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罷工】反修例運動入校園 學生搞人鏈集會:有義務了解社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運動由暑假初期持續至開學,從社區走進校園,各大專院校及中學團體在開學日發起罷課。位於鑽石山的佛教孔仙洲紀念中學及香港神託會培敦中學學生自發在學校門口組成聯校人鏈,逾200名身穿校服或黑衣的學生由佛教孔仙洲紀念中學停車場延伸至斧山道。

早上8時30分,開學鐘聲響起,學生魚貫進入學校,第一課是開學禮,然後便是罷課集會。負責籌劃罷課的丘同學指,不期望罷課能帶來實質改變,「但這是第二個途徑,透過罷課集會上的分享會、放映會,讓不清楚反修例運動的同學更加深入了解事件,明白香港在發生甚麼事。」

300學生風雨中組成人鏈

9月2日早上7時15分起,佛教孔仙洲紀念中學及香港神託會培敦中學的學生及舊生,穿着熨得筆直的校服或黑衣,有人戴口罩,有人戴防毒面具,用紗布蓋着右眼,由佛教孔仙洲紀念中學停車場延伸至斧山道旁的香港神託會培敦中學門口,組成一條近300米長的人鏈。

當時,天文台正懸掛三號強風信號,風雨飄搖中,學生靠着牆壁,一句接着一句地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人,加油!」、「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打橫的雨水潑濕了他們潔白的校服。8時20分,負責籌劃的學生指示同學舉起右手遮蓋右眼,抗議警察於811尖沙咀衝突中射傷一名女救護員的右眼。8時30分,上課鐘聲響起,大家呼喚身旁的同伴:「上課了!」

一星期前籌備 七成學生支持

剛升讀佛教孔仙洲紀念中學中六級的謝同學是活動其中一名搞手,她說活動於一個星期前方開始籌備,「因為在最近的示威遊行中見到警察越來越暴力,好像無人可以制止一般,促使我們想走出來,表達自己的訴求。」

她說,活動由學生自發籌備,「開頭擔心人鏈人數不足,於是在網上開了一個Google Form讓同學表態,結果逾七成學生表示支持罷課。但都擔心會不似預期,以為今天只得幾十人參與,沒想到有咁多人,好感動。」

謝同學說,她知道罷課未必有用,但仍希望可以盡自己的力量,「學生都應該可以表達自己的訴求。」(黃桂桂攝)

學校安排罷課集會場地 「不怕秋後算帳」

人鏈旁邊,有不少老師在附近巡視、維持秩序。謝同學說,在舉辧活動之前,已經與學校協商過,感謝學校沒有制止,「學校沒有直接表明支持或反對,只說我們在校外組人鏈,有街坊,擔心有危險,要我們一有突發事件立即返回學校內。」又指校方沒有就罷課一事向學生施壓,「這是一個和理非活動,不怕學校會秋後算帳。」校方亦答允安排場地予學生舉行罷課集會。

開學禮後,學生沒有返回課室上課,反而舉行罷課集會。罷課集會主要分兩個環節,有分享會,讓同學輪流發表自己對是次反修例運動的意見,亦有老師上台予以客觀回應,表示:「學校是一個可以保護學生的地方,會照顧學生需要。」有老師說學生可以找他們傾訴,並承諾不會向學校提交名單;集會亦設放映會,播放《鏗鏘集》記錄反修例運動的片段,讓同學更深入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

知道有同學未必知道、關心這件事,所以想透過第二個途徑,讓那些不了解的人可以參與更多、了解更多。我明白學生的力量比前線抗爭者的力量少,但至少我們作為一個香港公民,有義務、有責任去了解這個社會發生甚麼事。
丘同學

「學生有義務去了解社會發生的事」

另一搞手丘同學剛於去年畢業,現就讀於香港公開大學,作為舊生仍回校舉辦罷課集會,他說是想盡自己一分微薄之力,為社會奮鬥,「知道有同學未必知道、關心這件事,所以想透過第二個途徑,讓那些不了解的人可以參與更多、了解更多。我明白學生的力量比前線抗爭者的力量少,但至少我們作為一個香港公民,有義務、有責任去了解這個社會發生甚麼事。」

他說,反修例運動初期,他對事件並不那麼上心,「咪又係一個示威遊行」。可是隨着運動不斷發酵,他開始嘗試了解香港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直至七月初,他與朋友在外地畢業旅行時,「看到直播上一個又一個的示威者受傷,很無助,令我感到一股很強的無力感。」那次之後,他便走前了,在中前線做一名急救員。

丘同學說,他也擔心有同學因參加罷課集會被秋後算帳,「但就算學校真的算帳,也只是扣幾分,外面的秋後算帳是捉進警署,把你打到只剩一層皮,相比之下,你扣的那幾分又算得甚麼?」(黃桂桂攝)

擔心受傷 更擔心失去自由

「中學最後一個暑假,冇諗過會咁樣過,開頭打算與朋友去旅行,做暑期工賺錢,最後卻不斷去遊行示威,幫人洗眼、包紮傷口。」他記得黃大仙遊行時,有一名5、6歲的小朋友負責呼喊口號,卻被警察以胡椒噴霧噴中,他連忙幫小朋友洗眼,「其實我冇學過急救,這場運動後學到好多嘢。」

看着別人受傷,他也擔心自己會成為下一個傷者,他的父母更曾阻止他出去遊行,「佢哋收埋我銀包唔畀我出,我就話冇咗銀包只會令我更加危險,佢哋知阻止唔到,唯有畀我出。其實個個都擔心有危險,但如果因此個個都唔出,咁條例好快會通過,我們的自由亦會一步一步地被剝削。」

問到丘同學有甚麼想對香港人說,他說:「香港人加油!希望大家多點站出來,不要只在網上鬧,我想在之後的遊行見到大家。我知道成功的機會很渺茫,但只要有一絲希望,我們都應該要站出來。」(黃桂桂攝)

我明白每一間學校都有自己的價值觀及立場,有的未必同意學生的行動,但希望學校不要打壓,因為學校是學生的第二個家,當呢個家都唔支持及保護學生,學生仲可以去邊度尋求幫助呢?
丘同學

「學校是學生第二個家」

他說,運動捲過了暑假,來到開學的季節,作為運動中堅分子之一的學生忙碌起來,「便少了機會出來,活動的次數亦可能會減少。但我希望大家唔好因為攰就唔再出嚟,因為每一個人都好攰……呢個(香港)係屋企嚟,屋企點可以話拋棄呢?」他紅了眼眶。

反修例運動進入校園,學校的角色變得重要,丘同學說:「我明白每一間學校都有自己的價值觀及立場,有的未必同意學生的行動,但希望學校不要打壓,因為學校是學生的第二個家,當呢個家都唔支持及保護學生,學生仲可以去邊度尋求幫助呢?」

豆大的雨水劈啪劈啪地打在雨傘上,丘同學沒有進入佛教孔仙洲中學參加開學禮,卻在雨水中與其他舊生一起,在學校正門旁邊建起一道連儂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