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五子金鐘絕食24小時 以苦行控訴 尋第三種抗爭方式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不斷,市民因應政府未回應訴求衝擊立法會,更接連有年輕示威者以死控訴,令社會悲慟不已。在雲迷霧鎖天氣下,「好鄰舍北區教會」傳道人發起於金鐘發起絕食無限期抗議,至今已絕食逾24小時。三名80後男女和一名七旬馬屎埔村收地抗爭老翁加入,一同以絕食控訴政府不公,途經市民施予牛奶和水為絕食者打氣。絕食者稱,願在抗議政權的聚腳點,以愛香港的心,「透過受苦控訴暴政,向世界說明我們的心志」。

「好鄰舍北區教會」過去積極投身反修訂《逃犯條例》社運,包括於6月9日、6月16日及「七一回歸」發起義載活動,接載北區市民到維園參與遊行,傳道人陳凱興(Roy)更走上前線聲援和保護示威者。Roy昨日早上10時開始於金鐘海富天橋附近發起無限期絕食,直至「身體支持唔住,或政府回應訴求」,至今已經絕食逾24小時身體狀況良好,目前身體狀況良好,惟開始出現肚瀉狀況。

「好鄰舍北區教會」傳道人陳凱興(Roy)昨日早上10時開始於金鐘海富天橋附近發起無限期絕食。(黃偉民攝)

Roy形容絕食並不孤單,參加者由1人增至5人,會飲淡鹽水、維他命C等,並有醫護朋友前來支援。他們亦已與商場及市民溝通,暫時未有被驅趕。期間他們祈禱和唱聖詩,為香港未來祝福,不少市民前往向他們表示加油,又特意帶同牛奶和水探望。

Roy選擇以絕食抗爭,源於7.1立法會衝擊事件後,特首林鄭月娥於凌晨四時召開記者會,認為政府「麻木不仁」,對港人的訴求未有回應之餘,只關注行動本身是否有觸犯法律,而非行動本身的訴求是什麼。現時他預示本港的抗爭只有兩個方向:武力升級以及自殺浪潮增強。他認為,作為傳道人,信仰價值中,生命最為寶貴,故此尋找第三種抗爭方式。

期間絕食者祈禱和唱聖詩。(黃偉民攝)

Roy希望透過絕食,以另一種燃燒生命的方式,期待以公眾壓力喚醒政府關注,陳傳教指,行動的主要目標並非政府,而是市民,尤其是年輕人,「只有更多人參與絕食,我地既群眾壓力就越大。」他又指,昨日早上親眼目睹一名女子企圖自殺,旁邊的人擁抱著她,安慰她,認為社會撕裂已傷害了許多人的心靈。他亦稱,若部分想自毀人士,可考慮加入絕食行動,「讓生命並非稍遜即逝,而是透過這受苦,控訴暴政,向世界說明我們的心志!」

他坦言,前線的年輕人令他最為擔憂,有部分前線示威者對他稱「如果我知道我俾警察捉,會俾人入罪,我寧願死。」他能理解年輕人現時的驚恐,社會彌漫著白色恐怖。從前他從事青少年工作,認為政府壓制得越厲害,年輕人亦會「反彈」得越嚴重。他呼籲群體彼此互助,現時的「抓捕」行動就如魔鬼的爪牙,在暗中做事,如果不介意發聲,可以加入絕食行動。

琳琳和陳伯(左)昨參與絕食,要求政府回應訴求。(黃偉民攝)

八十後的絕食者琳琳為Roy教友,由昨日開始絕食,期望政府盡快回應訴求。早前她罷工參與遊行及絕食行動,令她失去了本來在寵物店的工作。但「政府完全唔關注港人對佢嘅睇法」,故會堅持行動,直至特首林鄭月娥回應訴求。

73歲陳伯一直為馬屎埔村收地抗爭,亦自發由昨晚8時加入絕食,認為自己的年紀不是問題,「我已經豁出去,撐得幾耐就幾耐」。他手持毛筆,坐在地上寫標語「盧偉聰知法犯法,暴力鎮壓市民」。他指是自己為社會站出來,「哪怕是強權政府唔比我地發聲,我地都要發聲。」

陳伯表示,為香港好,應該站出來捍衛其民主及自由,過往自己參與其他抗爭行動已經20多年,有兩宗司法覆核官司在身,但會盡力與市民攜手建設香港,繼續堅持。他指,公義及法治為本港的核心精神,必須捍衛及珍惜,希望特區政府聆聽民意,「唔好講一套做一套。」

附近上班的市民帶食水到場探望。(黃偉民攝)

採訪期間,在附近上班的江小姐帶同食水到場,略盡綿力,透露早前曾為其他示威者提供物資。七一遊行之後,她認為政府仍未回應市民訴求,近日更開始拘捕行動,是「與民為敵」的行為。

她語重心長說,不同人都盡自己的力量為香港做份內事,最令她感動的事是七一遊行的時候,示威者一聽到有救護車通過便會自動讓路,「住咗香港咁耐,第一次覺得香港人好有愛」,可是無奈政府至仍未回應訴求。她又指,如果特首林鄭月娥的確如其所言會聆聽各方意見,便不應只逗留在立法會內,「出嚟就譴責」。她稱,在示威者在立法會內寫了四字「官逼民反」,令她非常認同,認為大家應反思是什麼驅使一群年輕人,放棄自由,要爭取的是什麼。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