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入歧途險留案底 浪子回頭成全港首位印裔社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細個嗰陣,社工成日同我講:『跌低就爬返起身』,當時我心諗:你都傻嘅,你根本唔知我面對緊咩環境。」Jeffery Andrews(Jeff)笑言,直至他因打架及偷竊被警方拘捕,朋友四散,只得社工伸出援手,助他重回正軌。迷途知返,他亦踏上社工之路,幫助難民在香港重建生活。

攝影:高仲明

皮膚黝黑,操一口流利廣東話,現年33歲的Jeff是基督教勵行會的註冊社工,亦是本港首位印裔註冊社工。日間,他是為來自南亞、非洲等難民服務的社工;晚上,他是協助少數族裔的義工。日做夜忙,Jeff直言「好辛苦、好攰」,可是他從沒氣餒,「在我年輕的時候,社工沒有放棄我,現在我為甚麼要放棄其他人?」

基督教勵行會註冊社工Jeffery Andrews。

原來,中五會考時,Jeff只得兩分,面對前路茫茫,他選擇加入黑社會,跟隨「大佬」作奸犯科。直至一次打架偷竊被警察拘捕,但不敢告訴家人,只能致電向朋友求救,卻被一一拒絶,徬徨無助之際,他想起一位多年沒聯絡的社工,融樂會前幹事王惠芬(Fermi)。他鼓起勇氣向Fermi求救,沒想到Fermi二話不說就到警署為他保釋,其後更幫他找律師,並四出收集求情信。「我永遠不會忘記法官在判刑時說的一句話:『Jeff,我現在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一年內再犯事,就要坐牢並留下案底。』」這一記當頭棒喝拍醒了Jeff,並成為他人生的轉捩點。

社工路不易行

迷途知返,Jeff決定要當一名社工,然而少數族裔人士的社工之路可謂「行行重行行」。「由於很多少數族裔人士不會看,也不會寫中文,大學的社工課程根本不會予以考慮。」在Fermi的幫助下,Jeff幾經艱辛才成功報讀明愛專上學院副學士社工課程。然而就讀期間,他一度沒錢交學費,是媽媽將家中的首飾拿去典當,Jeff才能繼續學業。

社工王惠芬的幫助令Jeff痛改前非。

可惜,媽媽未能見證兒子成龍,在Jeff畢業前一年,便因病逝世,Jeff憶述媽媽臨終前的囑咐:「繼續做你想做的,幫助有需要的人士。」最終Jeff以29歲之齡,成為「高齡」註冊社工,專門幫助難民在香港建立一個「家」。

成功開戶口而痛哭

說起他幫助過的難民,Jeff如數家珍似地一一道來,「早幾日,我幫一個年逾40歲的難民開設銀行戶口,花了約兩小時才成功,當時那位難民開心到哭了出來,我有點驚訝他竟為一個銀行戶口而哭,他卻說:『你不知道這對我的意義,這是一個身份象徵!』」Jeff感嘆,難民在香港猶如過街老鼠,受盡歧視,「我相信,如果昨天我不在場,銀行職員一定會想辦法把他趕走。」

Jeff致力為少數族裔爭取權益,國泰為其頒發「國泰領航者」紀念獎座。

難民之難,難於上青天,「九年社工生涯中,最令我痛心的是難民去世後,政府不會提供任何經濟上的援助協助難民處理遺體。」他已接觸過3、4個案例,是難民去世後沒錢安葬,他只能在社交媒體上籌款。

「香港人經常說:『難民搶資源』,實情並非如此,他們也想回饋社會,但香港有沒有給予他們機會?」Jeff認為香港人對少數族裔人抱有太深成見,希望終有一日,香港人可以接納這群膚色黝黑的人士的存在。

國泰給予「領航者」十萬港元的機票,Jeff想飛往聯合國,表達少數族裔人士在香港面對的窘局,使香港人改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