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觀點】標準工時走數 合約工時貨不對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梁振英在競選期間曾承諾會「認真處理」標準工時問題,經過曠日持久的討論後,標準工時委員會交出來的,卻變成合約工時。然而,該方案卻令人失望透頂,除了未能廣泛保障僱員之外,也存在不少漏洞,可以預見,在立法以後,香港僱員工時「世界第一」的問題將與現時相差無幾。須知過去曾蔭權在任內也曾為最低工資立法,在標準工時問題上,梁振英探討五年,卻仍只交出一個合約工時爛方案,這在在顯出他在任內的庸碌無能。

委員會方案有兩大重點,其一,立法規定勞僱雙方須訂立超時補水、工時的協定。其二,規定月薪不足1.1萬元的基層僱員,其工時與超時補償的安排的比例不低於1:1,即僱員可獲得不少於協議工資率(即包括交通津貼、勤工津貼、佣金等報酬)的超時工資,或以相應的補假作補償。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蕭偉強未承諾日後立法規管標準工時,只稱社會上對於是否要實施標準工時存在很大分歧,但政府認為需要先行第一步,看成效再決定未來的路怎樣走。(吳煒豪攝)

合約工時傾斜資方 僱員利益靠邊站

委員會方案最令人不滿的,是以合約工時替代標準工時。政府、資方也許會說,未有為工時定下劃一標準,是基於各行業的情況有異;若劃一工時,將會帶來不便、影響生產力。

這說法著實無稽,僱主的說法背後有一個假設,就是僱員的工時無論多長,都是因為有合理「實際需要」,並不存在剝削。然而必需要問的是,如果一份工作有長期加班的「實際需要」,就是說某些職位的工作量多得近乎不合理,那麼僱主為何不增聘人手,反而要員工不斷地無償加班?所謂的「實際需要」,說穿了根本是因為僱主希望「縮皮」節省成本。

再說,委員會方案也未有顧及員工的實際需要。設立標準工時的原意,是防止員工過勞,出現健康問題,也促進員工的工作生活平衡,讓他們不用整天埋首工作,可以在公餘時間發展個人興趣、陪伴家人,也防止無償加班的情況出現。而委員會對僱員的實際生活需要置諸不理,反而對僱主的荷包關懷備至,實難怪方案被指向僱方傾斜。

工聯會何啟明(左)批評政府是偷轉概念,實際上是「三無方案」,沒有標準工時、沒有超時補水,以及沒有約束力。(李彤茵攝)

1.1萬界線含糊不清 超時補水有名無實

方案另一為人詬病的地方,是只規定月薪在1.1萬元以下員工的超時補水水平。以薪金為界,並不合理,須知僱員不是義工,他們加班,為僱主提供了額外的生產力,僱主理應為他們提供相應報酬;也就是說,超時補水理應是人皆有之的權利。將界線定在1.1萬元,無疑將大部分僱員排除於保障外。

兼之,現方案漏洞叢生,就算規定了收入在1.1萬元以下員工的超時補水比例,也難以保障他們的權益。一方面,政府所謂合約工時方案將令近六十萬僱員受惠,但是,現時不少低技術的工種,例如洗碗、保安等,月入也動輒要1.2萬、1.3萬元,有分析指,不少月入低於1.1萬元的僱員都是兼職、散工等,屬長工性質而又曾經無償加班的,只佔當中約6%,意味在365萬的勞動人口中,可能只有約三數萬人能「受惠」於所謂的合約工時。

再說,就算最終有三數萬人能受惠,但合約工時制度為僱主提供規避的空間。由於政府未就標準工時立法,只要僱主加長合約工時,即不用向員工支付加班費。假設員工的收入為10,900元,其正常工作時數為每天9小時,但要額外加班3小時,即共工作12小時,僱主本應支付3小時的加班補水,惟根據合約工時的制度,僱主可以索性將12小時工作寫進合約,又或將薪酬略為加至1.1萬元的界線,即可不用再向該僱員支付任何加班費。

此外,因為政府並無立法定明標準工時,所謂的各行業合約工時指引,在法律上毫無約束力。按照定立最低工資前的「工資保障運動」失敗經驗,商界根本不會將政府的無約束力勞工指引放在眼內。換言之,合約工時不但無助保障員工取得加班費,更不可能解決香港長工時的死結。

標準工時委員會的前勞方委員梁籌庭斥政府「劃線」1.1萬元的工資線太低,一般市場「打工仔」的工資已達到1.2萬至1.5萬元,受保障的「打工仔」甚少(網上圖片)

討論五年交出爛方案 比曾蔭權更不堪

猶記得梁振英上任之初,不少市民期望政府可以提升勞工福利,改變過去向商界嚴重傾斜的風氣。梁振英的表現卻不如大眾預期,比起曾蔭權更為不堪。曾蔭權固然在任內為香港社會埋下了不少深層次矛盾問題,然而,他至少在任內也能擺平勞僱雙方的爭議,在他的任期第五年完成了最低工資立法,為保障勞工權益跨出了重要的一步。梁振英的五年任期快將過去,他承諾處理標準工時問題,交出來的卻是一個貨不對辦的合約工時方案,昔日在政綱中洋洋灑灑大談勞工問題的梁振英,到底為香港做出甚麼實績?

可以預見,所謂的合約工時制度下,本港職場的超長工時問題將依舊嚴重。下任特首林鄭月娥在政綱中雖未有就標時作出承諾,她當時解釋原因是該政策難以達成共識。然而,她從政多年,應明白為政者的責任就是擺平各方爭議,拿出魄力為民謀福,在大是大非之前,她更需果斷行事,作出大刀闊斧的改革。香港的無償加班問題嚴重,多項調查亦曾指出,香港的工時全球最高,曾聲言要樹立施政新風的林鄭月娥,在勞工保障議題上難道要步梁振英的後塵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