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屯門公園】誰明阿伯心? 兩蚊搭車跨區聽歌 生果金封利是

最後更新日期:

屯門公園遭大媽攻陷,每天都有人準時開咪唱歌已非新鮮事,但無論大媽被人開群組追擊、被公園管理員勸諭或驅趕、或被區內市民指罵,公園大媽的地位無所動搖,全靠一群每天均會到場支持的伯伯。阿伯內心有誰明?「光復」大軍來勢洶洶,多名伯伯均向記者表示,他們每日在家「一個人對住四面牆」,退休後較多空閒時間,「咪落黎公園消遣吓!」有伯伯特地由東涌遠赴屯門聽大媽唱歌。

也許大媽看透伯伯生活寂寞難耐,她們唱歌均會非常興奮,落力多扭腰,伯伯笑了,亦準備不少利是「打賞」大媽。不過,看透世情的伯伯,亦頭腦清醒,坦言「好現實㗎,有錢有人關心,無錢無人關心」。記者一連兩日到屯門公園,解構屯門公園大媽與退休伯伯微妙的供求關係。

數十名伯伯於涼亭下休息,同時欣賞大媽唱歌跳舞。(余睿菁攝)

呢到個個都退曬休有兩蚊雞!
70歲黃船長

家住東涌跨區聽大媽唱歌

到訪屯門公園這天下非常大雨,屯門公園十多檔歌舞團數量驟減,只剩下數檔,但壞天氣無阻70歲的黃船長到屯門公園欣賞大媽唱歌跳舞。黃船長一邊吃著大媽提供的龍眼,一邊接受訪問。

黃船長於蒲台島岀生,退休前做漁民,60歲時退而不休,兼職替人駕駛遊艇,不用岀海的日子,黃船長飲完下午茶,便會到屯門公園散步,但黃船長於東涌居住。黃船長稱,東涌附近沒有歌聽,而他搭巴士能享用長者優惠,「我搭巴士半個鐘咋嘛,住邊到都唔緊要!呢到個個都退曬休有兩蚊雞!」他指現場有伯伯甚至於港島區居住,但交通時間不是問題,因為「退曬休有乜做啫!」

有人派到無錢開飯
70歲黃船長

在場的觀眾均被表演者逗得非常開心。(網上短片截圖)

70歲的黃船長說話中氣十足,看起來非常年輕,他稱全靠屯門公園大媽,「喺到開開心心咪唔似囉!」船長稱,其實不太認識歌手所唱的歌,「都唔知唱乜但觀賞無所謂」。他指若現場有人唱得好,自己會給十元或二十元利是打賞,一個月大約共給數百元,他坦言自己的薪水「使完有凸」因此一個月給數百元利是不成問題「我當燃油費咋嘛!最緊要畀得開心!」現場有伯伯稱用強積金、生果金作打賞,黃船長表示親眼看過有人派利是派至無錢開飯,或者有人派完再即場問人借錢派,但認為這些是個人問題,他笑稱,有時候都會對歌手說「我無嘢做無錢派!」

暪老婆聽歌派利市 做人但求開心

「唔可以畀老婆知嫁!」黃船長坦言老婆並不知道他到屯門公園聽歌及派利是,「女人唔鍾意自己男人咁呀!」他又指與老婆近三十年來從未爭吵過,「使乜畀佢知啫!我老婆有自己節目,我有我節目。大家開開心心咪得囉,有乜所謂!」

大媽輪候唱歌時,會逐一關心伯伯,又向伯伯遞上啤酒、零食。黃船長稱,自己與老婆、女兒及女婿同住,但老婆仍未退休,全家都要上班,沒有人陪他,「喺屋企屈住唔好,一個人對住四面牆」,而屯門公園有人陪他「吹水」,但他坦言「好現實㗎,有錢有人關心,無錢無人關心」。船長形容,大媽「一見到你就笑口噬噬!唔開心又係咁做人,鬱鬱寡歡又係咁做人,點解唔開心啲?」

我電話有千幾首歌慢慢聽,再唔係去紅館畀錢聽!
黃伯伯

周六日近千人聚集

黃船長認為,屯門公園有些歌舞團較猥瑣,「好果啲無人講,曳果啲好多人講」至於何謂「曳」,他指有些歌手會貼身跳舞,自己對於那些歌手就不大興趣。黃船長表示,公園有很多唱歌攤檔,星六、日有時會聚集近千人,因此「乜嘢人都會有」,難免有不雅情況發生。他認為,現場歌手唱歌的確有點嘈吵,但可以先勸告對方調低音量,若對方不聽勸諭再趕他們離開。會否擔心之後沒有娛樂?「我電話有千幾首歌慢慢聽,再唔係去紅館畀錢聽!」

(01記者攝)

阿伯塞錢給記者要求合照

另一名到場聽歌的楊伯,看到年輕記者到場難掩興奮,不斷要求合照,更拿出50元紙幣及利市塞給記者,記者推說不要,他便建議記者出去唱歌,「唱得難聽都唔緊要」,並稱在場的人都會給利是。楊伯又稱大媽唱歌可以月入20萬、30萬元,鼓勵記者出去唱歌。楊伯看到公園內的大媽,仿佛年輕十歲「滿場飛」不斷派利是,他指一般派10元一封,今天共派約600元。

「好過阿伯喺到賭錢啦」

73歲劉伯則表示,平日看完股票,便會到公園,其妻子間中亦會一起到公園聽音樂,妻子也會派利是給歌手。劉伯稱,攤檔用揚聲器的確能吸引很多觀眾,「平時好多人,好得人驚」,但認為趕走他們很麻煩,「好過阿伯喺到賭錢啦,賭錢一個月幾千銀」。

據在場伯伯透露,歌手唱歌需要向攤檔老闆繳付80元費用。(資料圖片)

大媽唱歌需付費

據在場伯伯透露,歌手唱歌需要向攤檔老闆繳付80元費用,可以唱一至兩首歌,下雨天則需100元。若現場有其他歌手,則要輪流唱,其間所獲得的利市則由歌手自己收取,因此大媽會努力賺取打賞。

83歲的「十一哥」,於屯門公園旁的友愛邨居住,每天均會到屯門公園,「唔係喺屋企有乜做啫」。 今天他選擇了一檔較少人的大媽團聽唱歌,稱自己從未派過利是,「自己份生果金都唔夠食」。他指妻子知道他到屯門公園,但由於妻子對唱歌沒有興趣,因此未有陪同前來。

其中一檔歌舞團的老闆江先生表示,他負責提供擴音器和咪高峰等設備予大媽。(陳欣彤攝)

歌舞團老闆無懼光復行動

屯門公園經理及管理員間中會用分貝計量度歌舞團的聲量,當超過某分貝會即場勸諭表演者降低聲量,惟管理員離開後大媽們故態復萌,管理員嘆道「佢哋(伯伯)好似食曬藥上癮咁,日日都要黎!」

翻查立法會資料,早於2004年,屯門公園已出現利用樂器表演的團體,其後數量逐漸增多,圍觀人數亦由十數人增加到過百人,又以揚聲器加強音量。時任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當年曾提過,只要表演者沒有對其他人士造成滋擾,在公園唱歌跳舞自娛是完全沒有問題。噪音問題困擾區內市民15年仍未解決,有網民發起周六「光復屯門公園行動」。其中一檔歌舞團的老闆江先生表示,他負責提供擴音器和咪高峰等設備予大媽。他稱不擔心網民星期六的行動,認為自己只是「唱歌咋嘛,自娛!」他指現場有很多老人家,提醒到場人士「一唔小心推跌佢死咗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