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古樹】旺角舊水務署原址保留細葉榕 區議員:老樹安撫人心

最後更新日期:

旺角東火車站旁的空地原為水務署辦公室舊址,有兩棵細葉榕古樹及相鄰的牆樹。該辦公室服務半世紀,如今人去不只樓空,連大樓亦拆卸,鐵絲網內只剩大樹與廢墟共存。「洗衣街及旺角東站政府用地發展計劃」於本年動工,有消息指,兩細葉榕獲原址保留。當區區議員朱江瑋認為在旺角市區保留大樹別有意義,尤其在目前動盪不安的社會裡,老樹能安撫人心,提供來自歷史的安全感。

旺角舊水務署舊址有兩棵細葉榕,矗立在空地中心,樹冠延伸之廣算是旺角區罕有。遙對兩棵細葉榕,還有兩棵依附破牆而生的牆樹,牆樹樹根早已與磚牆融為一體。圍繞兩棵老榕樹的大樓如今被悉數拆除,烈日下只剩工地工人偶而在樹蔭下躲暑。

旺角舊水務署遺址有兩棵細葉榕,矗立在空地中心,樹冠延伸之廣算是旺角區罕有。(黃偉民攝)

樹苗落地年份成謎 70年代樹成蔭

舊址上的古樹見證旺角半世紀的發展。水務署於50年代遷至洗衣街政府用地,隨後逐年建立水錶工場、士多房及工程師辦公室。1960年代,水務署逐漸在該處築起辦公大樓,而兩棵細葉榕被置於中庭栽種。據水務署內部員工刊物《點滴》指,70年代中後期,兩棵細葉榕已長成大樹。由此推算,相關老樹至少逾50年歷史。

70年代中後期,兩棵細葉榕已長成大樹。由此推算,相關老樹至少逾50年歷史。(黃偉民攝)

日常職員躲暑 盂蘭節酬神

水務署一級監工馬香林曾於訪問中憶述,兩棵細葉榕曾是同事乘涼聚腳點。每年農曆七月的盂蘭節,旺角水務署同事更都會按傳統於此聚會,在樹下祭祀,答謝神恩。而另一名水務署前福利官賴國明憶述,1967年的新年嘉年華亦是在中庭大樹下舉行。

及至2016年,規劃署提出三個旺角水務署用地發展設計方案。翌年,油尖旺區議會通過「洗衣街及旺角東站政府用地發展計劃」,於上址興建三棟建築物,當中包括一棟為樓高320米、有75層高的商廈,主要提供辦公室、酒店、零售及娛樂等用途,料成為九龍第二高建築物,同年,水務署旺角辦公室亦從九龍西遷往新界西,落戶水務署天水圍新大樓。

旺角舊水務署遺址有兩棵細葉榕,矗立在空地中心,樹冠延伸之廣算是旺角區罕有。(黃偉民攝)

唯獨與之相伴半世紀的大樹去向成疑。油尖旺區議員朱江瑋一直跟進古樹去向,他指早前獲地政署回覆指,兩棵細葉榕可獲原址保留,發展期間大樹上空將不會興建阻擋陽光直射的建築物,但牆樹去向仍未有定案。不過他指,消息指由於發展計劃有變,320米高商廈的興建方案暫緩,若日後相關土地賣地招標時,或設條款以確保樹木原址保留。

身為當區區議員,朱江瑋認為於旺角保留大樹有一定必要。他指香港社會本身已過度發展,保留古樹除能令社會更人性化外,更能保存人類對未來的盼望。他形容其效果一如老人家望向「神主牌」,古樹能在亂世裡安穩人心,「由歷史帶來的安全感,在如今動盪不安的社會尤其重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