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催淚煙飄至太子站 清潔工工會質疑用水抹不走殘留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昨日(14日)有市民於深水埗發起「深水埗激光燒衣積陰德祈福晚會」,大批防暴警其後在欽州街、荔枝角道、基隆街等多處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人群。有港鐵工會主席表示,雖然是次警方發催淚彈範圍並不在站內,但今早仍有數名車長在駛經深水埗及太子站時感到不適需求醫。

另外,昨日有太古街坊指日前經過太古站,發現清潔工在站內工作時,缺乏適當的保護用具,質疑外判商及港鐵忽視清潔工健康。近日警方頻頻在港鐵站內或附近範圍發放催淚彈或胡椒球彈,當中在內工作的港鐵員工及清潔工人又受到多大保障?

昨日警方於深水埗發放催淚彈的位置雖不屬於港鐵範圍,但職工盟屬下的香港鐵路公司員工協會主席杜廣仁指,昨晚得悉有同事駕駛列車經過深水埗站時,亦聞到催淚煙氣體味道。另外,今早亦有約三、四名同事在經過深水埗鄰近的太子站時,一度感到刺眼、皮膚痕癢及呼吸道不暢順,經求醫後沒有大礙,如常工作。「雖然警方係喺條街到放催淚彈,但係太子站、長沙灣都有影響,可能經抽風系統帶咗去前後站。」

昨日有大批防暴警其後在欽州街及鴨寮街等多處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人群。(曾梓洋攝)

港鐵提供口罩及頭盔予職員

近日警方多次在港鐵車站附近發射催淚彈,在港鐵站附近工作人士的健康問題備受關注。杜廣仁指,港鐵從前日(13日)起,分別在各車站控制室及列車員工室內向員工提供頭盔、眼罩、 N95及R95口罩等防護裝備,有需要員工就可取用。

據杜廣仁所知,港鐵目前亦正在物色防毒面罩,打算供員工有需要時使用。但他亦強調,即使港鐵有提供防護裝備,只是被動辦法,歸根究抵,港鐵管理層需加強與警方溝通,並在警方進入站內發射催淚彈或胡椒彈前預先通知同事,好讓員工預先做足防護措施,「唔通我哋開車八個鐘都戴住頭盔口罩?冇乜可能。如果警察入車站做嘢,又唔通知港鐵職員,其實我哋好被動,開緊車亦冇辦法知道。最好辦法就係警方唔好亂咁入嚟車站放催淚彈,對周圍嘅人造成好大影響。」

昨日,有逾700名港鐵職員以實名聯署,要求公司強烈譴責警方各種影響鐵路安全的行動,聯署又要求,港鐵應向員工提供可過濾有機氣體的口罩,並徹底清潔受催淚彈影響的鐵路站。(資料圖片/羅國輝攝)

太古站清潔工疑防護裝備不足

警方於上周日(11日)在葵芳及太古港鐵站內分別發射了催淚彈及胡椒彈球,有居住在太古的街坊Eric在前日(13日)經過太古站,見到外判清潔工在太古站附近清潔時,只戴備了外科口罩或N95口罩, 但他早前經過站內時仍聞到有刺鼻氣體,他批評外判商及港鐵罔顧清潔工人安全,「港鐵反應會不會太遲呢?點解工人裝備咁少,咁就夠啦?」

清潔工工會質疑用水抹清理無效

清潔工人職工會總幹事胡美蓮指,現時港鐵清潔工在清潔曾遭警方發射過催淚彈或胡椒彈球的港鐵站時,保護裝備明顯十分不足,「你看警方自己在發射胡椒彈球時戴了甚麼?連發射的人也要這樣戴,好明顯化學品會依附到環境上,繼續釋放有害物質,當清潔工去清理時,好容易會眼澀、咳嗽,不止清潔工,連在港鐵站內工作的員工及商戶都有影響。」

她又補充,現時清潔公司可能對於清理這些化學物質的方法仍一無所知,故難以保障清潔工人免受殘留物質影響。她強烈建議警方須儘快公佈催淚彈及胡椒彈球中的化學成分,以及清理這些化學物質的方法,好讓前線清潔工能有效清理,「清潔工要接觸殘留在環境中的化學物質,他們要落手抹,但一般人不知如何『解毒』,是否用生理鹽水就能清潔得到?一桶水加一塊抹布又是否清到?如果物質不溶於水,有毒氣體黏了上衣服,洗不走都好大獲。」

承辦港鐵清潔服務的公司ISS Facility Services表示,在警方於8月11日在港鐵站釋放催淚彈後,已就港鐵要求於葵芳和太古站增加人手,已加強清潔自動扶手電梯,出入口,電梯和售票機等站內設施。ISS又補充,如有需要,會向清潔工提供額外的清潔服務和支援。 

《香港01》日前曾訪問過內科醫生的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她表示,在室內發射催淚彈的濃度會較在室外發射高,如缺乏適當保護,人體會吸入大量有毒催淚煙。她又補充指,催淚煙粉末可在環境殘留達一年之久,提醒市民如需處理受催淚煙污染的物件時,宜戴上手套,避免接觸皮膚。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