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隔層膠難摸升降機樓層凸字 視障人士抗疫困難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第三波疫情爆發,教育局日前宣布全港中小學將提早放暑假。面對疫情持續,視障人士的生活更是大受影響,因平日出行多要依靠觸摸,除了擔心因此沾染病毒,升降機按鍵上的膠貼亦為他們帶來困擾,而戴上口罩也有機會令視力進一步受阻。為了應對疫情,數月以來盲人學校亦採取不同措施加強防護 ,希望保障學生健康之餘,同時維持學習進度。

視障人士阿亨指,升降機內多會在按鍵上貼上一層膠貼以便消毒,但對視障人士造成不便。(呂諾君攝)

視障人士阿亨為心光盲人院暨學校的畢業生。他在小二時被醫生判斷患有先天性黃斑點病變,除了晚上視力很差,日間亦只能看到矇矓影像,他也有紅綠色弱和斜視問題,現時只餘下3%的視力。阿亨指,平日閱讀時需要使用放大機,溫習、考公開試時亦比平常人用上較多時間,「日頭出街冇乜嘢,但夜晚出街會好小心,會摸清楚先行。如果出去食飯睇餐牌,會要自己影相放大嚟睇。」

曾缺酒精搓手液 憂受感染

他表示,在疫情之下,視障人士在生活上遇到更多不便。「戴咗口罩之後睇嘢更加矇咗,每次呼氣時隻眼都會矇矇地,變相容易周圍撞到。」與其他視障人士一樣,平日出行阿亨會四處觸摸以作輔助,他亦坦言,早前曾一度缺乏酒精搓手液,十分擔心會受到感染。而因應疫情,升降機內多會在按鍵上貼上一層膠貼以便消毒,但原來視障人士會因此而不知所措,「通常都會掹得好緊冇空位,但我哋就會好難可以感受隻字,唔好話點字,連凸出嚟嘅數字都好難摸。」阿亨指,升降機內如多人不能「慢慢摸」,有時按鍵後也很迷惘,不知最後是否按對,也試過按錯樓層,「有啲人會幫手撳,或者係去慣嘅地方例如自己屋企,會記得上下啲掣個位,例如係用警鐘同7字個掣做標記,會比較易認。」

現時阿亨正在修讀大專航空物流課程,並將於今年畢業,他指,疫情發生後,曾試過一個月有20多日都是留在家中,而停課多時,對他的影響也大。據阿亨指,學校同樣轉了網上教學,惟使用視像軟件時遇上斷線、屏幕太小的問題,令他難以即時上課,多是事後才回看短片和錄影。而作為準畢業生,找工作方面亦因疫情大受影響,「舊年12月已開始見工,係做熱線接線生,本來2月就開始訓練,但一有疫情就要全部取消,當時又未簽約,只可以一路係咁等。」幸好到了4月,公司方面終於向他確認,可以開始工作。

心光學校社工及學前服務統籌主任傅清華指,視障小朋友難免會「周圍摸」,自疫情發生以來,學校採取了不同的防疫揩施,當中包括制定每天探熱、登記的程序和清潔消毒的指引,亦有在校內分組教同學正確戴口罩和洗手等知識;飯堂內加設了隔板防止飛沫傳播,同時全校均噴灑了有效期為90天的Germagic殺菌塗層。除此之外,因學校設寄宿服務,他們規定同學全日都要戴口罩,亦要避免跨房間的活動。

心光學校飯堂內加設了隔板,防止飛沫傳播。(呂諾君攝)

同校車學生或校友助交收功課及物品

傅清華表示,數月以來學校獲有心人士捐贈防疫物資,讓學校能製作防疫包派發予學生,表示學校將在學習和抗疫方面繼續為家庭提供支援,「一般學校可以直接推行網上教學,但係視障或者一啲低年班學生,喺IT應用上好難做到實時上堂,所以我哋之前係將功課同防疫物資,同校車或者叫校友幫手送去唔同家庭,佢哋做完功課又用同樣方法交收。」傅又指,至今仍有部分國內學生未能回校,因此只能在做完功課後,以社交軟件傳給老師批改,希望在有限的環境下,能以最低的程度監察學生的學習進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