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口罩令不豁免吸煙 組織促活化電話亭作個人吸煙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隨着第三波疫情爆發,本港收緊一系列防疫措施,包括擴大「口罩令」,運動及吸煙均不獲豁免。有關注煙民權益的組織表示,理解政府因防疫而收緊措施,但對於有官員呼籲市民「盡可能趁呢個時候戒煙」感到不解,認為公共衛生與個人吸煙自由並非對立,促請政府考慮活化使用率低的電話亭成為個人吸煙室,除可減低對非煙民的影響,亦可讓煙民吸煙時更安全。

加熱煙召集人Joe認為公共衛生與個人吸煙自由並非對立,促請政府活化使用率低的電話亭作個人吸煙區。(呂凝敏攝)

有煙民爭取時間吸煙 每次脫罩連吸兩至三支

加熱煙關注組成員召集人Joe表示,政府因應疫情收緊「口罩令」,然而戴口罩的用意並非用來戒煙,對食物及衛生局常任秘書長(衞生)陳松青呼籲市民「趁呢個時候戒煙」感到大惑不解,「口罩令與戒煙不應該相提並論,煙民不會因為罰款而不吸煙;如果在街吸煙犯法,便會在其他地方吸煙」。關注組成員Cathy則強調,自己是尊重防疫需要才不在街上吸煙,「並不代表接受政府剝削煙民的自由,這是原則問題」。Joe與Cathy同樣留意到,收緊口罩令後,不少煙民轉為留在家中或到後樓梯吸煙,其實並沒有減少吸煙次數,「戒煙是很漫長的事,不是說戒就戒;有些藍領人士因不想經常脫下口罩吸煙,每次『呼吸』時更會連續吸兩、三支,官員以為口罩令可藉機令煙民戒煙,其實是有反效果」。

公共衛生與吸煙自由非對立

關注組另外兩名成員阿緣及Ryan亦認為,本港對吸煙的政策向非煙民傾斜,令煙民與非煙民之間的介蔕甚深,阿緣以日本為例,劃分吸煙區及非吸煙區,「非煙民與煙民可以在社會內並存」。關注組提出活化使用率低的電話亭,加上適當配套如空氣淨化系統後,用作個人吸煙區,避免煙民集中在垃圾桶「圍爐 」,減低傳播病菌之餘又可尊重煙民吸煙的權利。Cathy及Ryan更提出應將機場的吸煙區「遍地開花」至十八區,「點解淨係機場有吸煙區,其他地方沒有呢?」去年3月,通訊辦建議移除全港近890個使用率低的電話亭,當時亦曾有區議員在會上提議將電話亭改建成按分鐘收費的吸煙房,出席會議的通訊辦代表則回應指,會將建議通知香港電訊,但指電話亭受地政總署發出的集體牌照規管,如要改變用途,需得到署方批准。

Joe認為防疫固然重要,但政府有責任在社區上推動煙民與非煙民共融,「早前的室內禁煙也沒有用,令煙民全部走出街吸煙」,他認為劃分吸煙區是長遠政策,而非以防疫為由剝削煙民吸煙權利。「我哋試過戒,戒唔到丫嘛,於是才選擇加熱煙,減低對非煙民的影響」,建議政府推動能同時惠及煙民及非煙民、真正有助公共衛生的政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