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屯門】康文署票控大媽釀衝突防暴警介入 區議員助理被帶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為了阻止屯門公園大媽於公園範圍內進行非法行乞及打賞行為。去年(2019)十二月二十一日起,屯門區議員發起「屯門公園會面市民計劃」,每日3點至6點在屯門公園內會見市民,同時監察康文署執法,並在大媽進行非法行乞及使用擴音機時向公園經理舉報。惟至今,大媽問題仍未能圓滿解決。今天(13日)更有30多名大媽和其粉絲前往屯門公園,依舊擺檔唱歌,現場更有人手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反對暴力」的橫額,疑為近日被阻擺檔感到不滿,有在場當值的區議員更直指他們是來示威,感到有意和他們「決戰」,康文署職員票控在場大媽,惟事件演變成衝突,有區議員與大媽發生碰撞,更有區議員助理被指涉嫌打人而被帶署。

屯門公園大媽問題困擾區內長達十多年,去年屯門市民為了表達對區內的強烈不滿,並發起「光復屯門」行動,其後屯門區議會通過取消自娛區,但時至今日,大媽問題仍未得到解決,該處還是不時有大媽公然擺檔唱歌,令部分居民感到滋擾。

康文署疑人手不足 無法請離大媽

民協屯門兆禧區議員甄紹南指:「雖然(問題)已經有改善,但由星期六開始,就有人刻意在同一個點聚集。」他表示,之前幾次到場當值,雖然偶爾有獨立六、七檔在現場,但今日有數十個人刻意在同一個點聚集。「今天在兩點多到(屯門公園)水池附近,就發現有大媽在現場唱歌。」其後,他們找來康文署人員協助執法,康文署人員也向他們發出告票及請示離開,惟人員離開一刻後,大媽又再回來,情況僵持,終使警方和防暴警察介入,協助大媽離開。

現行規例未能永久禁大媽駐場 區議員將向申訴專員投訴

甄稱:「因康文署人手有限,在現場也只有兩個經理協助執法,不能把他們全部捉到。」他續說,大媽現時為了保住檔攤,當他們有一個被請離開,另外一個會繼續唱,另外一個被趕離後,剛才離開的又會再回來,以上行為重重複複發生。「今日到現時為止,其實他們都未有唱過一首完整的歌曲,我覺得他們是來和議員『決戰』的。」甄表示,「現今康文署執法流程相較以前已經快了,但現時規例只能在一個時間趕走大媽,並不能長久趕走,使他們能過一會又再回來。」他指日後會聯同同區區議員、康文署及警方討論,希望最後能修例,改善漏洞,永久防止這個問題再次發生。此外,他們亦會就大媽在屯門公園的不法行為向申訴專員投訴,跟進這個問題。

大媽稱「歌手開會」屢入屯公 警到場帶走喻米英

工黨屯門區友愛北議員林明恩指,早於上周末,大媽已表示了今日會到屯門公園作「反擊」。大媽更向在場區議員表明,他們是打著歌手開會的名義在屯門公園聚集。林在下午兩點半到場時,已有居民協助在場康文署經理執法,指其中一名大媽喻米英違反公園使用規例。康文署經理到場後,要求喻出示身份證及向她發出告票,惟遭到她拒絕。林稱在場大媽每次均要警方到場後,才會出示身份證,事後警方及防暴警到場,帶離喻米英。惟隔了不久,喻米英又再次回到屯門公園,繼續進行他們的「會議」。林表示警方兩次協助帶離喻米英,她也是離開不久後,重新回到屯門公園,坦言:「只要條例漏洞一天在,這個問題就解決不了。」

區議員與大媽發生碰撞 防暴警到場 

大媽和其歌迷們更在公園中使用擴音機和麥克風等器材大聲控訴:「為什麼公園不能唱歌,為什麼(區議員)要天天下來弄我們!」林明恩指也想告訴他們想光復屯門公園的原因,故向他們借用器材和在場人士說明,惟不下幾分鐘,他就被大媽使用其他麥克風疊聲,又把他的麥克風關掉,令他難以繼續說下去。過程中,大媽與他發生碰撞,他指更有大媽嘗試把他從花叢中拉下來,場面一度混亂,「盧俊宇(民主黨屯門區議員)為了攔住大媽,令自己的電話也跌爆了,而且他也有受傷。」其後,大批警員和防暴警察到場,現場的人群才逐漸散去。據悉,在警員到場後,有大媽向警員報案,指在推撞期間被議員助理打,區議員張可森的助理在現場被警方帶署協助調查。張可森其後在facebook發文,指其助理被捕,正密切關注事件,林健翔、甄霈霖及何杏梅議員亦正前往青山警署提供支援,呼籲在場目擊事件發生的街坊主動聯絡。

警方回應指,今日因應其他部門報案(求警協助),到屯門公園提供協助及調查,其間一名46歲本地女子涉嫌阻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被捕。此外,兩名分別24歲及59歲的本地男子則涉嫌在公眾地方打架被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