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集會】孤身清路障化衝突 專訪白頭管理層陳生:可做咩盡做

最後更新日期:

昨日(13日)市民在機場發起第二天「警察還眼」行動,期間有示威者包圍以及用索帶綁起內地男子,警方到場後有示威者向警察投擲雜物,並追截和包圍警車,再次發生激烈衝突。

在此期間,一名身穿西裝的銀髮男子站於示威者前,獨力想將馬路上的行李車、鐵欄等搬開,之後又隻身擋在入口前、夾在警察與示威者之間。當時他表示自己只是普通市民,但事後有人認出,原來這位陳先生是殯儀業「棺材頭」之一。他表示,當時站出來完全是「膽粗粗」嘗試調停:「我諗好多香港人都係咁諗,喺呢個環境下,可以做到咩嘅,就盡力去做。」

起初被以為是機管局職員

昨天有大量市民繼續前往機場集會,但隨後演變至阻礙旅客登機,晚上亦有兩名內地男子被示威者質疑身份,示威者指要「捉鬼」而將他們圍困及用索帶綁住雙手。當中一名男子一度表示呼吸困難,需救護員到場協助,惟示威者未有放行。其後警方到場,有示威者在男子被送上白車後向警察投擲雜物,並追截和包圍警車,有手持盾牌、警棍的警員下車驅趕,雙方對峙並發生衝突。

當時一名男子,走到雙方中間,獨力搬走路障並呼籲讓路予警察離開。因身穿整齊西裝,他起初被以為是機管局職員,但事後他指自己是名普通市民。

過往陳振哲曾任職四大會計師樓、律師樓及跨國公司財務總監,現時則負責統籌殯葬儀式。(林振華攝)

曾任職四大會計師樓 擁法學碩士資格

雖然在網上被稱為「銀髮族」,但其實自稱為「普通市民」的陳振哲只有40多歲。過往陳曾任職四大會計師樓、律師樓及跨國公司財務總監,亦有法學碩士資格,現時則是祿福禮儀學院的院長,平日會負責統籌整個殯葬儀式,而每天都穿西裝是他多年以來的習慣,也因認為殯儀業應有專業形象,「我日日都著西裝架啦,我成日講笑,話第時死咗壽衣都係西裝。」陳笑說。

憂警方執行職務 奮身勸阻示威者

「尋日只係中咗少少胡椒噴劑,都冇咩受傷。但就會攰囉,幾十歲人搬咁多部行李車,都會氣咳㗎。」陳振哲指,當時他在附近酒店吃飯,本只是想到機場了解情況。當他到達時,衝突已經升溫,救護車載走該名內地男子,當警車和警察來到,示威者就開始設置路障,阻止警車離開,「我第一個反應係,如果警察順利離開,咁成個環境就會和平啲......於是我就膽粗粗行出去勸阻。」之後情況就如各媒體拍到的畫面,陳開始搬動鐵欄、行李車,起初也被部分示威者阻止,到後來他不夠力搬,有記者開始幫忙,最後警車終於駛走,「其實個角色兩面不討好,警察見有人衝出嚟以為係示威者,示威者又會以為你係反對佢哋。但如果唔放警察走,佢哋就會落車執行職務......」

除了有法學碩士資格,陳振哲亦有考取調解員的證書。(林振華攝)

細路打架 大人應在中間調停

昨天陳在鏡頭前表示,自己亦是父母,因此站出來希望「保護班細路」,今天他解釋這句話的意思,「我咁樣諗,唔係自己嘅細路先要照顧,『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就係用呢個心態去做。」他表示,作為香港的一個家長,警方與示威者兩邊都是他的「細路」,昨日兩班「細路」打架,「大人」的工作就是要在中間調停,分開他們不要做出傷害行為,「當然啦,如果你話穿晒制服裝備,但要個阿叔去保護呢,咁對佢哋嚟講都唔係讚賞。」

8月5日七區集會之中,居於大埔區的陳振哲原來已曾隻身擋在防暴警察前,在新興花園連接大埔超級城的天橋上協助附近居民過橋回家,亦曾調停警方與街坊的衝突,原來他早年已考取調解員的資格。陳憶述,昨天在機場所見的警察中,部分較克制,部分則較情緒化,「我接觸到較高級嘅白衫(警員)普遍比較講道理,但部分警員唔係好穩定,不過有可能佢哋其實都唔係好大個,只不過訓練完出嚟著起制服。」

除了昨天在機場集會現身,陳亦有在8月5日隻身擋在防暴警察前,在大埔天橋上協助附近居民過橋回家。(受訪者提供)

只做應做的事 大家也想社會好

「(見到衝突場面時)傷心囉,冇必要為咗一個咁樣嘅政府做到流血,但都尊重同敬佩佢哋(示威者)肯企出來。」他痛心示威者兩月以來,在抗爭的過程中受到不少傷害,又指自己昨天的行為,其實與很多香港人一樣,都是「當刻唔識驚」、只知道要做應做的事,「呢排嘅示威有人執垃圾、有人維持秩序,我諗大家都唔係有咩組織策劃,都係見到有啲嘢覺得係對個社會好嘅,冇人做,就走出去做。冇問題架,盡力去做囉。」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