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父母冀港人保重 治喪委員會成員周保松:沒有最後一戰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6月,積極參與反修例運動的示威者梁凌杰,在太古廣場天台懸掛反修例標語後,一躍而下身亡,事件引起社會極大迴響。

7月11日,梁凌杰的家屬為他在香港殯儀館設靈,並同意在治喪委員會協助下在殯儀館旁的渣華道遊樂場舉辦一場公眾告別禮。傍晚時分,來告別禮的人潮絡繹不絕,一度有數百人冒雨排隊進入會場。場內的人們一手撐著雨傘,一手拿著向日葵,對著寫上「永遠懷念」前台三鞠躬致意。

「將來望回頭,他會在整個香港民主運動史中有一個好重要的位置。」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教授周保松說,梁凌杰在6月15日晚上的離開,相當大程度激發起翌日的二百萬人遊行,「所以如此大雨,也有這麼多市民來道別。」

離逝對香港具影響 義工協助設公眾告別禮

雖然設靈並不設公眾弔唁,但在梁凌杰家屬同意下,一眾熱心義工組成治喪委員會,在殯儀館旁邊協助舉行了一場公眾告別禮。牧師袁天佑、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周保松及臨床心理學家葉劍青擔當治喪委員會成員,袁牧師在告別禮上分享,帶領頌唱詩歌,周保松亦長時間現身,在場打點。

袁天佑牧師在告別禮上分享,希希港人互相支持和鼓勵,繼續堅持下去。(徐嘉蒓攝)

周保松說這場「公祭」是在尊重梁凌杰家屬前題下,由六一二人道支援基金的秘書處協助下舉辦,「每一個步驟都得到家人同意才做,我們是一個協助的角色。」

周保松指,家屬明白梁先生的離逝對整個香港有巨大影響,亦有好多人想在舉殯當天與梁先生道別,所此同意設立一個公開紀念場合。他說,治喪委員會在短時間內招募了為數不少的義工,各司其職,例如是場地設計、義工維持秩序、布置、送花等,「不同的朋友,一開到聲就夾手夾腳做,所以有好多人參與在內。」

昨日參與公眾告別禮的人數眾多,人們默哀後,進行三鞠躬禮,悼念梁凌杰。(廖俊升攝)

港人好好保存自己 成死者父母最大心願

感謝社會各界人士悼念杰仔。每一位善良熱心的香港人,包括兒子在內,都希望香港能變得更好,讓每人都能安居樂業、自由發聲;而每一位勇敢地走上街頭市民都是因為深愛香港。年輕人要好好保全自己,活下去,才能繼續為社會不公不義之事勇於發聲。
梁凌杰父母

一個月內,相繼有四位示威者離世。在告別禮上,司儀讀出梁凌杰家人對出席告別禮公眾的說話,提到希望年輕人要好好保全自己,活下去,才能繼續為社會不公不義之事發聲。

周保松說,梁凌杰家人希望香港人繼續走下去,「梁先生的家人特別強調,期望之後所有人都能夠有希望,抱住信心,大家走下去。他們一家其實很強調這件事,父母都特別緊張,給年青人一個希望,不要太容易放棄。那一段說話的確是他們的心願。」

昨日有人在會場內派發2000支向日葵,到傍晚時分已全數派出。(廖俊升攝)

沒有最後一戰 高低潮一起走下去

反修例運動走到今天,有人流血和被捕,也有人離世,周保松對此也感到相當痛心,「我們在香港參與社會運動這麼多年,從來沒出現過這個現象。好多人都好痛心,沒有想過我們的民主運動需要人去這樣犧牲自己。」直言作為參與這場運動的人,都同意生命是寶貴,「我們今天來到是向梁先生致哀,也是向他致敬,這個訊息十分重要。」

雖說痛心悲憤,周保松仍希望年青人謹記信念,堅持持久戰,「沒有所謂『最後一戰』,而是要大家持久戰。看長遠一點的歷史,任何一個走向民主化的過程中,都是歷盡艱難,有好多高低潮。」他解釋道,在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已有心理準備,未來的路會十分艱難,故須團結走下去,「反送中之後的路都會好難走,所以大家如何在既有的基礎上團結。無論幾艱難都好,都要珍惜自己的生命。」

反修例風波尚未平息,社會運動依然持續,前路看似幽暗。但周保松認為,香港人過去一個多月已表現得很好。「我自己覺得整場運動,香港人走到這一步已經很了不起。無論政府如何回應訴求,香港人在整場運動表現出來的,好多東西都值得香港人驕傲。不要覺得自己一事無成,我們已做了很多事。」周保松說。

告別禮場外有人自發布置連儂牆,向梁凌杰告別。(廖俊升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