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背後】明星屋邨又如何?彩虹邨街坊盼重建:你唔捨得我捨得

最後更新日期:

七彩的外牆,為1962年至1964入伙的彩虹邨的象徵,這一條「永恆的彩虹」更榮獲「1965年香港建築師學會銀牌獎」。近年,彩虹邨成為本地人及遊客的「打卡」勝地。然而在美麗的外牆背後,一眾居民卻要承受樓宇老化的問題,有居民揭發單位天花經常塌石屎,即使維修完,別處又再出現問題,不重建根本無法根治問題。甚至連邨內多間老店的負責人也希望盡快重建,讓他們可以休息。

討論重建逾十年 彩虹邨今再提重建

政府在2013年底,評估全港22條樓齡介乎34至61年的非拆售屋邨的發展潛力,彩虹邨就是其中一條屋邨,不過至今仍未見重建時間表。其實彩虹邨早於2005年已有重建的聲音,當時彩虹邨被納入勘察計劃,並於2006年完成勘察,根據當時的結構狀況,彩虹邨被選定為獲保留的屋邨,並已制定所需的修葺及屋邨改善工程。房委會每15年為有關勘察並保留的公屋作評估,以再檢視其應否保留或重建。15年期將至,最近房屋署人員在黃大仙區議會上表示,將於六月會議上交代重建的最新消息,彩虹邨的未來再次受到關注。

彩虹邨七彩的外牆吸引了很多外地遊客前來打卡。(黃偉民攝)

57年屋邨士多 盡是懷舊陳設和食品

彩虹邨於1962年落成,嘉南士多便一直服務街坊至今。嘉南士多第二代負責人劉先生,90年代從叔父手中接過舖頭,與太太經營到今時今日,「嗰陣阿叔開檔,我十幾歲就返嚟坐吓。𠵱家阿叔都去咗享受人生。」士多不單賣懷舊糖果零食,也放了一部彈乒乓波機和幾部扭蛋機。有學生到士多唱散紙,然後玩彈乒乓波機,贏得細獎小風車便開心得哈哈大笑,劉老闆說:「最緊要開心。」

說不盡的名人舊事

店內擺放著一張劉德華的照片,話一到此,劉先生便開始憶述邨內的名人舊事,「劉德華以前係新浦崗間官立中學讀書,成日都嚟呢度。好多明星都嚟過,鄭則士、羅家良、劉天賜都係呢度住。羅家良每日三點至三點半鐘,必定落嚟買包沙龍,後來紅咗就同屋企人一齊搬走。洪金寶同蕭芳芳都嚟過買嘢飲。」武打巨星洪金寶原來是彩虹邨的常客,「因為西貢冇咩好買,洪金寶就成日揸部吉普車嚟飲茶,呢度間酒樓嘅燒鵝出晒名,通常佢都嚟斬料返上片場,但間酒樓𠵱家都變咗補習社。」

+2

多年頑抗便利店壟斷 盼屋邨重建後退休

「呢啲士多仲邊有得做啊,滅亡㗎啦,畀便利店壟斷晒。」開業逾半世紀,劉老闆感嘆時日變幻,懷舊士多漸漸被便利店取代,不過猶幸屋邨未被領展侵佔,多年來只有一間連鎖店進駐,「得一間惠康,係96年開。97之前已經有地產商傾過重建,點知沙士爆發就擱置咗。如果當年係領匯要咗,我哋都冇今日,一定係租畀啲有名嘅舖頭,好似萬寧百佳。」

「我最想梗係重建啦,有啲人會唔鍾意,因為覺得影響生意,但我都做咗幾廿年,仔女都出晒身,我都想去唞吓。」劉先生直言如果彩虹邨重建,嘉南士多就會正式結業,「退休㗎喇,我都六十幾歲,攞返筆錢就算啦。」

彩虹邨若真的重建,劉先生將會退休。(黃偉民攝)

街坊百貨事頭婆贊成重建:更多人住到

二十多年前,永容百貨事頭婆Fave與家人在彩虹邨開設百貨公司,書包、鞋、枕頭被單各式各樣、一應俱全。辛苦捱了多年,重建或要與彩虹邨別離,但她也不感可惜,「以前兩老就養到家,佢哋都係過吓日晨坐吓,唔旺咪唔好入貨,交租就兩萬幾蚊,我哋就唔得啦,間舖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彩虹邨重建談論已久,一次又一次研究和探討,重建計劃仍未落實。Fave也認為,以現時房屋供應短缺情況下,重建可讓更多人受惠,「呢度啲樓座座都咁矮,重建最高起48層,多啲人住到,所以我都明。我都贊成重建,畀返錢我就唔做啦。」

「房屋署舖就可以考慮,領展就一定唔做」

若然落實重建,小店何去何從?Fave斷言如果新舖位是由房屋署管理則可以考慮經營,但若然是領展場地,就一定不會繼續做,「領展係吸血鬼嚟,睇到慈雲山咁旺但得一個街市做到,出張卡畀消費者,只要買嘢就有積分,變相睇到你做幾多生意。諗嘢好絕核,我覺得唔掂,畀我真係唔會做。」她又指部分領展商戶要和業主分成,變相是幫領展打工,「我多勞,你得。我唔好去惠康打份工?」

鐘錶老行尊 親力親為55載

鐘錶行尊「李應記」進駐彩虹邨55年,年約七十歲的老闆李先生親力親為,獨個看守店子。李先生拿出一箱工具,戴上「獨眼放大鏡」,拆開手錶,手執小鉗,聚精會神將一件件細小的零件取出檢查,維修後放回手錶內,看起來手功架勢,但他卻說:「我又覺得唔勁,我啲手工冇人欣賞。」

鐘錶老師傅:「拿拿臨重建!你唔捨得,我捨得!」

原來老店李應記已有百年歷史,「個招牌成百年,香港第一條馬路知唔知喺邊?唔知?瞓覺啦你!香港冇法庭,拎去嗰度審嘅文武廟,即係荷里活道。我哋以前就喺嗰度。」屹立百年的老店,也面對時代的挑戰,重建也就是告別時,「退休啦嘛細佬,佢拆啦喎我咪乘機唔做囉,今時今日呢個年紀仲點會再做,我話做仔女都唔畀我做啦。」李先生直言現時已難再有人學師,「接手唔係咁簡單,以前就咁坐喺度學師就做到。𠵱家冇人學師,你都唔鍾意學師啦,一代一代唔同,唔好諗返以前嗰代......拿拿臨重建!你唔捨得我捨得,我好歡喜喎。」

九旬街坊何婆婆盼早日重建:都唔知話咗幾多百世!

年逾九旬的街坊何婆婆居住在彩虹邨三十年,她表示這裡的單位已十分陳舊,「天花板成日跌嘢落嚟,呢度爛先補呢度,有鬼用咩!」即使重建要離開故居,她也直言毫不可惜,「唔係可惜,而係你住間屋都要乾乾淨淨,企企理理。」她質疑政府沒有決心重建,忽視區內老人,「唔係冇地方遷,而係彩虹邨老人家多,都唔理老人家。由大磡村接收?講啫!講係冇用,要實際行動先有用。」

社區設施不足

何婆婆說,彩虹邨不但沒有公園,連茶樓都沒有,令她覺得十分不便,「得一間唔開門嘅金碧樓,淨係11點開畀工人食飯,老人家就冇茶飲。彩虹邨係冇用,我認為真係冇用,連公園都冇,得停車場天台,落雨冇地方去!」

遊客打卡勝地令她不安

何婆婆指雖然彩虹邨位置好,交通亦相當方便,但家居卻殘爛不堪,即使登記了維修也要等待多時。再加上遊客到來,令居民都感到不安,「以前彩虹邨三更半夜出街都好穩陣,𠵱家唔得,去街震騰騰。多咗啲遊客嚟,停車場天台五點鐘開門,五點鐘都未到就有人拖住旅行篋喺度等,地方雜咗。」「快快趣趣拆咗佢,畀老人家享受下啦,成日話就拆就拆,死咗都未拆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