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痛17歲】家暴父自殺 少年內疚變酗酒 如何歷八年撫平創傷?

撰文:呂諾君
出版:更新:

向家人噓寒問暖,對很多人來說也許平常不過,但也有些人,花近十年仍問不出一句:「你瞓得好嗎?」小時候受到酗酒父親家暴的Eric形容,過去一家四口如同置身戰場,17歲時他曾因抵受不住,持刀架在父親頸上。但父親在一個月後跳樓自殺,Eric認為與自己有關,因此十分自責,夢魘纏繞不散,更侵蝕人生,他開始濫藥酗酒,亦與母親和妹妹疏遠。一直到了今年25歲,他在青年更生教練課程的引導下,終學懂放下傷痛,重新與家人修補關係。

在Eric的記憶中,爸爸是個「不熟悉的人」。(呂諾君攝)

「最開心係佢飲醉之後瞓著⋯⋯」

在Eric的記憶中,爸爸是個「不熟悉的人」,只記得他任職運輸散工,每晚回家必定喝酒,喝醉後便在家中四處打鬧,「最開心係佢飲醉之後瞓著,咁成家人就可以有幾個鐘安寧。」Eric說,過去和妹妹、媽媽一看到爸爸回家就感到害怕,平日在家也很安靜,不談話之餘,也生怕一不小心發出聲響,就會惹爸爸不高興觸發爭執。 

初中時期接觸咳藥水和酒

「試過被摑到面上有好深掌印,到第二朝仲未散,返到學校畀同學笑。」Eric指,他在校內與同學關係不好,常常被人排斥欺凌,上課時只想睡覺,覺得並沒甚麼意義,加上家庭壓力,當時的想法已十分負面,「14、5歲已經唔想讀書,覺得屋企同世界都冇得變,有時仲會想反抗,想打同學。」Eric指,那時常常很晚回家,和友人在街上流連,期間接觸了咳藥水和酒,慢慢的開始上癮,「每次飲完都開心,成個人好亢奮,每次臨返屋企都要飲兩樽咳水。」

一家人能放下傷痛修補關係,過程並不容易。(呂諾君攝)

刀架在爸爸頸上

七年前的某天,Eric如常回家,再次與爸爸發生爭執,不過這次,他禁不住衝動,走了入廚房拿刀,並將刀架在爸爸頸上。「我話我想殺阿爸,嗰刻我真係想,最後係阿媽出嚟阻止,問我:『醒未呀,值得咩?』,我先放低把刀。」事件過後一個月,Eric接到爸爸跳樓身亡的消息,他最早抵達醫院認屍,自責之餘,也對家人感到愧疚,覺得要為事件負上責任。從那時開始,Eric想要取代爸爸保護家人,但物極必反,剩下來的一家人,關係反而愈走愈遠。

媽媽:兒子如刺蝟般,自我防衛很強

Eric母親形容,那時兒子就如一隻刺蝟般,自我防衛很強,「佢一方面好憎爸爸,另一方面又慢慢變成好似爸爸咁樣」。媽媽說,兒子持刀的行為其實只是想保護家人,她對此感到十分心痛,「我個仔咁乖,點解要為咗個咁嘅人(丈夫),用自己前途去換我哋(自己及女兒,即Eric妹妹)安全?」 她又指,過往曾也有自殺念頭,亦曾看精神科醫生,而在丈夫離世之後,一家三口的關係亦受影響,即使在同一屋簷下,仍如同陌路人般不多說話。

過往一家三口雖然身處同一屋簷下,卻如同陌路人般不多說話,能修和關係,三人都有努力。(呂諾君攝)

「生命教練」聆聽細訴

直至約五個月前,Eric參加了青年更生教練課程,當中鼓勵作為導師的「生命教練」多同行、陪伴,「平時見社工,大部分都係想畀答案你,但呢度嘅人會聽你講嘢,想你自己諗。」Eric指,課程中用上不同方法幫他轉化成長傷痛,令他有所覺醒,「現時會諗,阿媽年紀都大,一日一日咁老,第時就得返我同阿妹,關係唔可以再繼續係咁差。」現時他戒掉酗酒和濫藥,亦不時當義工、到老人院做魔術表演,除此之外,他對妹妹也放下了專制和嚴厲的態度,近年他們會一起看直播球賽,也會以「你瞓得好唔好呀」等來主動噓寒問暖。

「 賽馬會青年更生教練課程」由自在社於2018年開始舉辦,創辦人周華山曾在理工大學和香港大學教授社會學與心理分析多年,希望在課程中能用生命教練的方式幫助更生人士。他表示,吸毒、坐監等都是表現問題,真正需要解決的其實是內在問題,又指Eric在第一堂課已主動說出了很震撼的故事,到了現時態度已正面積極了很多,加上Eric媽媽也有參與,對於修和一家人關係有很大幫助。周華山指,未來或會讓Eric學習擔當別人的生命教練,以過來人身份支持其他更生人士。

周華山(左)指,未來也希望Eric(右)學習擔當別人的生命教練,以過來人身份支持其他更生人士。(呂諾君攝)

賽馬會第四屆青年更生教練課程(費用全免)

全日課程時間:
2019年10月26、27日 (六/日12:00-9:00pm) 

晚上課程時間:
(15堂 - 逢星期四 7:00-10:30pm)
2019年10月31,
2019年11月7、14、21、28,
2019年12月5、12、19,
2020年1月2、9、16、23、30,
2020年2月6、13日 

(1堂 - 星期五晚 7:00-10:30pm)
2019年12月27日

查詢電話: 5540 2411 (Amy Tsang)
查詢WhatsApp : 55401034 (Wing Chan) 
查詢電郵:yrc@dreamspossible.hk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