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康文署更衣室關閉 深水埗無家者疫情下「冇涼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在全城抗疫之際,外出後回家洗澡變得至為重要,不過,一班無家者卻因康文署的更衣室關閉,在此期間或無法洗澡。有在深水埗通州街一帶的露宿者表示,因公園內的沖身設施暫停使用,有人已連續第五天沒有洗澡,也有人將搓手液塗抹在髮上臉上,希望能保持清潔抗疫。

有關注無家者的組織指出,食環署轄下的公共浴室開放時間有限,認為現時康文署已有部分場地恢復開放,更衣室也應一併重開;又指用熱水洗澡在現今社會應是基本人權,惟在一個沒有無家者政策的城市內,種種安排也可顯出政府對露宿者的不友善。

葉先生(左)和阿中(右)在深水埗一帶露宿多年,公園內的更衣室和沖身設施關閉停用,對他們來說十分困擾。(呂諾君攝)

根據康文署3月7日的新聞公報,為免人多聚集及減少社交接觸,該署會在重開的運動設施時採取特別措施,包括限制設施使用及逗留人數、暫停開放觀眾席、取消團體作賽,而羽毛球場、草地滾球場及乒乓球枱以隔球場/隔球道/隔球枱方式開放;亦會在場地擺放消毒地毯、提供酒精搓手液及加強清潔措施,市民在進場前則需量度體溫。除此之外,各康樂場地的更衣室及沖身設施亦會暫停開放。

位於通州街公園及詩歌舞街公園內的更衣室,一向是露宿者可以入內沖洗、清潔的地方,不過疫情之下,康文署以「減少病毒傳播的風險」為由關閉了更衣室和沖身設置。當大部分市民都能在一天過後回家洗澡,無家的露宿者卻只能「用自己方法」盡量保持清潔。

在通州街公園內露宿約三年、今年57歲的葉先生,腿部因細菌感染曾做手術,他表示,自更衣室關閉後,他已是連續第五天沒有洗澡,除了感到「唔舒服」,更擔心再有傷口時會因此受到感染。他表示,現時最多只是「抹下身」,而洗手間內有水龍頭,一些露宿者會駁喉或用水桶在洗手間內沖身,但他認為會「整到地下濕晒」,對其他使用者造成不便。現時所見,他只依靠慈善團體送贈的酒精搓手液消毒,更透露間中會「搽頭髮搽面」,希望盡量保持清潔。

露宿了約十年、47歲的阿中則指,對他來說無法洗澡「最擔心係影響到人」。患抑鬱症的他平日有做散工,表示不能洗澡對日常上班「多多少少都有啲影響」。他又指,一班露宿者平日不定時前往更衣室洗澡,「始終瞓街會有嘢咬,覺得唔舒服就去沖下,盡量乾淨啲。」反而在疫情之下,他們卻無法洗澡,而更衣室亦不知何時重開,「會唔會嚟緊幾個月都冇得沖?」

根據社署統計,現時全港有至少1,270位無家者。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衞東指,無家者平日大多依賴公園的更衣室洗澡,而食環署轄下雖有公共浴室,惟其開放時間有限制,亦需在特定條件之下才有熱水供應,「食飯、沖涼、去廁所,三者係人嘅基本要求,封閉更衣室喺防疫角度嚟講其實絕不理想。」他認為,康文署以「減少病毒傳播」為由來暫停沖身設施並不合理,「場地陸續開放返,啲人打完波冇涼沖、無家者冇得沖身,咪仲易令到病毒傳播?」

近期深水埗的露宿者屢遭不友善對待,包括去年12月警方進行清場行動時,有露宿者的家當被丟棄,以及上月24日的反罪惡行動期間,有警員涉嫌對露宿者拳打腳踢,及後遭停職。吳衞東認為,雖然深水埗區議會早於2007年通過了無家者友善政策,但整體而言其實沒有實行具體措施。他將聯同組織在明天(19日)舉行的深水埗區議會房屋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就更衣室的問題進行請願,「全港成1,270個露宿者,只有政府有足夠資源可以幫到佢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