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中大】一夜激烈衝突 救護指傷者多不勝數:好似戰地打仗

最後更新日期:

中文大學連續兩天爆發衝突,昨晚在橫跨吐露港公路的二號橋上,更有多小時激烈衝突。在中大校長段祟智與警方談判後,警方突然持續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等,又出動「水炮車」,學生以汽油彈還撃,不少人受傷。

有義務急救員及急症室護士昨晚自發到場救援,他們表示現場傷者多不勝數,同時間有過百人感不適,尤如戰場,「我依家去咗邊個地方?究竟係咪喺香港?我覺得似打仗。」

攝影:黃桂桂

義務救護員豬仔(化名) 憶述昨晚情況,他表示當校長打算離開時,學生並沒有衝擊,但警方突然先後高舉藍旗、橙旗及黑旗,並連續施發催淚彈,令場面演變成衝突,多人受傷。 「中頭、中頸、中手、中腳,基本上全身咩位都中。」

中大昨晚衝突激烈,造成多人受傷,有消息指昨日現場有六十人受傷。義務救護員豬仔(化名)昨晚在場,他表示,昨日在前線受傷的示威者「多到數唔到」,輕則身中藍色胡椒水劑,重則不同部位被催淚彈、橡膠子彈或海綿彈撃中,「幾多first-aid都做唔切,四個人抬一個(傷者),抬完再衝返前面繼續做。」昨晚他曾經接收一名傷者完全失去知覺,要不停拍打他恢復反應,再交由現場醫生救治。他更透露,有人在下午中彈,曾經一度停止心跳,要施行心肺復甦術(CPR),立即送往校內義務內科醫生搶救,送院後相信無大礙。

有人右腹中橡膠子彈,接受急救治理時仍說:「我要返上去(前線)啊!」然後,再次跑回前線。

戰地中搶救 急救員:示威者視死如歸

一整晚槍林彈雨下衝向前線搶救傷者,又不停接收傷者,有15年急症室經驗的黃姑娘形容,感覺如同身處戰地,曾忍不住落淚。「交通意外送入來(急症室),啲傷口係恐怖,但都唔係咁。(昨晚)同一時間咁多人送入來,仲要慘叫,嚴重嘅瞓地下,行得走得就劃分區域畀佢哋沖身、洗眼,真係同戰地無分別。」

然而黃姑娘說,不少示威者即使受傷或體力不繼,仍不願退下火線。她指如對方未有流血,或經評估後不會喪失活動能力或有生命危險,均不會阻攔他們重回前線。「基於醫療守則,除非傷者願意配合,如果佢唔肯都冇得夾佢。若果唔係真係喪失活動能力,佢哋都唔會退落來,一定上前。」

示威衝突持續將近半年,黃姑娘說,一開始時示威者只為保衛自己,現在會主動進攻,設置更高級別防線。她形容現在不止示威者,連市民都抱著「打仗級」視死如歸的心態,當真的從火線退下來,身上傷勢已不容易處理,「有啲完全望唔到嘢先返來,有啲望唔到都堅持出去,更加危險。」

黃姑娘又指,警方最近施放的國產製催淚彈比以往外國製催淚彈更具傷害性,呼籲勿用食水或生理鹽水清洗,因會令皮膚繼續「灼傷」,建議應先以鹼水沖洗。

示威現場被警攻擊 救護員涉生死邊緣  

除了示威者的處境愈來愈危險,前線救護及記者亦不時受傷。黃姑娘曾經在衝突現場從後中橡膠子彈,剛好那時背上背包,背包內有頭盔阻隔,否則子彈將打中她的左胸,但當刻她已痛得動彈不能。「直接射我左背、左心,等同謀殺無分別,心臟位置咁重力打落去係會停,嗰次好似死過一次咁,抖唔到氣、郁唔到。」她批評警方以受威脅為由,不時主動攻勢前線救護及記者,或威嚇他們離開,毫無人道可言,亦不符國際標準。但她坦言已有心理準備自己在示威現場中彈,甚至有天在街頭接到將失去生命跡象的傷者。

隨著示威衝突愈演愈烈,黃姑娘坦言有心理準備某天在街頭接到將失去生命跡象的傷者。「香港first-aid突然要在街上處理沒有呼吸、沒有脈搏嘅人未必容易handle,我做開醫院見慣,都要預咗有機會隨時遇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