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廁翻新】廁所食飯事件後 值勤室擬增設施 清潔工:不抱期望

最後更新日期:

公廁清潔工權益曾因有清潔工在洗手盆上食飯而引起大眾關注。其後,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年初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中,提出五年撥款六億元翻新食環署管理的公廁,改善約240所公廁的通風等設備,提高清潔水平。公廁翻新工程如火如荼進行中,近日香港01在區議會文件中發現,筲箕灣南安街公廁即將翻新,文件中更提到會增加現有值勤室的面積和改善其設施,究竟翻新過後,清潔工又受益到多少呢?

攝影:鄧栢良

從食物環境衞生署提交上區議會的文件中指出,東區南安街公廁翻新工程將於本年下旬展開,預計 2020 年第二季竣工。當中南安街公廁值勤室是翻新工程內的項目之一。署方指翻新工程會將現時的值勤室面積增加及改善值勤室的設施,包括裝設電源插座、儲物櫃、風扇、照明及抽氣扇等設備。

值勤室又如清潔工的員工室,在內擺放私人物品,同時又是他們的休息空間,有些清潔工更會在值勤室食飯。但現時在公廁內有值勤室是一件幸運的事,因為香港公廁共有799間,當中有值勤室的廁所可謂少之又少。公廁空間本就不多,如要加建或擴大值勤室,在實行上會有困難。

東區南安街公廁值勤室

是次將要被翻新南安街公廁內的值勤室空間狹窄,女清潔工的值勤室入面只有一把風扇,對下就有兩個層板(放置員工的員工私人物品和公司物品),兩張矮椅子,一張小桌和兩個小型儲物櫃,肉眼所見只能勉強容納一個人。

東區南安街女廁值勤室

南安街公廁內男清潔工值勤室的情況也同樣惡劣。入面有兩個小型儲物櫃、風扇、一張小桌、兩個小型層板、一個鐵通掛著員工的衣物和傘,正下方是「鋅盆」,隔離就是座椅。

在南安街公廁做了幾年清潔工,現年六十多歲的葉先生負責返早更。他表示,因為值勤室面積太細,只會擺放私人物品,基本不會留在值勤室,多數會留在公廁外面。雖然葉先生知道公廁會在九月翻新,惟對此不抱期望,不覺得會有大變動。他更認為公廁面積有限,若要擴大值勤室,就可能要少一個洗手盆,所以對值勤室也不會有大期望。

清潔工權益低 值勤室進食也是不當行為

清潔工普遍有一小時的無薪「飯鐘」,部分工友可選擇外出用餐或在廁內值勤室食飯盒。但也有部分清潔工受到不人道的合約規管,若清潔工進食或離開工作崗位,可視作「不當行為」,可被扣款。根據食環署與承辦商的招標合約條款,承辦商須確保僱員在提供指定服務時,不會有「不當行為」,「不當行為」指製備膳食、進食、離開工作地點或範圍等,否則政府有權扣除港幣677元作損害賠償。

清潔工進食或離開工作崗位,可被視作「不當行為」。(資料圖片:李美笑提供)

其實現在清潔工的權益已經慢慢提升,員工不再被局限在公廁或值勤室吃飯,更不會沒有飯鐘。記者在場詢問在南安街女廁清潔工,她指:「現在午飯時間可以回家用膳1小時,不用留在廁所裡面食飯,比以往情況有所改善。」男廁清潔工葉先生則指:「十二點至一點午飯時間,一直以來公司讓他們出去食飯,不用留在公廁或值勤室吃。」

南安街女廁清潔工指:「現在午飯時間可以回家用膳1小時,不用留在廁所裡面食飯,比以往情況有所改善。」

前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李美笑認為,擴建值勤室是一件好事,前提是政府能否令全港多間公廁同樣做到,如果數量少,那受惠的工友同樣少,效果就不大。另外,她認為擴大或加建值勤室是很困難的:「因為(公廁值勤室)有些原先是沒有,沒有位置能騰空到出來。如果真的要做這件事,他們有機會要把廁格減少一個或洗手的地方,可能先夠(位置)。」她指工友和工會都建議,希望值勤室能在公廁門口附近,而不是在公廁內,不用廁所臭味湧入他們的值勤室。

前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李美笑覺得,增加值勤室面積是件好事(資料圖片/黃廸雯攝)

對於擴建值勤室,李美笑有一個重大隱憂,她認為:「食環署對值勤室應有一個標準的要求,例如實際面積有多少,會有什麼設施,給一個明確指引建築署去做,建築署才懂得怎樣去改動。」若未有一個標準去跟隨,她擔心效果會未如理想,值勤室的準則不一,對工友也不公平。她更提出其實現在公廁所存在的問題(如鹼液,紙巾的質素,清潔工的工資問題)皆是因政府把承辦商外判間接引起,承辦商價低者得,間接影響公廁的質素。她認為最直接解決問題就是取消外判,由政府重新接管。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