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圍風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香港要為經濟危機做好準備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香港政府周一(1日)公布第二季GDP為按年下跌1.4%,較上季3.9%略為收窄。受到內外各個因素的影響,香港今年的經濟表現強差人意,扭轉了2021年來復甦的節奏再次陷入衰退。在第二季後,普遍預期不利因素大致消化,香港經濟有望見底。不過7月中以來,一項突如其來的事件改變了復甦的預期。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計劃訪台所釀成的危機令中美及兩岸局勢快速升級,在中美雙方都互不相讓的情況下,此刻誰也沒有辦法說得準將來會發生什麼事。嚴重的話中美可能互相制裁報復,令雙方經濟實質上開始脫勾。這個危機有可能令香港再遭到沉重打擊,本周二(2日)香港股市就因為兩岸危機而跌近5百點收市,政府和市民都應該為此做好準備。

今年香港經濟全面下行

今年以來香港經濟面對多重不利因素全面下行。美國為了控制通脹而快速加息,令各種需求快速收緊。另一方面,內地的經濟今年上半年也非常疲弱。一方面是受到美國加息的影響,但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內地今年的經濟非常疲軟。而第二季內地因Omicron變種的疫情而收緊防疫政策更加重了經濟下行的壓力。整體經濟環境很差,再加上年初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對全球供應鏈及經濟產生負面影響。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打亂了能源市場,令能源價格今年錄得猛烈波動,間接加重了全世界的通脤問題並加快了西方先進經濟體加息應對問題。

今年香港經濟面對多重困難(資料圖片)

全球需求下降對香港的貿易產生很大影響,疫情也令內地與香港的陸上貨運受阻,香港上半年出口數據的顯著降幅正反映了以上這些因素對香港的影響,亦是造成GDP下跌的一大主要因素。今年第二季出口貨值數據中,除了4月上升1.1%之外,5月及6月分別錄得1.4%及6.4%,尤其是6月的出口貨值遠比預期為低,都顯示出香港面對的經濟壓力很大。

極端情況下中美脫勾

這些問題本已為香港帶來很大的經濟負面影響,要政府積極應對,近日台海危機更可能引起比這些更大的影響。首先,中國可能會對台灣採報復性行動,包括對台灣實施禁運。香港向來是內地與台灣之間最重要的轉口港,台灣是香港的第二大貿易伙伴,而且貿易呈上升趨勢。2021年台港貿易總額高達6,913億,比2020年上升37.1%,自2017年至2021年間每年平均上升13.3%。假如香港屆時要參與禁運,那將對本港經濟有很大的影響。

佩洛西訪問台灣有可能觸發危機。(AP)

另一方面,中國不管作出何等程度的回應,都有可能引來美國以保護台灣為名而實施的反制措施。美國直接與中國開戰的機會雖微,但為台灣制裁中國及香港的機會卻不低。其中,即使比較溫和的制裁未必直接影響到香港,但隨着中美直接對抗升溫,資金很可能會開始流出香港妣規避風險,而內地及香港的經濟投資計劃也會受不穩定因素影響而暫停,經濟將進一步放緩下行。香港政府得重新思考如何繼續推出政策去支撐香港經濟穩定。

更嚴重的情況是,美國有可能決心以這次危機為契機與中國脫勾,推出激進的經濟制裁。例如對中國實施類似對俄羅斯的制裁,以美元為武器禁止中國及香港進行美元結算。香港以聯繫匯率制度保持貨幣穩定,一旦美元結算被美國制裁,相當於香港所有的美元儲備被凍結,整個聯匯制度便會崩潰瓦解,對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帶來難以想像的結果。

其實早在俄烏戰爭爆發不久之後,已有專家警告國際性衝突愈來愈普遍,香港應為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作預案。香港要準備一套計劃應對被禁止美元結算或本地銀行被切斷SWIFT系統的預案。沒有美元下港元的幣值無法自我支撐,最安穩的做法是,與中央商討一套應急方案,萬一香港被切斷美元交易時,由內地以人民幣快速取代作為港元的支撐貨幣,又或是更簡直地直接以固定比例將港元轉換為人民幣,然後直接在香港使用人民幣。

香港也要思考的是,如果中國及香港被切割出西方的經濟體系後,要如何保持經濟穩定。例如,香港如何減低對西方經濟的依賴,與內地、東南亞國家地區是否有共識如何處理被制裁的情況。雖然香港無法完全避過負面影響,但及早做好應急機制也可避免更大的傷害。佩洛西事件證明危機可能隨時到來,即使事件最終沒有引起嚴重後味,也是時候檢討及設立一套應急方案。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