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係香港人】生於斯長於斯 港產印裔社工:我鄉下係香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以下為問卷調查:

1. 乘搭巴士時,看到一南亞裔人士旁邊有一個座位,你會否坐下去?

 會  不會

在社會的角落,有一群被「香港人」遺忘的「香港人」——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少數族裔人士。他們有比「香港人」更黝黑的皮膚,更深邃的五官,說着「香港人」聽不懂的語言,寫不同的文字。

以上種種「不同」,成為他們與香港人之間的隔閡,「搭巴士嗰陣,肯定冇人肯同我坐!」印裔註冊社工Jeffery Andrews(Jeff)斬釘截鐵地說。儘管如此,他仍衷心地覺得自己是一個「香港人」。

攝影:高仲明

自認香港人 此心安處是吾鄉

「早幾日喺Facebook上見到有個巴士司機喺愉景灣畀一個大媽打,睇到我想喊,有冇搞錯?點解香港人會變成咁?」皮膚黝黑、五官深邃,操流利廣東話夾雜英語的Jeff憤慨地說。如此悲憤,皆因「此心安處是吾鄉」,而他的心所安之處正是香港。

雖與「香港人」擁不同膚色、操不同語言,Jeff仍自稱「香港人」。

「我曾經感到好迷茫,究竟我係印度人定香港人?」Jeff說,直至2014年雨傘運動,他才強烈地意識到:「我係香港人,香港係我嘅城市,唔係其他人嘅城市!」為了守護他心目中的香港,他決定帶同另外五十多名南亞裔人士走上街頭,「第一日去好驚,唔知其他人點諗我哋,會唔會同我哋講:『返屋企啦!』但估唔到,我哋到金鐘地鐵站時,現場嘅人拍曬手,仲有人拍我哋膊頭,話:『香港人!』」說時,Jeff微微上揚的嘴角掩蓋不了內心的激動。

然而,更多時候,香港人給予他們的只是歧視的目光。「如果我同一位白人朋友一齊,我會叫佢截的士,因為我截嘅話的士司機唔會理我。」除了膚色,語言也成為他們與香港人之間的隔閡,「如果我唔出聲,冇人知道我識講中文,但香港人一聽到我講中文,就會話:『原來你識講中文,早講吖嘛!』」

膚色不同,令少數族裔受盡港人歧視。

召集少數族裔 為香港出一分力

身在吾鄉,卻被視為異鄉人,Jeff選擇以實際行動改變香港人的看法。「山竹之後,好多香港人去咗返工,冇人清理街道垃圾,香港需要我哋!」於是他召集超過20名少數族裔人士到土瓜灣公園收拾樹枝,「啱啱開始嗰陣,公園辦公室嘅人叫我哋唔好去,但我哋清理一日之後,佢哋就日日打電話嚟問『幾時再嚟啊?』」

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位婆婆看到他們在執垃圾時,驚疑地問:「你哋咩事啊?」,剛巧當時有一位身材魁梧的非洲難民,在沒有機器的幫助下,徒手扛起一支像人一樣粗的樹榦。回過頭來,婆婆已經消失了,原來她去麵包店買了幾個麵包及維他奶,她把一袋的食物塞到他們手中,感激地說:「你哋拎去食啦!」Jeff笑言:「嗰次係嗰位非洲難民第一次飲維他奶。」

國泰頒發「國泰領航者」紀念獎盃給Jeff,褒揚他一直致力協助少數族裔人士融入香港。

此外,每年的農曆新年,Jeff都會籌辦「新年計劃」,到深水埗派早餐給露宿者,「新年係香港人惟一會休息嘅時候,個個都同家人共享天倫之樂,但露宿者就冇人關心,我哋就為佢哋送上溫暖。」但是,他直言有時露宿者看到他們派食物,也會疑惑地問:「發生咩事?」

一點一滴為香港人送上溫暖,得到的卻是香港人一字一句的指責,「阿差」、「假難民」、「搶資源」……他的家人會抱有一點阿Q精神說:「好過我哋鄉下喇!」但Jeff不認同,「我鄉下係香港,點解要同印度比較?」

Jeff從不拿香港和印度比較,因為他認為「我鄉下係香港」。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