層次矛盾的政治基礎。夏寶龍的講話絕不是「願景」而已,而且也不是勸喻,那是實實在在的政治要求。香港的政治精英必須消化其中的訊息,只有這樣才能從中認識中國共產黨的治理思想,同時為香港的改革找到出路。

【十大改革認識系列文章】

一|止暴制亂是起點 改革不能停下來

二|香港必須用新視角重新認識中國共產黨

三|香港的「國際」究竟是指什麼

四|這是全新的「一國兩制2.0」

五|改革是香港社會的十年主題

六|政府的改革是香港所有改革的起點

七|政治精英必須重新找到定位

八|拒絕博弈政治 重構香港的政治生態

九|公平正義必須是社會新共識 改革才有動力

十|教育、輿論、公民社會的意識形態轉向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