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綜援收緊】下月即六十歲 老漢長期病難工作: 想安樂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首林鄭月娥日前公開表示,調高長者綜援的申請年齡至65歲「基本上冇人受影響」,並聲稱有經濟需要的60至64歲人士仍可申請成人綜援。然而,長者綜援比成人綜援多$1,030,這千多元於基層街坊而言如同「救命索」,有助解決生活開支。

現時有14.4萬人申領長者綜援,當中60歲至64歲人數多達2.5萬,下月28日滿60歲的周英偉,是新政策下的「受害者」,將不合年齡資格領取長者綜援。「依家物價咁貴,每個月多$1,000 可以幫補生活,對於我嚟講已經好多。」周說。

長者綜援於下月收緊,合資格申請者的年齡由60歲上調至65歲,但處於夾心階層的長者又有誰可幫忙呢? (資料圖片)

下月28日是周英偉60歲生日,同時是單身人士宿舍曦華樓約滿的日子。他原本打算離開宿舍後,申領金額較高的長者綜援,加上有院舍津貼及其他援助金額,欲申請入住私營安老院舍。然而,自日前政府宣佈調高長者綜援的申請年齡由60歲至65歲後,周英偉的計劃落空。面對住屋、醫療及生活問題,周英偉於傾談中多次嘆氣:「唉,唉,對社會已經失去信心,我寧願早啲安樂死。」

林鄭曾說:「我都60歲,日日做10多個鐘。」然而,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團體及社區工作部主管吳堃廉觀察到,基層長者以往從事的工種大多以勞動為主,如建築、搬運等,大多到60歲左右就身患各種慢性疾病。

周英偉年輕時曾犯事坐監,20多年的牢獄生活過去,期望放監後能重過新生活;怎料當幾年地盤散工後,就患上了糖尿病及哮喘,早前更驗出有腎石。他說,爬上兩步樓梯就會喘氣,不能再做任何勞動工作。

不少基層長者只能從事搬運或地盤散工等工作。(資料圖片)

在料理家務及退休/年老的類別下,50至64歲(不包括外籍家庭僱工 ) 沒有從事經濟活動人士的總數約為 54.9萬人。資料來源: 《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 中年及年長人士就業文件》

「一千蚊對我來說已經算多。」

患病前,周英偉每月的收入不穩定,一直有申請成人綜援($2,455)幫補生活開支,但糖尿病教他容易疲累、氣喘,加上每天要打兩次胰島素針控制血糖,難以再做任何工作,只能單靠綜援過活。縱然現時宿舍租金有津貼援助,而醫生的診金亦因綜援而轄免收費,但電費、醫療用品如藥棉、針頭等均需要自費,每月的開支大約 $4000。

即使申領了成人綜援,津貼仍然不夠過活,周英偉坦言經常要問朋友借錢度日。與成人綜援相比,長者綜援的金額有$3,485,差距達$1,030。這一千元在「百億基建」中如同沙粒,但於周英偉眼中則猶如「救命索」。「現在日日都不夠用,生活指數那麼高,一枝洗頭水、牙刷都係錢,每月我只能揾人幫忙,呢一千蚊起碼能夠(令生活)無咁難過。」

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助理外展主任毛卓賢稱,長者綜援的金額較高,再加上院舍津貼或其他援助,或可申請較便宜的私人院舍。(資料圖片)

夾心中的夾心: 患病不當傷殘   入安老院太年輕

按社署資料顯示,60歲以下而健康欠佳或殘疾的成人,經由公立醫院或診所醫生證明後,可申領殘疾人士綜援($4,215),然而據了解,殘疾人士綜援的申領條件更高,周英偉亦不打算要求醫生發證明:「排個幾鐘,但見就兩分鐘,醫生講完都無時間俾你講,我唔想多事,所以就無講了,算了。」

距離生日約有40天,但同時40天後宿舍住宿期屆滿,周英偉原本計劃申領長者綜援後,有助他申請私人安老院舍。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助理外展主任毛卓賢稱,現時甚少私人安老院舍接收申領成人綜援的人士,源於津貼金額少,令院舍難以持續營運。「長者綜授嘅金額較多,加上照顧費等各種津貼,能夠支付院舍的開支。」

當周英偉跌出社會保護網後,露宿街頭會否是他最終的選擇? (資料圖片)

周英偉查詢過收費較便宜的院舍,每月金額約$6,500至$7,500;但新措施下,他將失去較高金額的長者綜援外,連將來的「居所」也快要落空。至於公營老人院舍的輪候時間以六年起跳,他也不抱任何希望。「有姑娘說80多歲都仲等緊,你現在60歲都未到,跟他們比太後生了。」

自長者綜援的申請門檻提高後,如同把周英偉的住宿計劃趕入了死胡同。跟他有密切聯繫的外展主任毛卓賢坦言,他們只能提供物資支援,如棉被、食物,但如何解決周英偉急切的住屋問題呢?毛卓賢無奈地說:「束手無策。佢在社區情況只會愈來愈差。」

四十天過後,周英偉的生活將會怎樣呢?他頓了一頓,然後嘆口氣說道:「我諗唔到,可能瞓街算,但最想係安樂死。」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