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圍婦女】照顧家庭失自由丈夫懶理 唱歌訴心聲:為自己而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天水圍天悅邨一隅,房間傳來一陣歌聲:「太陽像大紅花 在那東方天邊掛。」

三位婦女圍在一起——冠華拖著女兒,阿霞則抱著結他,而美容則專注地看著歌譜,她們正準備今個星期六「婦女心聲」歌唱表演。

「三個女人一個墟」,但她們湊在一起不只聊昨晚的電視劇或盡數老公不是,她們會談自由、理想及生活壓力——當她們需要全天候照顧家庭,感受情緒只能往肚裡吞,這首經典兒歌《小太陽》或許成為她們僅餘的出口。

攝影:朱潤富

(左起) 冠華兩母女、美容及阿霞一同參加婦女歌唱小組,藉由歌詞尋回喘息的空間。

阿霞、冠華及美容的故事不盡相同,但三人的經歷總在某些地方交疊。冠華及阿霞均是十多年前由內地嫁來香港。二人正值二十多歲,對婚姻及未來充滿期盼。「我是獨生女,家裡不愁錢,我也有一份文員工作,生活一直都很好;但媽媽想我快點嫁出去。」冠華正眼看著我說,但雙手仍游離於靠在椅背上的女兒。

冠華年約三十多歲,皮膚白皙,雙眼圓滾滾,但已育有三名子女,最大的升讀中學,最細的是眼下只得2歲的女兒。「廿幾歲嫁來香港後,十多年來只是湊仔,我完全失去了自己。我真的很後悔生下第三個。」她語帶堅定說。

丈夫是冠華的同鄉,跟父母同住居於天水圍天耀邨。兩家人均相識多年,但對方從來沒有跟冠華坦白自身的情況:「我第一次到先生屋企,呆了,為何這麼細?還要跟老爺奶奶住,我完全適應不來。」

坐在對面的阿霞聽著冠華說,內地的睡房比客廳還要大,她微笑著點著頭說:「我跟她的情況真的很像。」

冠華年約30多歲,育有三名子女,她說過往十年均是失去了自我。

作為媽媽不想傷害子女,但當你要獨自面對所有事,會覺得沒有出路。
天水圍婦女阿霞

社區缺託兒 24小時湊仔致患上情緒病

由內地嫁來香港,到因照顧家庭而失去自我,這些經歷阿霞全都經歷過。2013年,阿霞跟丈夫及八歲的女兒搬進天晴邨後懷上了兒子。她說,得悉懷有第二胎時,曾到家計會排期流產。

阿霞曾說:「當年大女兒出生後情緒很差,加上預計到第二個所花的錢更多,就打算唔要;但家計會排的日期過了可以做流產手術的階段,最後就沒有做了。」

阿霞搬入天水圍後,發現當區託兒服務不足,教她要辭掉工作全職照顧小朋友——日以繼夜的家庭工作加上缺乏喘息空間,最終導致她患上了抑鬱症。「那時候上水有『社區保姆』,但天水圍的資源則較少。」

據社會福利署資料,天水圍僅有一間幼兒中心提供0至2歲的幼兒日託服務,名額只得64個。

那時候她在廚房砌菜,一對仔女在外頭因爭玩具而不斷嘈吵,阿霞拿著菜刀在鉆板上劈,不知不覺愈劈愈大聲。「我定過神來後,立即將菜刀拋低。作為媽媽不想傷害子女,但當你要獨自面對所有事,會覺得沒有出路。」

阿霞是首批參與歌唱小組的婦女,曾因照顧孩子患上抑鬱症。

丈夫漠視困難:「又係你話要生?」

阿霞的女兒已升讀中三,兒子也上了幼稚園,她終於離開了陰谷,於兒女上學的時候找回屬於自己的時間。然而,冠華及美容同要照顧年幼的孩子,生活仍然離不開兒女。冠華早前跟丈夫商量,希望他放假時幫忙照顧小孩,讓冠華可以外出逛逛,從繁重的家務中喘息;但美容則沒有這麼幸運。

「丈夫的態度是『唔好煩到佢』,他是那種卸膊的男人。」美容輪廓深邃,雙眼常常帶著笑意,但提起丈夫,美容的嘴角禁不住垂了下來。美容曾跟丈夫訴說照顧孩子的壓力,但對方的漠不關心教她心灰意冷。「又係你話要生嘅。」丈夫曾跟美容說,這句話如同將照顧家庭的責任拒之門外。「他說了很多很難聽的說話,好像這頭家不關他事,我的確想過離婚。」

美容為了三個孩子,仍然忍受著丈夫的苛責,但她承認不時也會跟對方吵架。她於空中畫了數條曲線,說:「忍也有個限度,谷埋谷埋一陣就會爆出來;爆完之後再谷,然後又爆。」

婦女需全天候照顧家庭,冠華(左) 說歌唱小組是她僅餘屬於自己的時間。

我不想後悔,因為四十歲還在湊仔的話,這樣就一世。
天水圍婦女阿華

師奶心願:想為自己而活

無論是社區還是家庭,三人均缺乏實質及精神上支援。幸而,民間團體的活動彌補了這個缺口。

阿霞跟美容因孩子於同一間學校就讀而認識,並更邀請對方參加兩星期一次的音樂小組聚會,跟其他婦女唱歌以及分享自身的故事。「在這個小組認識的婦女,跟其他有些不同,我可以跟她們講心事——我經常與她傾了好幾個小時。」美容指著阿霞笑說。

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於2014年起舉辦婦女音樂小組,教授歌唱技巧、大唱經典金曲外,社區音樂義務導師Billy 還會聆聽婦女日常的生活壓力及心聲,並譜出多首自創歌曲,讓她們藉由歌曲抒發情感。阿霞是第一批參與音樂小組的婦女,她說過往只是困在家中照顧孩子,未曾接觸家庭以外的世界,教她缺乏自信;但自從參與音樂小組後,由學習結他到自行作曲作詞,即使她笑說作品仍未能端上舞台,但她從歌詞中找回自我。

「我曾蹉跎的歲月,實然,我們都一樣,我們都活在現實的無奈裡,也活在自己小小的心願裡。」——阿霞創作曲《看見自己》節錄歌詞

打開曲譜,她們分享說《一樣的雨水》、《烈日高張當自強》等自創曲的歌詞能表達到她們的感受外,美容說經典兒歌《小太陽》給予她走下去的力量。「我在家哼著哼著,不知為何心情會好起來,現在聽到女兒都一齊哼,不自覺將這種正面能量帶給她,這是我想繼續上音樂小組的動力。」

三人正準備演出,藉由歌聲向大眾訴說婦女的感受。

回溯來港後的日子,冠華想起過去十年均是為家庭而活,她希望能趕及在四十歲前,重投社會,為自己活下去。「我不想後悔,因為四十歲還在湊仔的話,這樣就一世。我會跟丈夫說,我要出去工作,接觸社會。」美容接著說:「我覺得我的能力一定不會比丈夫差,我也想要外出工作,好好證明自己。」

《一樣的雨水》節錄歌詞

窮人不卑 富人不驕 都唇齒兩靠一樣的笑

勤勞有價 護兒安家 天與地間 不分大小

雨水一樣降

《我會活得更好》節錄歌詞

讓我可 忘掉每段難堪的過去 抹乾眼淚,悲憤轉成自強不後退

讓創傷 痊癒要用無比的勇,叫心悸動,相信生命是原可自控

讓我知 長路有著同樣一個你,抱擁我吧,相勉激勵便能不害怕

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由2014年去組織婦女參加歌唱班,同是帶領她們討論婦女權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