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曾因人少士氣低 直擊示威者四小時直接行動:很迷茫

撰文:李穎霖 李智智
出版:更新: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抗議活動持續,示威者鑑於特首和政府在昨日(20日)下午5時的「最後通牒」前,未有回應撤回修例等五大訴求,決定今早7時起將行動升級。不過,現場參與者人數與6月12日的包圍立法會行動大相逕庭,只有約一千人參與。有示威者無奈稱,示威行動經歷多日後人數不足,士氣低落,「人都唔夠,衝都衝唔到」,一度感到迷茫。直至9時許,到場支援的人數漸多,才令示威者士氣回升。對於抗爭前路,示威者各有看法,有人期望有領袖人物帶領群眾,有人認為應發起更大型的不合作運動,亦有年輕人提出見步行步建議,「甚麼都要試,做到幾多就幾多」。至11時許,千人示威大隊包圍警總,要求與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對話。

示威者昨向政府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在6月20日下午5時回應五大訴求,包括撤回修例、特首林鄭月娥下台、反對定性暴動、釋放被捕人士和追究警方濫權暴行。惟政府在「死線」前未有回應訴求,示威者按原定計劃將行動升級,包圍立法會和發起「不合作運動」。

「直接行動」(direct action)是指以堵塞政府或大企業的通道,甚至衝擊防線,闖入一些被禁區域。直接行動組織較零散,缺乏一個統一的指揮者或中心,由不同的參與者自發行動,俗稱「無大台」的社會運動。

記者清晨5時許到立法會附近一帶視察,有數十名年輕示威者在立法會門外和添馬公園留宿。到6時許,現場沒有行動升級、如箭在弦的緊張感,只有約200名示威者到場。有別於6月12日的包圍立法會行動,立法會門外並無架起鐵馬,亦未見警察駐守,示威者表現平靜。到早上7時至9時,示威者人數增多至約一千人,其間只見多間學生會代表到場帶領喊口號,未有任何進一步行動。直至11時,示威者佔據夏愨道,造成交通擠塞。

洗先生稱,現時首要爭取到政府釋放被捕人士和徹查警方過度施暴。(李穎霖攝)
今早立法會門外的示威者人數並不算多,示威大致平靜。 (李穎霖攝)

清晨7時過後「才有些希望」

記者在早上7時前後,追蹤訪問三位20多歲示威者,了解他們心聲。23歲城大學生王小姐與友人由昨午5時通宵留守至今,她稱今日的示威氣氛與6月12日的行動相比「差太遠」,早上7時前只有一百多人在立法會外,「人數太少,根本甚麼都做不到」,直至7時過後人群漸多「才有些希望」。

她坦言,經歷多日的抗爭,深感疲累但亦不能放棄。過去曾與立場不同朋友和任職警方朋友「絕交」,為免與立場不同的父母吵架,與父母對話時避而不談,「政府和警察的暴行真是沒辦法接受,現在一定要爭取到底」。

政府假意回應部分訴求 減低示威意欲

她又認為,早前示威人數由6月16日的200萬人上街遊行大減,緣因當日前夕有人以死控訴,激起大批市民情緒前往悼念和抗議,「而今次政府已假意回應部分訴求,減低了示威意欲」。

至11時許,示威人數開始增多。 (李智智攝)

「香港人不適合打持久戰」

「我反而不是這樣看。」坐在她身旁的朋友冼先生説道:「平日有出來遊行的是為了悼念,但之前未遊行過的人,應該是不滿警察執法的手法。」他指,自己由6月9日到今,一直有參與反修訂的遊行、集會,惟一個多星期過去,在政府頻頻回應、表態後,觀察到民意、示威者漸散,留守的人士氣亦減:「士氣低,因拖太長時間。有人(對政府回應)收貨,有人去旅行、有人要實習,香港人都要上班。香港人不適合打持久戰,也不知道行動能否撐到七一。」冼說,現時唯有盼望大家下班後,可以到場支援。

22歲任職銀行的示威者張先生今早到場支援。(李穎霖攝)

6月9日的遊行動員逾百萬人,上周日(16日)的遊行人數更破200萬,不過,即使經歷過聲勢最浩大的遊行,政府至今仍未正面回應示威者的五點訴求。問到遊行集會人數再多,是否已對政府毫無影響,冼先生的回覆仍然樂觀:「人數也是表態,有其價值。」

現在期望有人擔任領袖角色

是次運動沒有大台,不少行動皆由民間發起,惟資訊亦需自行從不同平台發掘。冼先生表示,日前與王小姐應網上呼籲,前往包圍禮賓府,發現響應的只有寥寥數人,而7時前未有下一步行動的資訊,亦令他感到迷惘。「沒有大台有其好處,但現在會期望有一個人擔任領䄂角色。」然而,王小姐的看法並不相同:「當日黃之鋒也只是出來發表講話而已。」

早上9時許,聚集在立法會外的示威人士開始增多,二人皆指士氣有回升,只是從凌晨1時許開始留守,已出現疲態。不過,此時尚未有議員、大專代表到場,講解下一步行動,冼亦不禁問:「人呢?」

欲發起更大型不合作運動 但怕失民心

後來,各大專院校學生會代表到場,呼籲更多示威者到場留守,而行動由之前宣稱的圍堵政府總部,變成了包圍立法會。與二人碰頭、22歲任職銀行的示威者張先生到場支援,他卻說,已對會否有領導運動的人出現「沒有期望」。

遊行過,亦包圍過立法會,要政府回應示威者訴求,張先生認為下一步或是要發起更大型的不合作運動,「如真的嘗試有一大群人霸佔港鐵列車,令其無法運行,這樣政府一定要面對」。他續道:「但這樣就會失民心。」

早上11時許,示威者開始包圍警察總部。 (李智智攝)
冼先生認為目前應要打游擊戰,「因包圍單一位置久了,大家習慣了交通改道安排,影響力減低」。 (李穎霖攝)

「甚麼都要試,做到幾多就幾多」

三人稱,今日會按大會呼籲行動,包括包圍禮賓府和警總,「雖然相信無論如何行動,政府都不會回應訴求,現時真的很迷茫,但甚麼都要試,做到幾多就幾多,至少擺一個姿態向政府抗議」。洗先生稱,現時首要爭取到政府釋放被捕人士和徹查警方過度施暴,「保障示威者免被秋後算賬」。

議員到場可為示威者打強心針

11時,示威者增加至逾千人。三位示威者11時許隨示威大隊包圍警總,要求與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對話。冼先生在警總前稱,因多了示威者到場,故「對抗爭有更大信心,不過都是靠示威者自發包圍,都要思考下一步該如何走」。他認為應該要打游擊戰,「因包圍單一位置久了,大家習慣了交通改道安排,影響力減低,就如夏愨道久了,意義反而不大了,大家甚麼都要試」。

其間,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到場為示威者加油,冼先生認為,有立法會議員到場可為示威者打強心針,「心會定些,好似發生什麼事都有人頂住」。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