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告別禮.持續更新】父母感謝熱心港人 百人冒雨排隊悼念

最後更新日期:

反《逃犯條例》修訂的示威者「黃衣人」梁凌杰上月在金鐘太古廣場平台掛上「反送中」示威標語後墮樓身亡,其設靈及舉行追思儀式於今日(11日)在香港殯儀館舉行,靈堂不設公眾弔唁,治喪委員會在鄰近香港殯儀館的渣華道遊樂場另設公眾告別禮。今日下午兩時半,悼念區有數十名市民穿著黑衣陸續前來弔唁,有人自攜鮮花,現場亦有向日葵派發。

攝影:黃偉民、廖俊升

【19:07】現場下起滂沱大雨,每節悼念儀式取消相隔十五分鐘或半小時進行,改為不斷安排市民進入球場參與。

【18:24】過百人冒雨排隊

入黑後,下班後前來悼念的市民愈來愈多,數百人沿鰂魚涌公園二期冒雨排隊,不少人手持鮮花,等候進入球場,為弔唁冊寫上心意。現時隊頭為球場海澤街入口,隊尾則於英皇道行人天橋。在場有零星警員拉起膠帶,維持秩序。

【17:35】陳淑莊抱病現身悼念 寄語港人Be Strong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陳志全(慢必)、區諾軒等人先後到場,其中抱病的陳淑莊持柺杖到場獻花、鞠躬致哀,又到靈堂與梁凌杰父母交談。她未有透露交談內容,但表示對方主動關心她的病情,對此感抱歉。 受腦瘤困擾、已做切除手術並接受電療的陳淑莊微微側頭回答記者提問,她表示身體狀況已回復穩定,但目前雙眼看到的影像會重疊,頭打側時,視線才會較為正常,又指水平線以下的影像都未能看清。

身體抱恙仍堅持到場,她解釋,反修例運動已失去四位年青人,而梁凌杰是首位離世的示威者,對此感到惋惜,應到場以示尊重,「點都要嚟,可能只係鞠一個躬,都係最基本尊重。但可惜政府到𠵱家都冇好正式回覆,幾日前林鄭月娥更將DSE(放榜)結果同四條人命拉埋一齊講,真係好取巧狡猾。」她希望死者父母能夠平安,香港人能夠加油堅強,「Be Strong、鬥命長。」

身體抱恙仍堅持到場,她解釋,反修例運動已失去四位年青人,而梁凌杰是首位離世的示威者,對此感到惋惜,應到場以示尊重。

她表示,當看到有關反修例運動的短片後,情緒較為激動,視力會受影響變差,目前只敢看文字新聞,及勤做健身抒發情緒。受緩刑影響,她表示只能參與已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遊行,對未能全力落場感遺憾。 對於各區出現「連儂牆」,更有人自發守護,陳淑莊表示感動,又指港人已進化,「我哋悲過,憤怒過,但𠵱家搵到第二個方法呼籲大家關心呢個地方,覺得大家好厲害,可以話苦中作樂。」

佔中九子案被告之一陳淑莊早前被裁定「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和「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兩罪罪成,被判囚8個月,緩刑兩年。七月初,她指已就上述定罪提出上訴。

【17:15】現場下起驟雨

前來悼念的市民手持雨傘,繼續鞠躬獻花。幾位治喪委員會義工及市民冒雨在球場對出馬路設置路祭。他們在燈柱貼上由朋友親手畫的「黃衣人」圖像及「林鄭殺港 黑警冷血」字句,並以膠紙覆蓋,並在燈柱下方放置香爐及香燭,及一把黃雨傘。他們表示,所有香燭、火機、飲料等物資,均由市民自發購買送到現場。

他們指,由於靈堂不設公眾憑弔,加上市民悼念的球場屬於康文署場地,不能燃點香燭,故在此設路祭,讓市民可以上香。他們預計路祭至晚上十時,剩餘物資會交還市民。另外,有貼上「梁凌杰浩氣長存」、「林鄭月『蛾』償還血債」標語的車輛環繞渣華道遊樂場及香港殯儀館行駛,期間車輛重複進行聲音廣播,內容指控特首林鄭月娥指使警方向市民開槍及施放催淚彈,要求向林鄭月娥追究法律責任等。期間附近有少量警察巡邏。

【17:10】下午約四時半,聖詩班領唱三次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隨後進行三鞠躬禮,近百人到台前獻花、默哀和鞠躬。儀式完結後,詩班再領唱We shall overcome,接著人們陸續離去,部分人在離場時高呼「香港人加油」。

公眾齊唱聖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並向主台再三鞠躬。(廖俊升攝)

【16:23】何韻詩到場悼念:抗爭如跑馬拉松

何韻詩一身黑衣,戴上墨鏡到場為死者梁凌杰悼念,她其後表示,抗爭如跑馬拉松,不需對自己太苛刻,「這是一個長遠的抗爭,當感到想放棄的時候,要想我們正在做一件世界上沒有人做的事,我們對抗的是一個霸凌的政權。當大家覺得好像做許多事都沒有效果、感到徒然時,其實並不是那樣,我們見到政府有退一步。」

何韻詩到場悼念,提及反修例運動是長期抗爭。(陳浩然攝)

【15:49】告別禮現場設弔唁冊 市民留言:我們會加油

下午二時正,渣華道遊樂場開放供大眾參與梁凌杰的公眾告別禮。現場設有弔唁冊,讓市民留下悼念字句,有市民寫上「RIP我們會加油」、「英魂不朽 浩氣長存」及「願你看見香港的藍天」等句子。有義工在場派發白絲帶及小冊子,球場後方的大台寫上「永遠懷念」字眼,市民可在台前放下鮮花鞠躬致意;現場所見,台前已擺滿向日葵及白花。悼念儀式每15分鐘進行一次,期間會向死者默哀一分鐘,儀式將不斷持續至晚上十時為止。

市民在台前放下鮮花鞠躬致意。

+4
+3
+2

治喪委員會義工司儀向悼念人士轉達梁凌杰父母的說話,其父母表示感謝社會各界各位熱心、善良香港人,又指各名香港人,包括兒子在內,都希望香港能變得更好,讓每人都能安居樂業、自由發聲。梁凌杰父母又稱,每一位勇敢地走上街頭的市民都深愛香港,年青人應好好活下去,才能為香港不公不義之事繼續發聲。

參與悼念市民:化悲憤為力量

下午兩時多,66歲黃伯伯一人前來悼念,他拿著寶礦力飲料及煙斗,襟前掛上天使鎖匙扣。 6月15日,黃伯伯看到梁凌杰輕生新聞時感觸落淚,今日他特意從屯門家中出發,先到金鐘慰問絕食抗爭者,下午再前來鰂魚涌香港殯儀館悼念。黃伯伯指,自己過去曾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如1970年代中文合法化運動、保釣行動、1989年支援天安門學生的遊行,以及後來2003年遊行和是次反修例運動,「過去三十年一直在抗爭路上,不論年紀出一分力。」

他對有人相繼以輕生向政府表達訴求感不值,但又認為既然人已逝,就不應再繼續悲傷,反而應盡快平復心情,化悲憤為力量,關心身邊朋友,「革命路漫長,應齊心合力,等待光明來臨。」他指特首宣布《逃犯條例》修訂已暫緩及「壽終正寢」 ,代表運動已下一城,寄語香港人繼續走下去。

66歲黃伯伯一人前來悼念。

由1988年爭取立法局直選起,另一位市民林先生已一直參與社會運動。今年四月,他開始關注反修例運動,並坦言看見有人願為香港而犧牲,死者應受到尊重,「既然有人係願意咁做,我覺得係值得尊重。」林先生帶同六歲的兒子來到告別禮,預計晚上會與朋友再到場。他說兒子也有了解反修例運動的發展,也知道有人為香港犧牲,並形容梁凌志和復仇者聯盟中的Iron Man一樣為正義犧牲,「佢(兒子)好鍾意Iron Man,香港𠵱家都有復仇戰士。」

林先生帶同六歲的兒子來到告別禮,預計晚上會與朋友再到場。

茶餐廳東主自資買2000朵向日葵悼念

在悼念現場,義工向市民派發向日葵,代替白花致哀。這批二千枝的向日葵,由茶餐廳東主Cat姐自資向新田信芯園花農梁日信(信哥)購買。信哥以成本價售出,親手收割,今早送到場,由Cat姐在場派發向日葵。

Cat姐與輕生者梁凌杰並不相識,她認為向日葵代表希望與陽光,期望借此表達港人不會放棄,充滿希望的信息。她又指,過去6月見證了先後有一百萬及二百萬人上街遊行,但政府卻未有回應訴求,希望透過派發向日葵為年青人打打氣,彼此堅持下去,她又對未來的路感到樂觀,「因為年青人是我們的未來。」

Cat姐說,死者父母對以向日葵取代白花悼念,反應正面。她未有透露出資金額,認為金額多少不是最重要,「香港是我們的,支持我們,不是為了甚麼,自己支持自己家園。」

茶餐廳東主Cat姐自資向新田信芯園花農梁日信(信哥)購買2000朵向日葵在公眾告別禮上向市民派發。

6月16日200萬人上街遊行前一日,梁凌杰身穿寫上「林鄭殺港、黑警冷血」的黃色雨衣,於下午4時左右,在金鐘太古廣場平台外牆掛上「反送中」、「林鄭下台」及「Help Hong Kong」等橫額標語,抗議政府遲遲不撒回修訂草案。直至晚上,他從高處墮下,經搶救後證實不治,現場警員發現有兩封遺書,內容包括向家人交代身後事,以及闡述反修例等訴求。翌日早上,有大批市民身穿黑衣到太古廣場門外獻白花悼念致意。

公眾告別禮詳情:

日期:2019年7月11日 (周四)

地點:渣華道遊樂場

時間:下午二時至晚上十時正

內容:鞠躬禮、獻花儀式

另設兩節基督宗教悼念儀式 時間:(第一場) 1600-1630 、 (第二場) 2030-2100

現場設有情緒支援站及義工提供輔導服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