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市過夜吸盡催淚煙 清潔工缺保護裝備 工會批欠保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過去兩個月,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引發多場警民衝突。警方曾在楊屋道街市、港鐵站範圍施放催淚彈,事後負責清理環境的清潔工卻缺乏適當保護裝置,引起市民關注職業安全問題。清潔工人職工會今日到金鐘政府合署遞交請願信,表示有七成清潔工工作時聞到催淚煙氣味,三成人感到眼澀,兩成氣管不適,更有人皮膚痕癢。工會要求清潔公司向清潔工提供保護裝備之餘,並要求食環署新增指引,容許清潔工遇到緊急情況時可提前離開工作場所。

七成人曾在工作期間聞催淚煙

清潔工人職工會於8月在警方曾經放過催淚彈的區域,訪問了75名清潔工人曾否受催淚煙的影響。調查顯示,有超過七成清潔工人表示曾經在工作期間,曾聞到催淚煙氣味。另外,所有清潔工人在清潔受催淚煙污染過後的環境時,公司都不曾派發任何保護裝備。調查亦指,有三成受訪清潔工感到眼睛乾澀,兩成人感到氣管不適,當中有兩人的皮膚感到痕癢。

警方於8月25日,於荃灣楊屋道一帶發射多枚催淚彈驅散示威者。(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8月25日,警方曾在楊屋道街市施放大量催淚彈,有區議員翌日立即要求食環署派工人到街市加強清潔。清潔工人職工會總幹事胡美蓮擔心,清潔工人長期在缺乏保護裝備下,清潔被催淚煙污染過的環境,健康會受到威脅,「他們沒有保護,亦沒有口罩,只是用一般程序做清潔,若時間久了,會不會對人體有害?」

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梁芷茵指,街道上的清潔工可以四處走動避過催淚氣體,但室內環境工作的清潔工人則飽受催淚煙影響。(黃文軒攝)

不敢離開工作場所 被逼吸入催淚煙

過去兩個月,警方在大型清場行動時曾發逾千枚催淚彈,受影響地區包括銅鑼灣、西營盤及黃大仙等。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梁芷茵指,街道上的清潔工可以四處走動避過催淚氣體,但室內環境工作的清潔工人則飽受催淚煙影響。

胡美蓮補充,曾接觸一位工友,其工作地點正正在警方放催淚彈範圍旁邊,事前曾有警察到場提醒他們及早離開,但工友不敢擅自離開工作崗位,故被逼留在公廁吸入催淚氣體;亦有工友甚至因港鐵封站或現場混亂,沒有交通工具離開現場,須在街市內過夜。

工會要求食環修訂指引

早前有清潔工被爆出不准離開工作崗位,連飯鐘時間要留在廁所內進食,惹人爭議。清潔工人職工會表示,不少清潔工的外判合約中規定,工人如自行停工會被視為擅離職守,甚至會被合理解僱而不獲賠償,食環署職員可向清潔承辦商發出「失責通知書」。因此,工會建議清潔工司應向清潔工提供N95口罩、手套等保護裝備,同時要求食環署須將近日警方的行動列為緊急情況,建議清潔公司應向工人提供清晰指引,如清潔工人遇上上述情況時,容許其盡快離開現場,並不當作擅離職守及扣減工資,「食環署應該事先就知道有示威行動,那會否可以事先通知清潔工人一些應變措施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