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觀點】工聯會撐標準工時? 議員在做市民在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標準工時立法一事討論多年,打工仔等了又等,政府終只拋出連雞肋也不如的合約工時方案,令人失望之餘,這同時標誌着,梁振英2012年競選政綱上列明的這項承諾被正式走數。工聯會素來標榜為工人爭取權益,其榮譽會長陳婉嫻在報章撰文對政府大加撻伐,但綜觀該會近年來於勞工議題上取態反覆,公眾難免質疑,工聯會是支持合約工時「袋住先」,還是力撐標準工時,寸步不讓?

(盧翊銘攝)

工時議題立場飄忽 工聯會令人費解

不少市民覺得工聯會在工時議題上立場飄忽不定,並非無因。早在2015年3月,標準工時委員會已經否決設立標準工時,僅建議修訂《僱傭條例》,將工時、超時工作及補水等安排寫入合約,當時工聯會理事長吳秋北當時是委員之一,表示有關建議可取,市民應給予更大耐性遊說僱主。不過陳婉嫻則對結果表示不滿,認為此舉無異於以「合約工時」取代「標準工時」,形同偷換概念。

今陳婉嫻「預言」成真,她再次不留情面的批評政府,驟眼看來為打工仔出了一口惡氣。她指合約工時只是政府看著商界面色而交出來的「怪物」,而辯稱政府從無為此作出承諾的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則是「語言偽術之王」、欠缺了作為人的良知,此外她將政府比喻為「爛賭老公」、「好色賤男」。其黨友,立法會議員陸頌雄亦站在同一陣線,形容合約工時是「走錯方向」,意圖魚目混珠,批評梁振英違背競選政綱。

但工聯會另一榮譽會長鄭耀棠的看法則與他們大相逕庭。他表示基於自己行政會議成員的身份,「當然支持政府決定」,認為現時走出了第一步,無阻日後訂立標準工時。

維護工人利益 還是當政府橡皮圖章

觀乎工聯會內部,高層之間對於標準工時及合約工時各說各話,有人不介意「袋住先」,有人則堅決拒絕,在大眾看來,一個以「維護工人權益,發展工人福利」為宗旨的政黨,連工時問題這個攸關僱員利益的重大議題,也欠缺統一的說法,何以為廣大勞工爭取權益?

2014年底,立法會審議《2014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工聯會議員並無投票支持男士侍產假增加至7天。(立法會網頁圖片)

再者,工聯會雖屬建制派一員,但是否應事事為政府護航,淪為「保皇黨」?尤其在關乎工聯會宗旨的勞工權益上,若不能是其是、非其非,難免叫人失望。鄭耀棠曾表示,相信梁振英絕對不會違反(標準工時立法)的諾言。惟事實擺在眼前,卸任在即的梁振英,對標準工時立法一事明顯「走數」,不論鄭耀棠是工聯會榮譽會長,或是行政會議成員,服務對象也該是香港市民,而非充當梁振英政府的傳聲筒。

其實標準工時立法並非孤例,工聯會的勞工政策立場啟人疑竇,早有前科。3年前立法會審議《2014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政府方案僅讓男士享有不多於3天有薪侍產假,有議員提出修正案,將假期增加至7天,一直聲言爭取7天男士侍產假的工聯會,卻未有為此投下贊成票,變相為政府的方案護航。

工聯會宣傳男士7日侍產假海報,被網民揶揄當中的立法會議員王國興及郭偉強,猶如同性戀人。(網上圖片)

政黨若然走數 勢遭票債票償

但於2016年,工聯會在一大廈外牆張貼巨型海報,稱「向全薪七天邁進」,當年投票因而被舊事重提,不少市民遂指摘該黨「講一套做一套」,覺得工聯會對外宣傳的形象是一套、在議會內的投票意向又是另一套,難以理解工聯會實際上是一個為誰服務的政黨。

陳婉嫻是次以「語言偽術之殿堂」為題撰文,狠批合約工時制度,要反省的固然是標時立法「走數」的梁振英,而一眾工聯會議員也不能置身事外。成立標準工時委員會,交出答卷的卻不是標準工時立法,這種梁式「語言藝術」固不可取,對於普羅市民而言,對特首走數或許無可奈何,但總有能力對走數的政黨票債票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